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2, 2024

李在明的复仇,今天,他终于出手了

11月23日,韩国首尔高等法院推翻了第二起日军“慰安妇”受害者对日索赔案的一审判决。

认定原告提出的所有索赔金额,要求日方向原告每人支付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09万元)的赔偿。

李在明的复仇,今天,他终于出手了

虽然只是一起民事诉讼的案子,但它的影响却非常之大,尤其是在现在这个特殊的时刻。

这起案子的来龙去脉很简单:

2016年12月,李容洙等慰安妇受害者和金福童等已故慰安妇受害者的家属21人,针对日本政府提起诉讼,要求日方向每位受害者赔偿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10万元)。

但是2021年4月份,一审判决却被首尔中央地方法院驳回。

理由是日本享有不受韩国法院管辖的“国家主权豁免权”。

法院认为:在2015年的时候,当时执政的朴槿惠政府就和日方达成了《韩日慰安妇问题协议》。

协议里面约定日本政府将出资设立财团,用于受害者赔偿,并将其视为“替代性权利救济”手段,部分受害者可以领取到和解治愈基金会以现金形式发放的赔偿金。

但是这份协议本身是有问题的,首先日本政府并没有向慰安妇的受害者正式道歉,并且赔偿的金额也是远远不够的。

而且即便如此,也只有一部分的受害者可以拿到赔偿金,条件还是很苛刻的。

最重要的是,韩国政府和日本人签协议的时候,并没有得到那些慰安妇受害者及其家属们的同意,直接就把字给签了。

日本人当时很开心啊,声称这份达成的协议“最终和不可逆转地”解决了慰安妇问题。

所以在此之后,再碰到类似问题,日本人就不管了,直接一句:我们不是有协议吗?2015年就签了,所以我们现在不认了!

而韩国政府当时为什么要签这个协议呢?

就是为了平息国内的怒火,希望赶紧让慰安妇的问题翻篇过去,这样才不至于影响和日本之间的关系。

既然2015年就已经签了《韩日慰安妇问题协议》。

所以,在2021年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审理案件的时候,法庭就直接驳回了慰安受害者们的诉讼请求。

法庭觉得,那份协议就已经可以看做是日本政府做出的权利救济。虽然那份没有征得受害者的同意,但该协议包含了日本政府对受害者的谢罪和反省之意。

难道这还不行吗?你们还闹什么闹呀,驳回了!

但是在一审判决的消息出来之后,却引发了韩国民众大规模的抗议,一来是抗议法院的判决,明显在帮日本人,你们这帮韩奸。

二来呢,在几个月之前,你们可不是这样判的。

2021年1月8日,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对已故“慰安妇”受害者裴春姬等12人向日本政府提起的索赔诉讼作出判决,裁定日本政府向原告每人赔偿1亿韩元。

当时的首尔中央法院还非常的刚,说了:判决生效后,日本政府如果不执行判决,那我们就在韩国境内找到可供查封的日本政府财产,强制变卖以执行赔偿。

李在明的复仇,今天,他终于出手了

这起案件,也被称为第一起日军“慰安妇”受害者对日索赔案。

2021年1月份的时候,你们判决慰安妇赢了,日本输了。

结果到了4月份的时候,你们却判慰安妇输了,日本赢了,还说日本享有享有不受韩国法院管辖的“国家主权豁免权”。

这是什么情况啊?

怎么可以朝令夕改呢?

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在第一起判决结果出来之后,日本方面很生气,对韩国政府提出了严正的交涉,说你们这样做,这是在影响日韩关系,一切后果由韩方承担。

这时候呢,里面可能还有美国人掺和,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

但是明显可以看到,韩国方面承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再加上,当时执政的是共同民主党的文在寅。

李在明的复仇,今天,他终于出手了

之前也介绍过,韩国国内有两大党派。 

一个是现任总统尹锡悦所在的国民力量党,他们这帮人呢,被称为保守派。

因为他们对内重视“竞争、效率和增长”。

怎么个重视法呢?

