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8 5 月, 2024

美元加息即将来临,亚洲金融危机是否会重演?

美元加息即将来临,亚洲金融危机是否会重演?

俄乌热战在即,盖过了国际政治中近期最重要的新闻的热度,即,美国即将到来的加息。

近期,美联储已对加息多次放风,市场预计3月加息的可能性高达95%,且今年四次加息的可能性超过85%。

山雨欲来风满楼。自2020年以来的大放水,终于要走向了转折点,盛宴宣告完结。

美元加息意味着什么?为何各国政界、金融界都对此如临大敌?美元潮汐定期对全球进行收割的“传说”是真的么?

读史使人明智,尤其是当代史。一场二十五年前的金融风暴,或许能让你对这个世界货币的威力,有一些清晰的了解。

从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享受充沛外资滋养的度假胜地泰国,一跃成为和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齐名的“亚洲四小虎”。可殊不知,迷醉的繁荣之中,一场席卷亚洲的金融浩劫悄然在酝酿。

1997年7月2日,泰国外汇市场突遭美国金融大鳄索罗斯袭击,泰铢被大量抛售。

当泰国央行为应对索罗斯的做空而不断消耗外汇储备,最终发现只剩28亿美元的时候,政府毫无办法,只能慌忙放弃盯住美元的固定汇率制。

就在宣布当天,泰铢对美元贬值15%以上。

除了泰国,彼时几乎整个亚洲都在极短时间内被牵涉入这场风暴之中,股市、汇市一路狂泻,东南亚各国人民几十年来辛辛苦苦积累的大量财富瞬间化为乌有。

其中,印尼和泰国的GDP在两年内分别缩水了83.4%、40%。

美元加息即将来临,亚洲金融危机是否会重演?

印尼、泰国的GDP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危机不仅在东南亚爆发,东亚的日韩也未能幸免:日韩汇率大幅贬值,大量银行和证券公司破产,刚经过泡沫破灭洗劫的日本再一次经受沉重打击;韩国大概有一半财阀在2年内陆续宣布破产,不得不牺牲部分金融主权以换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援助。

作为亚洲金融中心的香港,同样受到严重冲击。所幸它在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经过3轮真金白银的“肉搏”,得以惨胜,保住了几十年的发展成果。

这场危机过后,几乎亚洲所有新兴经济体都受到了沉重打击,各国快速增长的势头基本被打断。

泰国、印尼、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日趋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泥沼,韩国则因为核心企业迎来了美国资本大幅持股而愈加受制于美国,日本则在“失去的三十年”中越走越远。

后人每谈及此危机,多半会将焦点对准索罗斯和他的量子对冲基金,犹如演义般大书特书他的个人传奇故事。

然而个人再传奇,也并不能改变历史趋势。索罗斯只是看到雪崩即将发生,他顺势成为了那个诱发雪崩的开枪人而已。

“苍蝇不叮无缝蛋,麻绳专挑细处断”。让我们抛开传奇回归常识,追本溯源,看看泰国为什么是麻绳的细处,东南亚又在哪露出了缝隙。

危机爆发前,“四小虎”们(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是经历了经济起飞的。像最先爆发危机的泰国,在危机爆发前的10年中,GDP增速曾一度高达13.29%,哪怕是菲律宾,危机前10年的平均水平也高于世界平均增速。

美元加息即将来临,亚洲金融危机是否会重演?

各国在金融危机来临前后的经济增速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这种高增速背后的原因和中国早期一样,都来自于承接发达国家的产业转移,而对东南亚产业转移最积极的国家当属日本。

日本经济学家为此还专门提出过一个“雁阵模型”,即日本向亚洲各国转移产业,形成有梯度的产业层次,日本成为雁头,“四小龙”是雁身,中国大陆和东南亚国家则是雁尾。

日本是真金白银地往东南亚投钱。以泰国为例,日本常年是泰国最大的外商投资来源国,泰国也由大米生产国一度成为东南亚的汽车制造中心。

大量的资本投入结合东南亚的廉价劳动力,再积极发展对外贸易,经济顺理成章地起飞了,这样的故事对于中国人而言太熟悉了。但是不知大家想过没有,为什么彼时的东南亚在招商引资上比起中国大陆丝毫不落下风,甚至更得青睐?

这里面的变数在于,东南亚国家开放的步子迈得太大了。

还是以泰国为例,从1990年起,泰国取消经常项目国际支付的限制,取消对资本项目交易的外汇限制,允许国内投资者直接获得国外低息资金而无外债规模控制,外国可直接投资国内股市债市,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

金融彻底自由化,钱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但东南亚在80年代早期还对外资抱有戒心,那金融自由化怎么就一下深入人心了?这还得从国际大气候说起。

1981年起,美国总统里根推行的新自由主义之风刮遍全球,社会主义阵营的红旗在冷战末期纷纷落下:1989年,东欧剧变;1990年,为拉美国家和东欧国家定制的“华盛顿共识”出炉,旨在大力推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1991年,苏联解体。

美国用冷战的胜利,宣告了新自由主义的胜利,更宣布世界只有一个老大。小国们别无选择,只能顺理成章接受美国的一切。

从理想情况看,美国所推行的自由市场经济的确有效,但是国际社会从来不是一个完全竞争的市场,有效的市场需要有效地监管。可是在国际社会中,发达国家们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拿什么和人家斗?

