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24, 2024

曾经我们差点也会像俄罗斯这么难

从俄乌爆发冲突以来,普京的压力有点大。

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为了让大帝“屈服”,除了支援各种武器,以及在全世界范围内发动强大舆论攻势以外,还在政治、外交、经济、金融、娱乐、体育等几乎所有领域都挥起了制裁和抵制的大棒。

曾经我们差点也会像俄罗斯这么难

其中最重量级的制裁,当然是所谓的金融核弹——将俄罗斯几家主要银行剔除出了SWIFT体系。

一般的制裁对于俄罗斯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要是哪天没制裁,俄罗斯人可能反而还不习惯。但这个制裁不一样,可能真的会要了俄罗斯的半条老命。

因为早在2012-2015年,伊朗曾经就这么被制裁过。当年伊朗的SWIFT被切断后,进出口规模急剧下滑,原油出口量缩减了一半左右。2018年,伊朗又被踢了一次,原油出口量也是马上暴跌。

俄罗斯和伊朗一样,都是能源出口大国,这能源出口量要是一下子少了一半,俄罗斯人的日子都不知道还能不能过得下去。

可以说,西方国家这次真的是要把俄罗斯往死里整。

除了从政府层面发出的制裁,西方的各个大企业也紧随政府脚步,打蛇随棍上,纷纷宣布退出俄罗斯市场。比如苹果公司,不仅暂停在俄罗斯销售产品,还限制了Apple Pay使用,搞得使用苹果手机的俄罗斯人,连地铁都坐不了了。亚马逊也完全封锁了所有的零售业务,所以现在的俄罗斯人想要网购,估计只能用国际版的淘宝了。

还有奔驰宝马福特等等这些汽车公司,也不打算在俄罗斯做生意了。

根据统计,目前已经有上百家跨国企业宣布立即退出或者计划退出俄罗斯市场,而且这个名单还在越拉越长。

在这个名单里,有一个企业在大众面前毫不起眼,但是在IT圈却激起了惊天骇浪,有人甚至认为这个制裁的效果堪比被踢出SWIFT体系。

这个企业的名字叫甲骨文,专门搞数据库服务的。

一般人可能没听过这个公司,但如果你喜欢打篮球,关注NBA,肯定听过历史三分王库里所在金州勇士队,而勇士队前主场甲骨文球馆,就是这个公司所冠名的。

曾经我们差点也会像俄罗斯这么难

甲骨文的老板叫拉里·埃里森,是全球排名前五的富豪,名下有二十多套均价2000万美元的豪宅,游艇、私人飞机就更不用说了,甚至曾经还买了一架俄罗斯的战斗机。这老兄离过四次婚,私生活十分放荡,他在公司里加装了一部超豪华的电梯,但是规定这个电梯只能他一个人享用。公司内部有几间装修极其奢华的房间,是他专门用来和好莱坞女明星、嫩模甚至公司的女员工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2017年,已经72岁的埃里森又搭上25岁的嫩模,这个嫩模恰巧就是个乌克兰人。

埃里森凭啥这么有钱?因为他公司做的业务超级赚钱。

甲骨文主要做的是B端和G端的业务,和普通人几乎没什么交集。但如果你有在银行、大企业、政府上班的朋友,稍微问一下就知道这个公司有多重要了,简直就像韩国人面对三星一样,避无可避。

我先来简单捋一捋人类社会的发展历程,让大家更好的理解搞数据库究竟有多重要。

以前在农业社会的时候,生产力比较低下,社会主要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只有比较低频的工商贸易作为补充。小时候常听爷爷奶奶那一辈的人说,他们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走不出方圆百里的范围,也没进过几回城。

但是到了工业社会,最大的特点就是生产力爆发式的增长。有人大概计算过,仅仅是二十一世纪前二十年生产力加起来,顶得上人类此前几万年生产力的总和。

生产力的爆发同步带来的是信息量的爆发。在农业社会的时候,一家店铺开门做生意,大多数时候需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有一小部分人确定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可以赊账,那就搞个账本登记一下就行。

但是到了工业社会,这一套完全行不通了。

比如说,每年春运的时候,有几个亿的人到12306网站上买火车票,在高峰时期,一秒钟就有将近两百万人进行网站访问和买票、退票、改签等等各种操作。就单说买票的人,有人用支付宝,有人用微信支付,有人用银行卡转账等等。同样的,退票或者改签也有很多各不相同的需求。

曾经我们差点也会像俄罗斯这么难

这么多的信息,如果还像农业社会一样用人工来统计和记录,那肯定不现实。而且这还仅仅是一个12306软件而已,如果扩大到整个社会,哪怕是一天时间,产生各种数据的量都是天文数字。