自然就是扶持财阀,多给那些大财阀们出一点利好的政策,让他们多捞一点油水,从而可以提升GDP,创造出更多的价值。

这样是最快,也是最方便。 于是,保守派就逐渐成了财阀集团的代言人。

而对外呢,保守派的主张是强化美韩同盟,抱紧美国这条大腿。

李在明的复仇,今天,他终于出手了

而另外一个党派呢,就是前段时间绝食的李在明所在的共同民主党。

他们这帮人呢,也被称为进步派。

对内,他们强调“公平”与“分配”,主张改善社会福利,增加工人收入之类的,有点左的意思啊。

而对外呢,他们奉行民族主义,积极谋求外交和国防的自主,摆脱是美国人傀儡的帽子,希望唤醒韩国人民的民族自尊心。

现在的共同民主党是韩国最大的在野党。

而在2021年的时候,共同民主党可是执政党,文在寅是当时的总统。

他的对外政策当然就是进步派的那一套:奉行民族主义,积极谋求外交和国防的自主,摆脱是美国人傀儡的帽子,希望唤醒韩国人民的民族自尊心。

所以,一审判决的时候,慰安妇们赢了。

可是韩国政局不平稳,背后有美国和日本这两只手在暗流涌动啊。

美国人是明面上的,别的不说,在你韩国有驻军,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日本人呢?是暗地里的。

前面也说过,国民力量党的基本盘是财阀,他们是财阀的代言人。

而韩国的财阀基本上都和日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很多都是靠着日本企业才有的今天。

所以主子们不开心,他们当然就着急起来了。

在当时的在野党国民力量党的推动之下,于是,在4月份的第二起慰安妇案件,驳回了慰安妇们的诉求。

这,就是其内在的原因。

可是慰安妇们不服啊,我们明明是受害者,凭什么驳回我们的诉求呢?

再说了,1月份能胜诉,到了4月份就给我们驳回?这是什么道理啊?我们可不管你这里面政治斗争的弯弯绕,我们只想要争取回属于我们的权利。

韩国的法院系统包括大法院(最高法院)、高等法院、地方法院三级,实行三级三审制。

所以,第二起索赔案原告中15人不服判决,向首尔高等法院提起上诉。

经过两年多之后,在今年的11月23日,韩国首尔高等法院推翻了第二起日军“慰安妇”受害者对日索赔案的一审判决,认定原告提出的所有索赔金额,要求日方向原告每人支付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09万元)的赔偿。

为什么韩国首尔高等法院会推翻之前首尔中央地方法院的判决呢?

其实原因也是一样的。

现在国民力量党执政了,他们是亲美亲日的,尤其是尹锡悦啊,那名字都快改成山本锡悦了。

而现在共同民主党变成最大的在野党了,他们是进步派,一方面要表达自己的政治主张,另一方面当然要给执政党撤凳子,使绊子了。

说白了,这就是一场政治角力。

因为日本人的嘴脸咱们也都看到了,韩国的法院裁定日本赔偿,有用吗?根本没有用的。

在二审判决的消息出来后,日本官房长官松野博一立刻就在记者会上面说:(韩法院判决)明显违反国际法及日韩两国的共识,令人极其遗憾。绝对无法接受。

松野博一还强调:在两国首脑的领导下,日韩关系朝着积极方向发展,将继续在各个方面推进相关举措,所以我还强烈要求韩方,妥善管理日韩间存在的各种悬而未决的问题,与对方保持紧密沟通。

这意思啊,已经是赤裸裸的在威胁韩国政府了。

李在明的复仇,今天,他终于出手了

而日本外务省事务次官冈野正敬得知韩国法院的判决结果后,立刻召见韩国大使尹德敏提出了抗议。

冈野正敬称,韩国法院的判决极其令人感到遗憾,要求韩国政府采取适当措施,纠正对国际法的违反。

并且,日本外务省也以外相上川阳子的名义发表了谈话。

上川阳子称,这一判决违反了国际法及韩日两国间的协议,敦促韩国纠正其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并承担起身为国家的责任。

李在明的复仇,今天,他终于出手了

反正见过无耻的,我是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明明自己是侵略者,却还要指责对方不遵守国际法,让别人承担起身为国家的责任。

真的是无耻至极啊。

不过咱们话说回来啊,这只是二审判决。

前面说过:韩国的法院系统实行三级三审制,上面还有一个高等法院呢。

所以这个案子要是跑到最高法院去,那又将是一场腥风血雨啊。

不过就算最高法院判日本输了也没关系。

首先,日本是肯定不会给钱的。

其次,这不是还有山本锡悦在吗?

要是国内情绪要是闹上来了,山本锡悦再搞出一个什么第三方代赔的方案出来,那也是说不定呢。

留下一个答复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