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5 4 月, 2024

从那位自焚身亡的美国飞行员说起

谎话重复一千遍,就成为了真理。

每次发生爆炸性事件,大家都在追寻所谓“真相”的时候,我常常泼你们的冷水。

真相,哪来那么多真相?
我从来不想要什么真相
别去猜是谁炸了北溪管道

《安倍晋三被刺杀只不过是个开始

我十分理解那种震惊,但也委婉告知了标准答案:

其实我们绝大多数人,不配知道真相。

因为不论从身体还是精神上都承受不了真相背后的残忍,以及心平气和的接受当下的结局

有人问那位高喊着“解放巴勒斯坦”自焚身亡的白人美军空军军官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我说,不会有什么改变。

视频显示,他在被烧时高喊“解放巴勒斯坦”。法新社称,这名男子据称是在Twitch平台上直播了自己的行为,他穿着迷彩服,宣称自己“不会成为种族灭绝的同谋”。法新社还称,无法立即核实该视频的真实性。美国《纽约时报》称,这段视频目前已从Twitch上删除。

在写《启发》时,我说,在当前这个“被塑造”和“被控制”的世界里,越是极端的行为,可能越难以达到原来的效果,远不如像卡尔森这种方式影响大。

因为有太多的帽子可以扣,太多的方式可以分散注意力。

按照传统的来,经典的是三种方式,每一种都很隐秘:

限制流量、人格抹黑、转换话题。

如果你稍微逻辑思维能力强一点,就会发现现实中出现的情况,跟《楚门的世界》差不多。

从那位自焚身亡的美国飞行员说起 -1

视频中,数十家电视台的主播看着镜头,阅读着镜头背后提词器上面显示的同一段内容:

观众们好,我是(主持人 A),我是(主持人 B).主持人 B:我们的最大责任就是服务好(电视台所在地区)的百姓。我们对于(电视台号)所播出的中立、高质量的新闻感到非常自豪。主持人 B:然而令人担忧的是,一些媒体机构未经事实核查,就发布相同的假新闻,根本就不是真的新闻。主持人 A:很遗憾,这些媒体同行利用平台来推进个人的企图和偏见,控制“人们的思想”。这对于我们的民主极其危险。主持人 B:在(电视台号),我们的责任是追寻和报道真相。我们明白真相既不应该是左也不应该是右。我们的公信力来自与报道事实的承诺,而这从未比现在更重要。

主持人 A:但我们只是普通人,有时我们的报道令人不尽满意。如果你认为我们的报道不公,请通过(电视台官网链接)的“内容意见”按钮联系我们,我们尊重你的留言,并一定会给你答复。主持人 B:我们拼尽全力只为发现真相,力求公平、平衡和符实。每天为你播报新闻是我们的荣幸。主持人 A:感谢收看,我们期待你的反馈。

这是很可怕的事情。

面对这位在以色列大使馆前自焚身亡的美国飞行员,压低流量的方式除了删帖和减少报道外,也还有很多小细节。

比如,在标题里稀释内容,降低敏感性,不提他的头衔、身份、喊了什么,不说他为什么这么做,不让上头条。

比如,以内容血腥为名义禁止视频传播。

美国年轻人关心的inst\reddit\tiktok上,也在被授意压低热度、封锁评论。

不信,你可以去问下Chatgpt等人工智能的看法,包括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它都不告诉你。

一场意识形态的核战争就要来了

接下来,美国媒体就会说这个人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要不就说他有神经病。

精神问题这顶帽子,美国人非常吃。

我们大部分的人,是非常容易被引入一个叙事而不自知的。

所谓的叙事,只需要有一个满足普通人心理的“答案”,只要能心理接受,不论真实情况如何,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甚至,媒体只需要不断报道这个人死了,强调死亡这个叙事,那他喊了什么,为什么喊,就会被分流和转移。

所以,这一切,都是意识形态的一部分。

而西方,是我们这个世界叙事体系的“国王”。

软实力最可怕的地方,是可以在你完全没有心理防备的情况下,清洗你的脑子。

他不需要特别对你说什么“正能量”的话,就可以让你用自己喜欢的方式钻入到里面。

从那位自焚身亡的美国飞行员说起 -2

比如金融战,比如吹过头的人工智能。

比如俄乌战争,比如新冠疫情,比如德堡、毒火车事件。

比如美联储加息周期的引导。

如果一个国家,因为新冠死了一百多万人还引不起任何波澜,你可以感叹,这样的控制力有多么强大。

所以,我们不要因为看到美国衰落就觉得什么都不值一提,一文不值,甚至是提出“清场式领先”,在太多太多的领域,我们还要向我们的对手非常认真谦逊的学习。

不是学它糊弄人,而是学这一整套引导舆论,对人性的拿捏。

但现实的情况是,我们的媒体,很难有分得清西方真真假假叙事的能力和水平,西方一报道,我们迅速跟转,到最后似乎成为帮助他们忽悠的“伪军”。

我们是如何被西方误导的?