所以这就催生了以甲骨文公司为代表的数据库服务公司,专门提供各种数据的处理服务。

他们的服务主要分三部分。

第一部分,数据的存储设备提供。每时每刻产生的各种数据,总要找个东西存储起来。做这部分业务的公司,主要以EMC(美国易安信)为代表。

第二部分,设定数据的存储逻辑,也就是建立数据库。大多数数据都是杂乱无章的,如果一股脑的存入到设备里,就成了无效信息,根本没法使用。所以一定要按照某种逻辑进行存储才行,比如将人的身高、体重、性别、年龄这些信息对应到相应的类别,大家才知道某个数据所表达的意思。做这部分业务的公司,主要以Oracle公司为代表,也就是上面说的甲骨文公司。

第三部分,数据的分析和运算服务。存储数据、建立数据库的目的,就是要利用这些数据,这就需要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和运算,也就是我们常听到的服务器。做这部分业务的公司,主要以IBM公司为代表的。

这三部分合起来,就是IT圈里大名鼎鼎的IOE,它和芯片、操作系统一起,并列IT领域核心基础设施的三大件之一,位于任何一个企业、国家建立信息化系统的必买清单首位。

全世界目前有一半以上的企业和政府,都在依赖IOE为他们提供服务。

曾经我们差点也会像俄罗斯这么难

现在大家应该明白甲骨文这些公司的重要性了吧,比如一个石油公司,他的仓库里还有多少存油,这个月卖出了多少汽油、柴油,是亏了还是赚了?总共有多少员工,要给员工发多少工资,现金流还够不够,要不要找银行借点贷款周转?这两天原油价格突破了110美元,要不要多囤点油应对可能更高的油价?更具体一点的,第320号加油站昨天卖了多少油,他们油库里还有没有,要不要派车给他们补一点?

这些所有的信息,都十分依赖IOE的数据服务,如果没有IOE,那完全是两眼一抹黑,因为现代社会的大公司不比农业社会的小作坊,你总不能拿着个笔记本一个仓库一个仓库的去统计吧?就算费了大力气把昨天的数据统计出来,可今天数据又完全变了。

不只是石油公司,所有的其他公司和政府机构都一样,无时无刻都在产生数据。如果没有IOE的数据库支持,整个生态系统直接就会崩溃没法运转。

把俄罗斯剔除出SWIFT体系,是尽量断绝俄罗斯的外部联系,孤立俄罗斯,而现在甲骨文这样的公司撤离俄罗斯,就是让俄罗斯内部没有数据服务而发生混乱甚至崩溃。

曾经我们差点也会像俄罗斯这么难

内部外部一起发力,就是要俄罗斯陷入绝境。

不过对于俄罗斯这样经济结构单一的国家来说,原本的劣势反而成了优势。因为俄罗斯人本来就普遍的比较懒散,而且主要是在卖能源,没啥制造业,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数据需要处理,再加上已有的数据库应该还能用上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可以想办法解决问题,所以可能会很艰难,但是应该不至于崩溃。

这一招对于发达的制造业国家才是真正的灭顶之灾。因为制造业会产生天量的数据,如果这些数据依赖IOE的服务,一旦IOE撤出,那整个社会就得玩完了。

咱们中国是妥妥的制造业大国,有的人肯定会担心,如果美国人也对我们使这么一招,那我们岂不是很危险?

答案只能由历史来验证。但回顾中国科技产业史,一项不为人知的工程却在当下显得尤为重要。

2009年,当全球企业都在疯狂购买“IOE”设备的时候,一个名为“去IOE”的概念在中国兴起。最早创造这个名词的是阿里云创始人、后来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的王坚。

当时中国的电子商务正在蓬勃兴起,双11创造的流量击垮了全球最先进的IT系统,微软、甲骨文、IBM等顶级IT公司的专家聚齐也无法解决这一难题。

王坚提出了以阿里云去IOE的目标,开始自研云操作系统来替代IBM的小型机、Oracle的数据库和EMC的存储。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时的IT行业被IOE垄断,要处理数据,只能找IOE。所以全世界稍微大一点的企业、有管理能力的政府等等,都在买IBM的小型机、Oracle的数据库和EMC的存储。

这些数字的背后,是巨额的采购成本。那时候小型机价格大概是从几十万到百万人民币,商业数据库软件费用差不多几千万,外加一大笔维护费,而一个EMC存储器的价格也得上万。

前面说甲骨文的老板拉里·埃里森,过的是穷奢极欲的日子,他的巨额财富就是这么来的。这也是当今世界的一个真相,我们发展中国家的人民每年辛辛苦苦赚点钱,最后大部分都用来买人家各种设备、产品了。

而且甲骨文为啥要冠名金州勇士队的球馆,其实就是要借用NBA这样风靡全世界的文化符号,一遍又一遍的给大家洗脑,让人一听到这个公司就觉得高大上。这些文化符号的受众里肯定有世界各国企业的管理层,在给公司采购设备时,当然会优先选择那个已经被刻在脑子里品牌。