更何况在跨国贸易中,大型寡头跨国企业比比皆是,国际粮食贸易量的80%被四大粮商“ABCD”垄断,世界石油销售市场由“石油七姐妹”主导,寡头可是市场经济和自由竞争的大敌,但是小国中谁又能下场限制寡头呢?

做生意,大家都带着钱和产品来谈,越是市场经济越有效率;如果只能和一家谈,你带着钱和商品,他除了钱还有枪,那自由主义只是一方的自由,市场效率只是一方的效率。

国际的大气候如此暗流涌动,国内的小气候又是怎样的呢?

“四小虎”们虽然经济起飞,但是起飞全依赖于资本和劳动的持续投入,自己并没有好好地培育出本土的产业链,也更谈不上完成产业升级了。这相当于,中国代工手机多年,既没有出现“华强北”,也没出现华为小米OppoVivo。

一方面是时间太短,的确没那么容易形成“造血”能力;另一方面,“输血”产生的泡沫太令人沉醉了。

美元加息即将来临,亚洲金融危机是否会重演?

钱进来了,要是全流向实体,流向产业,外资一旦撤离还不至于一地鸡毛;而更糟的是,全面放开后大量国际资金还涌入金融市场,炒高了楼市股市,形成了资产泡沫。再退一步讲,钱进入了金融市场也并非就是坏事,但缺乏有效地金融监管就一定是坏事了。

开派对的时候,人人都想着狂欢,人人都想着派对结束前我就离场,可零点的钟声总会响起,派对总会结束,到时,狂欢的垃圾由谁清扫?一地的狼藉又由谁负责?

金融自由化的大门一旦打开,便为后续危机的爆发放下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而东南亚诸国严重依赖出口,产业又以低端来料加工为主,极易受外部市场扰动,这又放下了引爆危机的第二块多米诺骨牌。

让我们再把视线转向日本。可能很多人觉得日本财大气粗、四处投资的做法很正常,二战后日本经济起飞,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资本输出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正常,但也有蹊跷。

1985年,“广场协议”签订,日元急速升值。日元升值一方面导致大量外资涌入日本;另一方面,同样100日元现在可以换更多的外汇,大大助力了日本拓展海外市场。

本币升值十分不利于出口企业,如今人民币稍微升值一点出口企业就叫苦不迭,当年日本汇率升值100%仅用了2年多时间,可想出口企业的压力。为了让企业活下去,日本选择放水,不断调低利率,通过大水漫灌以应对汇率升值对企业的冲击。

美元加息即将来临,亚洲金融危机是否会重演?

而美国看到美元贬值过快,大家都在抛售美元,而自身的财政状况又很糟糕,且不愿意提高国内利率进一步破坏内部经济秩序,于是又打起了日本和西德的主意。

美国希望他们压低利率,以维持美元稳定。别人低了,不就相当于自己高了吗?

美国自己不加息是因为此时美国自身的腰杆子还不够硬:尽管“广场协议”签订,美国也仍然维持着巨额贸易逆差;自己加息也需要挑经济相对较好(比如非农就业数据良好)、通胀预期较高的时候,不然美元一收水国外还没崩自己先崩了。

而能让别人降息是因为自己枪杆子够硬:日本和西德都是美军直接驻扎的地方。

于是1987年,“卢浮宫协议”签订,日本只能继续维持低利率。

通过强迫别人降息放水,这不就是变相地美元放水吗?因为金融自由化,资本是可以自由流动兑换的,等美国自己调整好内部问题,然后自己再真正加息……

说回日本。这下外资涌入+国内放水,日本经济已是“汪洋一片”,国内资产泡沫是必然,国内资金出海也是必然。

美元加息即将来临,亚洲金融危机是否会重演?

前面说到外资“输血”产生的泡沫令人沉醉,具体的表现又是什么呢?那就是日元的套利外汇交易。

原理并不复杂,因为日本本土维持低利率,那么日本投资者就可以低成本借到大量日元。

又由于资本可以自由流动,而西方国家和新兴市场的利率远高于日本,此时投资者可以将钱投到这些国家,获得稳赚不赔的利差。

与之相对的,新兴市场国家就可以从外汇(美元或者日元)市场获得贷款,再投资本国货币。但这种行为最大的坏处就是会让东南亚国家短期内背负巨额外债。

看起来很复杂?没事,我们举个例子:

你作为泰国的企业家,可以从日本以2.5%的利率借到10000日元,然后换成泰铢存进银行,假设泰铢的存款利率是4.5%,你直接存钱进去,然后你就可以什么都不做白白赚到2%的利润。

1996年底,泰国当年需偿还的短期外债477亿美元,而泰国仅有外汇储备372亿美元。当然,除了利差,风险偏好高的投资者还可以投资股市房市,获取更大收益。

日本宽松的货币政策+日元升值,使得大量热钱涌向东南亚,既带来经济起飞,也带来资产泡沫,这为后续危机的爆发又放下了另一块重要的多米诺骨牌。

美元加息即将来临,亚洲金融危机是否会重演?