特别是对于分辨哪些是他们想让我们知道的,哪些是他们不想让我们宣传的,这真的需要相当的认知分析水平和协同作战

按照现在信息传播的速率和组织化的程度,我们现在甚至要做到对每一个重要新闻,能在五分钟之内定性,然后迅速组织动员,才可能具备有即时引导舆论的能力。

不然,一旦传播出去,还分不清人家什么意思,再想冲抵影响,一般来说

晚了。

海外版tiktok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成功改变这种叙事体系的东西,所以,从底层逻辑上讲,它必死无疑,会像比特币一样被收编,成为那边的一部分。

做好这个准备,没有什么不可能。

除了意识形态和叙事体系外,今天想说的另一个方面,是西方在这一套中无法自圆其说的重大破绽。

经过美国这么多年不遗余力地宣传“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其实在整个西方体系内部,有一大群“反骨”的人。

这部分人理解的“自由、民主”与精英利益集团想要宣传的不是一码事,在金融垄断资本主义不断利用普世价值攫取全世界甚至包括他们自己人利益的时候,这种思想上的“悖行”也就成为了他们自己都无法解释的东西。

在美国最强大的时候,它是不介意别人骂他、说他的,但,从整个环境变得敏感多疑极端开始后,一切都在朝着反方向发展,所以控制力也在削弱。

有很多有良知的美国人民,是能够真正站在公平正义的角度去看这个世界,比如不少从战场上回来的美国士兵,他们知道自己是被骗了,他们会在希拉里的集会上痛骂她。

而真正信仰民主自由人权的人,才能超越种族和国别,为巴勒斯坦牺牲自我。

这里面,恰恰是白人占了较大比例。

当tiktok播放出加沙孩子惨状时,人性善才能得到释放,但在过去,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因此,我们要清楚,在当前整个世界叙事体系被捏造的情况下,我们想要凭空建立自己的叙事体系,很难。

我们需要“先破后立”。

也就是,只有“魔法才能打败魔法”。

我们的很多理念,其实与西方宣传的自由民主本质没有区别,不必羞于谈起,我们的全过程人民民主,我们的社会治安,我们的疫情管控,这都是最基本的民权保障。

可是,就是做了这么多好事,自己人却也在这种叙事体系下很容易走向反面的不理解。

儿童通过卡尔森攻击拜登政府的方式,我有很多启发,他一直说“自由”说“民主”,这都是西方叙事体系最大的“痛点”。

一个所有手机都被监控的国家,它的“自由”是什么“自由”?

从那位自焚身亡的美国飞行员说起 -3

当这个世界礼崩乐坏的时候,人们往往都会寻找一个“解释”,有的时候是宗教,有的时候是信仰。

建立自我叙事体系的过程,也就是逐步解构对手叙事体系的过程。

这就是为什么“第二个结合”越发重要的原因,它不是虚的,它事关国家民族命运。

而这些自我叙事体系在建构的过程中,除了要抵御外部的干扰和掌控,还需要有一种“替代叙事”,也就是说,需要用各种各样的“软方式”实现,这种,要比平铺直叙效果要好得多。

很多时候,只需要稍微绕一绕,效果就完全不同。

《闯王歌》

朝求升,暮求合,近来贫汉难存活。早早开门拜闯王,管教大小都欢悦。杀牛羊,备酒浆,开了城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吃他娘,着她娘,吃着不够有闯王。不当差,不纳粮,大家快活过一场。

小孩子都传唱的歌谣,却是一个王朝覆灭的哀鸣。

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马克思主义,如果真的结合好了,把国家治理好了,老百姓安居乐业,共同富裕,然后又能达到这种传播效能,那便是席卷世界的思想风暴。

不回避问题,虽然现在还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但它就是唯一的希望。

三十年前,很多西方学者就预料到了西方叙事体系和意识形态的必然灭亡,本国的文明+吸取人类优秀价值理念才是未来,这也是为什么布林肯说中国是目前唯一一个既有重塑国际秩序意图,又有能力来做到这一点的国家的原因。

所以,我们守护的不仅仅是国家安全本身,也是人类下一个普世文明的火苗。

而这,靠的是每一个有良知、有认知的中国人。

靠的是你的因为相信,所以看见,而不是相反。

从那位自焚身亡的美国飞行员说起 -4从那位自焚身亡的美国飞行员说起 -5

西方文明的最后一战,管不住贪欲就必然衰亡

从那位自焚身亡的美国飞行员说起 -6

多极化的本质就是分离化

从那位自焚身亡的美国飞行员说起 -7

这个世界最锐利的武器,是思想

留下一个答复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