而且因为是独门生意,所以IOE的东西贵不说,服务态度还很差。企业们不仅需要花大量的钱去买设备,还要受IOE工作人员的气。据网上有人回忆,他们公司采购了IOE的设备,但是出了问题需要维护,自己搞不定,只得找IOE的人帮忙。来的人像大爷一样,不仅要求高额的费用,而且不管事情有多紧急,到点了就休息,绝不让人打扰,大家也只能由着他们的性子,害怕他们真的撂担子了。

但IOE的传统数据库本质上是单机系统,即便做了分库分表,也无法改变单机系统的本质。对于欧美那些几千万上亿人口的国家还勉强能用,但对于中国这样十几亿数量级人口的国家,产生的数据量很快就超过了IOE的承载极限,哪怕花再多的钱买再多的设备也无法解决问题。

 

有人回忆说,“为了准备一次新产品上线,从社会采购到安装部署至少需要半年的时间,才能完成IT系统宽容量的过程,但半年以后,这项业务几乎已经不存在了。”

不管是出于成本控制的考虑,还是适应互联网新时代的变化,“去IOE”都是势在必行。

所以在2009年,阿里云成立,目的就是“去IOE”。具体的技术路线就是“低成本、线性可控、去中心化(分布式):去IBM,用PC Sever替代IBM的小型机;去Oracle,用MySQL替代;去EMC,用中低端存储”。

第二年,进一步提出用MySQL+自研数据库替代Oracle,并不再使用高端存储。

但是在市场上已经有技术相对成熟产品的情况下,自研从来都不是一条顺畅的阳光大道,而是充满了曲折和艰辛。

在阿里云成立早期,无论阿里内部还是外部都充满了质疑的声音。有的人认为研不如租,租不如买;有的人觉得云技术就像摩托罗拉当年的铱星计划一样,“做云还太早”,花大价钱做出来如果没人用就是血亏;有的人认为这纯粹就是一个幌子,属于“旧瓶装新酒”。

曾经我们差点也会像俄罗斯这么难

阿里内部很多事业部的人也在说,做可以,但做出来先给别的部门用,反正我们部门不用!

不做,每年花大量的成本去购买设备,而且买来的设备越来越不能满足需要;做,就是一条未知道路,很有可能几百亿的钱打了水漂!

经过反复的权衡,阿里给出最后的抉择:“必须要做,客户需要,市场需要”!

2012年底,淘宝系去IOE完成。2013年5月17日,阿里集团最后一台IBM小型机在支付宝下线;2013年7月:淘宝最后一个Oracle数据库下线,2013年中,EMC存储设备全部下线。

2017年,推出首个云原生关系型数据库PolarDB,计算能力最高可扩展至1000核以上,性能比MySQL高6倍。

2019年6月,阿里云进入全球云数据库市场份额前三,亚太市场第一 。

08年北京奥运的时候,数据服务商是IOE,到了去年的东京奥运会和今年的北京冬奥会,背后的技术变成了阿里云。

一边是云模式的成功,一边IOE的不断败退。2019年,甲骨文公司中国区大裁员,首批裁员900 余人,预示着IOE时代逐渐落下帷幕。

为什么云计算最终会取代IOE?

因为“云”相对于IOE来说更加具备先进性。前面说过,工业社会最大的特点就是生产力的爆发,而生产力的爆发又来自于社会的高度分工,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举个好懂的例子,IOE模式就像是一个火炉厂家,高价卖炉子(数据库系统)给一个个家庭(企业),大多数家庭毕竟没有烧炉子的经验,难免会出故障,厂家就上门维护顺便收点维护费;而云模式就像是一家集中供暖公司,因为专门研究供暖,所以技术上没得说,而且由于是集中供暖,大大拉低了成本。

所以结果就是操心少了,费用少了,效率反而增加了。

不过目前全世界能做得了“云”上生意的,除了老牌互联网强国美国,也只有中国了。原因前面隐约提过,只有工业化的国家,生产力才会大大提高,由此产生的数据量才会大爆发。当企业们遇到传统的IOE数据库解决不了爆发式的数据增长以后,才会去想着用新的办法去解决问题。

中国用了四十多年从一个农业国成长为现在的超级工业大国,而自从苏联解体,俄罗斯已经从工业国退化成原料出口国了。

如果从这一点上看,中国人搞自研“云计算”是注定的,而俄罗斯人搞不了“云”,只能依赖传统的IOE,也是注定的。

IOE现在在中国还有最后一点市场份额,如果IOE退出市场的事发生在中国,那对于中国的云计算企业来说,简直就是喜大普奔;但俄罗斯因为没有“去IOE”工程,现在面临IOE的退出局面,虽然不致命,但影响应该还是挺大的,不过我们云计算倒是可以作为俄罗斯的一个极好的替代选择。

今天的我们处在一个高度信息化的社会,信息的基础是数据,数据背后的数据库是现代社会的基础设施。幸运的是,在这一点上,我们早早就把主动权握在了手里。

不过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们在芯片、CAE和MATLAB等工业软件等这些领域仍然被西方卡着脖子,是我们下一阶段需要努力的地方。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