看到这,相信读者朋友们发现了一个魅影始终存在,而那个魅影正是美国。在全球推行自由化的是美国,逼迫日本按自己意志行事的是美国,现在,终于轮到他自己张开獠牙,扣动扳机了。

从1994年2月到1995年2月,美国开启新一轮加息周期,总计加息7次,基准利率从3.25%上调至6%。

为什么选择此时加息呢?最直接的原因是美国在抑制国内通胀,但,远不止于此。

美元是世界货币,而世界上很多国家又选择了金融自由化,实质上美国成为了世界市场的货币供给者,美联储不仅是美国的央行,某种意义上也是世界的央行。

美元放水,货币可以顺畅地流向新兴经济体,轻易地在新兴经济体中制造资产泡沫和大量外债;

美元收水,通过加息让货币回流美国,在当地抛售资产并制造恐慌,刺破泡沫并引起债务危机;

重新降息,美元资本再次流出,就可以低价购买这些地方的核心资产,然后修复美国经济,进一步控制该国的经济命脉。

一句话,猪,养肥了再杀。

这套手法也并不是拍脑袋随意想出来的。

在19世纪,银行家们有时会串谋囤积现金,停止对外贷款;背负债务而又断了现金流的企业难以为继,不得不选择破产。随着破产企业越来越多,社会供给受到影响,同时还会产生大量失业人口,社会正常的经济秩序遭到破坏,经济危机爆发。

企业为了偿债,就会贱卖商品甚至廉价抛售优质资产。这时,银行家们就会利用手中囤积的现金大肆收购廉价商品和资产,吃着带血的馒头。

但这种做法会损害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因此现代国家诞生了央行这一机构进行统筹监管,这种吃人血馒头的操作现在在一个国家的内部是无法继续开展了。

但是美国的资本家们不吃自己人的人血馒头了,通过建立世界市场和鼓吹新自由主义,将这一套玩法用在了国与国之间:培育产业,你来做;污染,你来承担;胜利果实,我来摘取。

美元加息即将来临,亚洲金融危机是否会重演?

于是1995年加息后,产生了一系列连锁反映:资本抛售日元资产、抛售日元转进美国,日元兑美元开始贬值;日本政府为刺激出口、提振经济也有意让日元贬值。

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1995年日本又发生了7.2级“神户大地震”,最终造成近2000亿美元的损失,严重拖累了日本经济。

美元加息即将来临,亚洲金融危机是否会重演?

一方面,日本是东南亚主要的出口市场,此时日本开始缩减进口了;另一方面,泰铢汇率又变相盯住美元,美元升值泰铢也在变相升值,导致出口竞争力下降,贸易逆差扩大。

日元贬值让日元的套利外汇交易更加有利可图,于是大量热钱涌入,企业刚好也通过借外债以度过难关,这使得东南亚国家短期债务规模激增,1996年泰国全部外债为1128亿美元,占GDP的62%。

泡沫开始刺破,债务危机也有了雏形,只等再加一把火了。

泰国自身当然也在承压。此时泰国国内由于经济下滑,引发社会及政治动荡,1995-1996年间连换三位总理、五位财长。1996年,泰国房地产泡沫率先没绷住,破灭了,然后引发股市大跌。

然后索罗斯来了。

他闻着血腥味了:国内经济如此弱势,泰铢还敢锚定加息的强势美元?

然后索罗斯开始做空泰铢。

然后危机爆发。

美元加息即将来临,亚洲金融危机是否会重演?

乔治·索罗斯(1930 – )

如今,美国的加息周期再次来临。

在加息之前,美国为了应对新冠疫情期,可谓是开闸泄洪般地放水。2019年2月,美债规模22万亿美元;而2022年2月1日,美国财政部公布美债已突破30万亿美元大关,平均每年增长10.89%.

作为对比,美国这几年GDP的平均增长率只有2.37%;而1989年日本股灾的前3年,日本货币供应量年增长速度分别为10.8%、10.2%和12%。

美元加息即将来临,亚洲金融危机是否会重演?

美国人自己也知道只放不收有多危险。

但美国人也知道,只要我是活到最后的人,那就没有危险。

危机发生在自己身上叫危大于机,发生在别人身上那就是机大于危了。

而历史会简单地重复吗?敬请关注下篇。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