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5 5 月, 2024

光复基辅:狂飙为我从天落

光复基辅:狂飙为我从天落

公元2022年2月23日,北京时间23点45许,乌克兰国民近卫军对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开展了全面炮击。

 

大兵们泄愤一般将炮弹向顿涅茨克并不广袤的土地撒去,火光笼罩了天际。

 

乌克兰国民自卫军,不是乌克兰官方的部队,但和官方部队中的右翼法西斯分子有千头万绪的联系,是一个半官方背景的民间武装。

 

就在乌克兰民选总统泽连斯基焦头烂额的寻求和平解决的时候,民间的独走武装打响了乌克兰战争的第一枪。

 

顿涅茨克的民兵奋勇抵抗着同为民兵的国民近卫军,泽连斯基却不知道东边打起来了。

 

2022年2月24日,北京时间凌晨零点左右,就在泽连斯基还在满怀期望的发表电视演说,说自己正在等待安全保证,并邀请普京总统通话的时候。

 

他所控制不了的武装已经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

 

泽连斯基是最晚知道消息的,俄罗斯最先知道了顿巴斯开了火,然后是英国人,在泽连斯基的电视讲话讲完几分钟后,英国对俄罗斯发出武力威胁。

 

亚新诺瓦塔亚、马克耶夫卡和顿涅茨克的火焰终于烧到了基辅,在开战半小时后,泽连斯基知道一切晚了。

 

不是他的下属告诉了他消息,是法国政府发言人告诉他,你的人和顿茨涅克打起来了,俄军可能会来,我们不打算用军事手段帮你们。

 

就在前一天,普京下令俄军以维和部队进驻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满载战士和装备的火车还在路上走着,还没有进顿涅茨克。

 

2022年2月24日,北京时间凌晨0:15,美国的43名议员联合签名,要求拜登就算派兵,也必须国会同意。此时此刻,俄罗斯的运兵车刚刚抵达边界,俄军将士们收到的指令还是维和。

 

顿涅茨克战事的消息传到了卢甘斯克,卢甘斯克开始了动员,博士生也跑到了民兵集合点,要为祖国独立流血。

 

看到卢甘斯克的动员,前线的大兵们才意识到了问题,情况比克里姆林宫想的要复杂。

 

毕竟,智囊团千算万算,谁算得到独走呢?

 

消息的传递需要时间,此时此刻的联合国,各国代表们还在开会,俄罗斯的代表还在和乌克兰的代表唇枪舌剑,讲着“我警告你,俄罗斯武装部队去监督停火,谁要是军事冒险,吃不了兜着走!”

 

俄罗斯的代表还在台上慷慨陈词着早就准备好的稿子,说俄罗斯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都是乌克兰不履行《新明斯克协议》。局势的发展早就一日千里。

 

2022年2月24日,北京时间凌晨0:30分左右,俄罗斯的代表讲完了他的稿子。乌克兰的代表按照泽连斯基的意思,重申乌克兰寻求和平的希望。

 

但顿涅茨克附近的乌克兰正规军已经被近卫军感染,加入了战斗,乌军坦克突入尼古拉也斯卡,构筑阵地,对顿涅茨克展开了更大规模的炮击。

 

一小撮人在前台的举动,在历史的齿轮上加了巨大的力,历史的火车头转动了。

 

因为这里属于卢甘斯克,巧合的是,奉命来监督停火的俄军在十几分钟前刚刚下火车,正在穿越卢甘斯克的国土,向卢甘斯克的前线进发。

 

再过一会,这两股因为意外碰面的部队将启动全世界的节奏。

 

但是,基辅此时此刻还蒙在鼓里,他们还在搞政治行为,马上乌克兰正规军就要和俄军碰到了,他们还在议会里面投票。

 

这个投票的主题,是“将俄罗斯踢出联合国”。

 

2022年2月24日北京时间,凌晨1:15分左右,芬兰国会经过讨论,发布了一个报告,认为自己没有受到俄罗斯的威胁。

 

芬兰属于沙皇,但不属于沙皇俄国,沙皇被枪毙后,芬兰获得独立,这个时候他们发布这个报告,显然是担心普京再发表个讲话,讲自古以来。

 

