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24, 2024

俄乌冲突,一个意料之中的剧本

在谈到最近的俄乌冲突之前,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到2022年1月3号晚上。

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新华社很突然地放出了一个消息:

五个核武器国家领导人发布“关于防止核战争与避免军备竞赛”的联合声明:

俄乌冲突,一个意料之中的剧本

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兰西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和美利坚合众国认为,避免核武器国家间爆发战争和减少战略风险是我们的首要责任。

当时这个消息出来之后,绝大部分人感觉似乎是很无厘头,甚至非常迷惑,这又是什么谜之操作?

现在回头再看,是不是有了那么一点眉目?

我一直没有写俄罗斯和乌克兰,是因为我觉得我之前写过的文章里面留下的分析框架,已经足以给大家推导出当下的绝大部分事情,以及背后的前因后果。

从去年的最后一节课《变局前夜:旧世界的崩塌与新时代的个人机遇》,乃至两年前对拜登政府内政和外交的分析《对拜登-哈里斯政府的内政展望及外交重点分析》,都已经讲得很明白。

从去年到现在的很多篇文章我都特意强调了一个概念,那就是整个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旧秩序崩塌的新时期。

变局前夜:旧世界的崩塌与新时代的个人机遇》里面已经说过:

美国现在最大的战略方向上的错误,即从奥巴马任期后期到整个特朗普执政时期,在中国这个根本不可能赢的地方投入了过多的资源和力量,而这种投入还换不来任何大的收益。

部署在中国周边的军队,日本3万多人,韩国2万多接近3万人,加上关岛还有周边一大堆大大小小的基地以及各种机动的舰队和航空兵以及后勤人员,已经差不多十几万。

这个数量早就超过了欧洲和中东加起来的美军数量,甚至可以说集结了美国海外驻军的绝大部分海空作战力量。

美军的作战力量看起来似乎很庞大,但如果美国真的把中国定义成战略对手并试图挑起冲突的话,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数量是上百万级,后备兵员可动员的力量接近上亿,这十几万美军是远远不够用的。

而如果在这个战略方向上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可言,那么所有往这个方向上堆积的资源,在没有能够堆到多得足够突破胜利的临界点的时候,那么就一切就都等于0,收益自然也是接近于0,那就等于在做无用功。

美国在自身最强大而中国还相对弱小的时候,都没能彻底地干倒中国从中国身上拿到足够多的利益,那么他们凭什么觉得自己正在走下坡路,而中国正在疯狂崛起的这么一种时候,能从中国身上抢到比以往更多的东西?

这个结论我能想到,美国的所谓精英们,自然也能。

虽然很不情愿,但任何一个不像特朗普那样无脑的美国人都不得不承认,至少中短期内,在中国这个战略方向上投入如此多的力量,消耗如此大的资源,暂时是拿不到什么利益的。

所以,我当时的判断是,拜登上台之后,台海一定不会是热点,相反,俄罗斯才是。

在2020年末那篇《对拜登-哈里斯政府的内政展望及外交重点分析》里面分析过:

外交政策这个东西其实不好评说,因为很多东西是没法摆上台面光明正大的说的,我们总不能指望振华面对着党旗向全世界宣誓吧。

之前我们为什么很多关键位置的关键人员,在对美国的态度上那么不强硬,那么暧昧,其实因为他们自身的财政状况被美国掌握的一清二楚,他们的儿子,女儿跟美国有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强硬得起来么?

很多东西只能点到即止。

现在反过来一想,是不是你们就好理解拜登了。

他只能继续跟中国在表面上表示维持一种相对强硬的态度,但是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私底下拓展的空间会多很多。

美国的政治风向就是对华必须强硬,哪怕他心里想跟中国进行某种程度上的合作,口头上他也是绝对没有办法光明正大的表现出来的。

但是我们可以期待的是什么呢?这个人哪怕他口头上表现得很硬,但私底下会有不少的妥协,我觉得能够做到这点已经是够了。

我觉得我们不要去追求所谓的对华友好,或者说表面上表现出所谓的对华友好态度的这么一个人,这种形象在美国是一种政治不正确。

我们不需要去追求一些口惠而不实的东西,在拜登这个任期内,我觉得我们更可能的是去追求一种口不惠但能拿到实利的局面,也就是说很可能在口头上他依旧如何如何,但在私底下可以把特朗普任期之内的很多东西把它给改了。

