星期六, 2月 24, 2024

复盘乌克兰

基辅时间2月16日凌晨三点,俄罗斯并未在美国给设定的“deadline”之前向乌克兰开战。

除了零星的军事冲突,乌克兰也没有在近日向东乌武装发动大举进攻。

尽管西方国家和乌克兰仍在指责俄罗斯“撤军是假”,普京仍拎着核手提箱出席2月19日的三军重大演习,但比起风声鹤唳的前些日子,局势似乎有了一些缓和的迹象。

对于涉事的双方来说,无论2月16日这次是真是假,只要一经曝光,都不会再用。

军事计划常常是“见光死”的,真正的致命一击不会有太多前奏。

复盘乌克兰

俄军装甲车撤离克里米亚

作为冷战后直接牵扯主要大国的一次激烈对峙,此番俄乌危机从2021年3月俄罗斯集结兵力开始,至今已持续一年的时间。

事件起因是乌克兰和东乌亲俄武装爆发冲突。

随后经过“多米诺骨牌”效应的放大,北约组织演习、俄罗斯组织演习、俄罗斯驱逐外交官、乌克兰驱逐外交官、乌克兰发兵顿巴斯地区、部分俄罗斯军人换装入境(有争议)……

局势轮番升级。

2021年10月11日,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发表文章称:

“乌克兰是西方的附庸,与乌当局的对话毫无意义。”

之后俄罗斯部队开始在俄乌边境大规模集结。

据西方和乌克兰的情报部门预计,俄军总兵力约10万人,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遂高调宣布“俄罗斯可能计划入侵乌克兰”。

前线调兵遣将,后方舆论翻天。

美国的情报部门最初预计是2022年1月俄将发兵,接着又给出2月16日的准确日期,现在又预测可能在“近几日内”(原因是俄军补充了血库)。

西方媒体报道的俄军作战计划也出了好几版:

从白俄罗斯出发直取基辅版、从俄乌边境进入东乌打到第聂伯河版、从克里米亚出发封锁黑海沿线版……

一时间乌克兰汇率直降,资本纷纷外逃,航班停飞。

复盘乌克兰

乌克兰装甲部队进入顿巴斯地区

倏忽间,美国信誓旦旦宣称的“deadline”一个又一个到了。

没打——美国人的解释是“因为我宣布了所以普京没打”。

不过从实际情况来看,没有开战的一个重要原因或许是“不值得”。

不值得亲自动手,还是回归代理人战争来的合算。

毕竟战争是要付出代价的,总会有一个输家。

而失败后的政治代价将极其高昂:

无论是“俄→乌→东乌”的这条链,还是“美→俄→乌”的这条链,逻辑都类似。

1、俄对乌

目前俄罗斯经受不起一场有西方支持的中等规模冲突,还是躲在背后操作东乌武装比较实惠。

一旦真的付诸武力,舆论和经济制裁会排山倒海而来。

且美国极有可能再次整合欧洲国家形成对俄军事同盟,届时俄罗斯受到的压力将不可想象。

回顾这些年来俄罗斯的激烈举动,看起来好像很强硬,其实每每都是被逼到墙角后的奋力一搏。

战术上的优势,战略上的劣势。

2、美对俄

单就乌克兰这个战场来说,绝非美国对俄发力的好地脚,也不值得两个大国彻底撕破脸。

纵观前段时间拜登谈来谈去的做法,美国对俄施压的过程还远未到“借机收官”“临门一脚”的地步。

无论是出于中期选举考量还是经济考量,气氛既然已经烘托到位,便可以收手了。

普京输不起,已经在阿富汗问题上灰头土脸的拜登同样输不起。

另外,现代战争除了“输赢问题”还有一个复杂的“善后问题”,比如伊拉战争克和阿富汗战争。

假如真按某些西方媒体预测的,俄军打下了基辅,请问,下一步要怎么收场呢?

复盘乌克兰

尽管目前双方局势有所缓和,但暂时没开战不代表未来不会开战。

自从2014年俄罗斯拿下克里米亚,俄乌之间就没有了“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可能。

火药桶随时有可能被点燃。

回顾历史,在当代俄罗斯人的认知中,克里米亚是1954年由赫鲁晓夫推动、把原属俄罗斯的一块宝地划给了乌克兰。

五十年代一次微不足道的“省级行政区”区划变更,到九十年代苏联解体时却成了国家领土变更。

待到苏联解体时,克里米亚人不干了。

1992年5月,克里米亚一度宣布独立,引发大规模骚乱。

后来在俄罗斯的调解下,这里成为乌克兰的一个自治共和国。

算是折中方案。

俄罗斯租借克里米亚首府塞瓦斯托波尔市的军港作为其黑海舰队基地,每年向乌支付9800万美元的租金。

复盘乌克兰

塞瓦斯托波尔位于黑海中心位置,是俄罗斯黑海舰队司令部所在地。二战时期,苏军曾在此处孤城抵御德军长达两百多天(德军统帅将领为大名鼎鼎的曼施坦因),被誉为“英雄城”。