芬兰自说自话,没有人理他们。

 

克里姆林宫也不知道马上要发生什么,他们看到了英国人的军事威胁,紧赶慢赶,针锋相对出了一个报告开始打嘴仗。

 

俄国国防部的嘴炮在凌晨2:00公布。于此同时,联合国的代表们还在开会,俄国的代表又去重申了一遍吃不了兜着走。

 

大人物们都以为这件事最后会在一波一波的嘴炮里结束,皆大欢喜。

 

此时此刻,尼古拉耶夫卡,乌克兰正规军在炮火的掩护下向他们的“敌军阵地”发起了冲击。

 

此时此刻,以为自己来监督停火的俄军正在赶往他们的“友邦前线”。

 

2022年2月24日,北京时间凌晨3点左右,前线的两方将士们打上了照面,一搭手,都懵了。

 

乌克兰的正规军和近卫军哪里能想到,来之前的情况通报是这里只有民兵,只要正规军来了,一触即溃。

 

结果,一照面对方就进行了疏散,展开了队形,占据了有利阵地,轻重火力一齐开火反击,乌克兰军队直接被打懵。

 

这样迅速有力的疏散和反击?这是顿巴斯民兵?这怕不是苏联陆军吧?

 

俄军哪里能想到,来之前的情况通报是乌克兰正规军都在泽连斯基的掌控之下,这里只有零星的法西斯分子。

 

结果,一照面发现对面又是坦克又是重炮,不像是狂热的法西斯分子只会猛冲猛打,对面有梯次有火力有战术,俄罗斯军队也懵了。

 

这样的素质和配置?这是法西斯分子?这怕不是纳粹德军吧?

 

打了一会,双方都意识到对面是对方的正规军,情报向后方传了过去。此时此刻,蒙在鼓里的联合国还在打嘴炮,联合国秘书长呼吁俄罗斯不要介入。

 

俄罗斯代表对喷,北约东扩的时候联合国一句话不说,东扩了五次,你们没有一个屁,现在我们反对北约东扩,你们就不干了?

 

你什么意思?

 

情报很快传回克里姆林宫,克里姆林宫方面沉得住气,一句话也没有讲,开始调兵遣将。因为驻联合国代表虽然是即兴发挥,但是有理有据。

 

北约东扩,确实没人管,俄罗斯要个战略缓冲区,他们就不干了,千年扩东德,去年扩捷克,今年扩波兰,明年还要扩乌克兰。

 

后年是不是美军要进莫斯科啊?

 

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冬奥会期间演习的俄军还没有全撤走,干脆不撤了,战备吧。北约要打,那就打!

 

第98空降师在白俄罗斯边界,正对着乌克兰西部的卢茨克和伊万罗夫朗什克,可以掐断北约的后援路线。

 

第6集团军和第90坦克师驻扎在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北部边界,正对着日托米尔、切尔尼戈夫和基辅,要是突击起来,能向一把刀一样扎入乌克兰的心脏。

 

第41集团军和第58集团军在卢甘斯克后方,此时此刻,他们的先头部队正在和乌军交火。可以协助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防卫,同时进军哈尔科夫。

 

第8集团军正在克里米亚,向北推进可以去扎波罗什,切断顿巴斯和基辅的联络,和41、58集团军合围正在交火的乌军,瓮中捉鳖

 

两栖部队也在克里米亚,可以登陆敖德萨,断绝乌克兰的海上通路,彻底困死乌克兰

 

凌晨3:15左右,情报传回克里姆林宫,过了两个小时,2022年2月24日,北京时间凌晨5:15左右,俄军战备拉动结束,全面开进。

 

很快各地的战报雪片一般飞往基辅。

 

几小时前还在幻想和平的泽连斯基,就这样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美国人很快获知和俄军的真正动向,仅仅过了十几分钟,2022年2月24日,北京时间凌晨5:32,白宫发表声明:

 

任何时刻都不会派兵进入乌克兰和俄军作战。

 