2021年1月19日得时候安东尼·布林肯在批准他提名的听证会上表态称,特朗普对中国采取更强硬态度在很大程度上是“正确的”,只是不同意“具体政策”。

这样的官话,我们得明白,表面上面对国会老爷们,是强硬的,但一个政策,其实真正重要的东西其实往往是执行起来的“具体措施”,大方向怎么说都行,关键是怎么做。

安东尼·布林肯前几年还没有成为国务卿的时候有过一个专访,我们如果仔细的去看他前几年的那个专访,其实我们会发现就在他的世界观里面,俄罗斯或者是普京是一个更为现实,更为直接,更为迫切的威胁。

当时在他的视频里他是怎么说的,就是普京会操纵美国的大选,也就是说它不一定在更改结果的情况下,它只需要让大部分美国人觉得整个过程是被操纵的,整个选举是不可信的,这样就够了。

俄乌冲突,一个意料之中的剧本

俄乌冲突,一个意料之中的剧本

俄乌冲突,一个意料之中的剧本

俄乌冲突,一个意料之中的剧本

你们一定要注意这段采访并不是现在做的,是很早之前做的。

可是我们在1月6号看到右翼那些白人分子去冲击美国国会的时候,是不是非常完美的对应了安东尼布林肯当时的这么一个说法?

特朗普在整个选举过程里是不是一直说2020年的美国大选是被操纵的,选举结果被民主党人偷窃了。

那在这批即将掌权的民主党人的脑海里,他们会怎么想?

说明他们几年前就预见了的东西变成了现实,或者说至少从他们的角度来看,他们觉得俄罗斯一定会操纵美国的大选,而今年表现出来的东西基本上100%的还原了这一批人当年的一个担忧。

我甚至觉得对拜登和他整个团队而言,或者是说整个民主党而言,特朗普以及支持特朗普的那几千万人,甚至说是背后还有俄罗斯的各种动作,所造成的威胁的优先级是远远高于中国所给他们造成的一个威胁的。

中国跟美国的竞争是一个长期的事情,但是如果民主党人或者说拜登的执政团队,没有办法在这4年内解决掉特朗普以及他的支持者在美国国内造成的这种撕裂。

那别说腾出手来对付中国了,自家的后院就会被烧的乱七八糟,四处起火。

俄国已经在2016成功操纵了一次,难道就不能再在2024年操纵一次吗?

现在发生各种事件之后回去再看当时的结论,还是不得不感慨,人都是有惯性的。

你不能指望一个大半辈子以反俄为职业的人,一下转性去吃反中这碗饭。

通过对拜登整个团队的主要成员的经历和思维进行建模的话,并不难得出俄罗斯会被整的结论。

而且,挑起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危机,不仅仅是拜登政府的外交行为,我们一定要把它放到美国的内政来看。

很多人觉得这次乌克兰危机里,大帝拿到了东乌两个地方,表面上是大胜,拜登主导的美国政府非常失分,但在我看来,我对此保持冷静。

毕竟,东乌那两个所谓的共和国,早就掌握在俄国人手里,现在只不过拿到台面上而已。

拿到台面上的代价,则是往后很长一段时间,俄国都被重新作为西方一个可怕的敌人树立起来。

从普京的讲话来看,他想要的还真不只是苏联,而是帝俄。

而一旦成功树立起这个形象,跟俄国有着各种说不清道不明关系的特朗普,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被提前封堵了。

谁得谁失,现在还真不好说。

如果说俄国人在2月16号所谓的“入侵”不会发生之后今天突然杀了歌回马枪,给了全世界一个大新闻,那么美国人策划了这么久,除了抛出几个轻飘飘的“制裁”之外什么后手也没有,似乎不太符合常理。

我上面说过,美国人现在的军力,并不足以跟我们打一场所谓的大国战争,但用来对付GDP只有广东省的俄国,还是绰绰有余的。

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美国佬,觉得美国佬怂了的时候,我是真心希望它们能硬一回啊。

哪怕不给我看血流成河.jpg,最起码也得给我看军工复合体磨刀霍霍扩军备战.jpg吧。

作为一个写剧本的人来说,如果由我来写,这个剧本写好了,甚至能给完全没有连任希望的拜登,再续上一命。

希望美国佬,不要缩得那么快。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