2013年底,乌克兰“亲俄派”总统亚努科维奇拒绝签署与欧盟的经济合作协定,引起轩然大波。

乌国内的“亲欧派”遂开始组织大规模游行示威运动。

游行示威运动往往点燃容易,收场难。

一轮轮升级之下,乌克兰国内局势全面动荡。

2014年2月27日,亲俄军人在一片混乱中占领克里米亚国会,选举出一个新的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总理。

新总理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俄罗斯求援。

普京遂派遣两万两千人的武装力量进驻克里米亚。

3月16日,克里米亚举行全民公决,两个选项如下:

1、是否赞成克里米亚在享有俄罗斯联邦主体权利的基础上与俄罗斯重新合并?

2、是否赞成恢复克里米亚共和国1992年宪法并赞成克里米亚作为乌克兰的一部分?

次日开票,投“1”的占绝大多数。

开出票来的第二天,普京和克里米亚共和国“议长”、“总理”及塞瓦斯托波尔市市长签署克里米亚入俄条约。

大功告成。

之后,一枪未发的乌克兰武装部队被克里米亚示威者和俄罗斯军队逐出基地。

乌克兰方面则宣布是“撤军”。

这便是轰动一时的克里米亚入俄事件。

复盘乌克兰

位于克里米亚半岛黑海岸边的里瓦几亚宫曾是俄罗斯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行宫,二战末期著名的雅尔塔会议即在这里举行。

关心国际局势的朋友或许会有这样一种感受:

最近几年前苏联地区的局势非常不稳定,不时有冲突矛盾爆发,远不止乌克兰一家:

2014年3月,克里米亚事件;

2020年8月,白俄罗斯骚乱;

2020年10月,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纳卡冲突;

2022年1月,哈萨克斯坦骚乱;

2022年2月,乌克兰东部危机。

更早一点的还有2008年奥运会开幕当天的俄格冲突,以及2005年的乌兹别克斯坦骚乱等。

总之是此起彼伏,且规模烈度都不小。

具体到矛盾的原因,有的是因为换届,毕竟老一辈苏联留下来的纳扎尔巴耶夫、卢卡申科等人年龄都不小了。

有的是亲欧亲俄之争,有的是领土纠纷,还有的是民族矛盾……

五花八门。

复盘乌克兰

2020年8月白俄罗斯总统府被十万人包围,总统卢卡申科手持冲锋枪现身。现年68岁的卢卡申科曾在苏军中服役,1994年当选首任总统,连任至今。

一轮轮的危机不仅平添了许多新仇旧恨,而且在原苏联地区十五个正牌国家外又诞生了一堆“非主流国家”。

比如:

德涅斯特河沿岸:原属摩尔多瓦,目前是事实独立状态;

车臣共和国:曾于1991年宣布独立,俄罗斯前后打了十年车臣战争,现归俄罗斯管辖;

南奥塞梯:原属格鲁吉亚,后在俄罗斯的支持下建国;

阿布哈兹:原属格鲁吉亚,后在俄罗斯的支持下建国;

阿尔察赫:原属阿塞拜疆,一度由亚美尼亚扶植建国,引发纳卡冲突;

顿涅茨克:原属乌克兰,2014年在俄罗斯的支持下建国;

卢甘斯克:原属乌克兰,2014年在俄罗斯的支持下建国。

……

每一个非主流国家的背后都是千头万绪的爱恨纠葛,根本无法理清。

以2020年的纳卡冲突为例。

追溯十几二十年看,是亚美尼亚在阿塞拜疆境内扶植了一个亚美尼亚族为主体的小“国家”。

侵犯了阿塞拜疆主权。

但再往前追溯个一两百年看,亚美尼亚是外高加索地区的土著,而阿塞拜疆作为突厥后裔属于外来户。

你说这案子怎么断?

实际上,除了完全实现入欧的波罗的海三国外,苏联时期的中亚五国、高加索三国、主体三国和摩尔多瓦等,今天都面临着非常严峻的困境。

而乌克兰国内亲欧派的思路,便是通过一场激烈交锋与自己“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身份彻底一刀两断。

以实现完全入欧。

为达此目的,把国家拆成“西乌”和“东乌”也在所不惜。

复盘乌克兰

八一九事件时的莫斯科红场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或许再过些年,这片曾经的红色土地上还会诞生更多形形色色的国家。

会有更多的人们生活在“地图之外的地方”——那里不被国际主流社会所承认,连个世界公民的名分都没有。

追根溯源的话,其实目前台面上的各种矛盾大多数是历史遗留问题,苏联时期同样存在。

只不过因为红色帝国的霸道强势,将一众纷纷扰扰压了下来。

鸿钧炉里,原本就有各种妖魔鬼怪。

从这个角度看的话,解决这些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交给时间。

待到下一个“超级帝国”诞生时,再将它们统统收入麾下。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