泽连斯基的政权像鱼肉一般躺在俄军的刀殂上,完了还是没完,变成了普京一句话的事情。凌晨6点左右,泽连斯基下总统令,乌克兰进入紧急状态。

 

我想,这半小时里,泽连斯基一定经历了许多吧,雪片般的战报,美国的声明,彻底击碎了他的幻想。他静静的呆了一个半小时。

 

北京时间上午7:30左右,尘埃落定,演员放弃了表演,又发表了一个电视讲话,愿意和俄罗斯展开任何形式的对话。

 

克里姆林宫没有表态的每一分钟,对泽连斯基来说,都像是一年一样漫长,战线在一秒一秒向基辅推进,普京是文明人,不会杀他,士兵呢?

 

沙皇一家是怎么没的?

 

在泽连斯基苦苦等待的时间里,俄军在不断的前进,顿涅茨克激烈交火,俄精确击毁乌克兰空军的指挥系统,乌克兰的军事设备和防空设备都失去了作战能力,机场也报废了

 

北方的第6集团军直指基辅,基辅的市区也传来了爆炸声,要跑把,敖德萨也有爆炸声,泽连斯基上天无门。

 

慢慢悠悠过了三个多小时,北京时间上午11点左右,普京不急不慢的出现了,发表电视讲话。

 

占领乌克兰,不是俄罗斯的计划俄军只是要在顿巴斯展开特别行动,乌克兰存在新纳粹分子,我们去打的是纳粹分子。

 

北约三十年来一直在欺骗我们,讹诈我们,我们打的是纳粹分子的屁股,也是北约的脸。但我们的计划里,不包括占领乌克兰。

 

普京的讲话讲完了,许多人的心就放在了肚子里。

 

对美国人来说,反苏时候的系统还能运作,俄罗斯仅仅是打脸,但是不要命,那是最好的,明年的经费可以多点。

 

对拜登来说,普京给他的台阶让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吹牛,避免首鼠两端的游移进一步拉低支持率。

 

英国人打打嘴炮,法国人直接不出兵,普京说不打我们,那我们也不找事,点到为止,逃过一劫。

 

泽连斯基活了,就连乌克兰的军队也获得了豁免,普京只是要反纳粹分子,毕竟,他们都不是纳粹分子。

 

所有人战意全消,获得了劫后余生的轻松。

 

但,俄罗斯是不是能再多或点利益呢?国家杜马的主席站了出来,讲俄军不会伤害乌克兰人,我们是一个民族。高举民族大义的大旗,安定了人心。

 

乌克兰的俄罗斯族人会更加心向俄罗斯,乌克兰人也会降低对俄罗斯人的敌意,以后反俄的人,就少了。

 

前几天我在《帝国再临》中说,见证历史吧我的读者朋友们。

 

大江东去,纵横捭阖的英雄人物用铁血的手腕,果敢的决心,高明的辞令解决了倒悬的危机,同时,竟然给了所有人以利益。

 

三十年前,红色帝国分崩离析,江山破碎,满目疮痍。

 

二十年前,他收拾残局,粉碎了车臣的叛乱,十多年前,他强硬出击,在高加索方向稳住了边界。

 

五六年前,他巧用计策,收回地中海出海口,出兵叙利亚,稳住了中东的地缘

 

一个月前,他雷霆手腕,粉碎了哈萨克斯坦的颜色革命巩固了后方的安全

 

就在今天,他的国家向着第聂河埋了一大步,向着斯拉夫人的故土发源地基辅迈了一大步。

 

怀柔为的是民心,基辅的光复,也不再会是遥远的事情。

 

中国有本书叫《道德经》,说: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来自波罗的海滨的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手持权杖,身披紫袍,登上了山巅之城的王座。

 

帝国再临,帝国的君王为国家献出了一切,包括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妻子,和自己的接班人。从而将涣散的人心凝聚,破碎的江山重圆。

 

功过便由后人评判罢,他接手的时候,俄罗斯是打不过车臣武装的弱小的联邦,22年后,俄罗斯成为了震慑欧洲,威慑大西洋的帝国。

 

风雷动,旌旗奋,是人寰。

 

二十二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