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2, 2024

【官场故事会】高育良:大汉雄风

上次高老师最后提到的“仕途场蓄力”(《高育良:程序正义》),让亮平和小艾久久不能平静。

一个周末的下午,二人再次来到高育良家中拜访。

【官场故事会】高育良:大汉雄风

侯亮平:高老师,您上次提到“当下的仕途场正在蓄力中,等待下一代人”,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高育良:老师之前不是和你约法三章了嘛,不谈时事。

钟小艾:想听。

高育良(略显无奈):既然你们想听,不如老师就给你们上一堂历史课吧。

侯亮平、钟小艾:历史课?

高育良:这堂课的名字,叫做“西汉王朝的两代军功集团”。

高育良:作为背景,我们从秦末乱世、楚汉争雄开始讲起……

(二人摆好小板凳,准备听高老师开讲)

【官场故事会】高育良:大汉雄风

高育良:亮平同学,老师先考你个问题。

高育良:你觉得西汉贾谊的《过秦论》和宋代苏洵的《六国论》,这两篇文章写得如何?

侯亮平:传世经典啊!我还能背一段呢,“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

 

高育良(关爱智障的眼神):好一个“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骗小孩呢?

(钟小艾忍不住笑出声)

高育良:这些文章属于“文学作品”的范畴,如果用来研究历史或是王朝政治,那就谬以千里了。

 

高育良:大家都知道,秦国之所以能以关中之地为基本盘席卷海内,跟商鞅变法有莫大的关系。

高育良:我们历史教科书上关于“商鞅变法”这一段洋洋洒洒讲了好多,最后学生们脑子里就剩下一个“南门立木”。

高育良:其实这场变法的精髓是……

钟小艾(抢答道):打通社会上升渠道。

高育良(赞许的看着小艾):很好。

高育良:战国末期的社会阶级是高度固化的。统兵的将领、朝中的大臣,几乎都是绵延数代的旧贵族,子承父爵那种。

侯亮平:赵括承赵奢呗。

高育良:秦国是唯一一个拥有军功晋升制度的国家。所谓“首级”,就是砍一个人头升一级的意思。

钟小艾:高老师,六国的困境是不是和晚清一样,无论被列强怎么蹂躏、无论如何改革,满族皇亲都不肯放弃权力,也不会完全放权给汉臣。

高育良:是的。

高育良:让爱新觉罗去领兵,中国人永远不是八国联军的对手;但让袁世凯去练兵,大清也就亡了。

侯亮平:载沣好难啊。

高育良:既然亮平提到了,老师就插播一句载沣。说起这大清的最后一位摄政王,还算是有一点骨气。

高育良:他曾怒斥其子溥仪投靠日本,解放后还把家产醇王府贡献给人民政府作公用,换了九十万斤小米。

侯亮平(比划着算):要是留到今天,这一栋王府得多少钱啊。

高育良:就在什刹海北边,六十亩地。

侯亮平:……

【官场故事会】高育良:大汉雄风

高育良:我们再回到楚汉之争。

高育良:在刘邦、项羽争天下的年代,中国其实已经演化成了东西两个部分。以太行山为界,以西实行郡县制,是刘邦的基本盘;以东是分封制,由项羽统辖。

高育良:所以后来有人这样讲,楚汉争雄其实是秦和六国的第二次交锋。

钟小艾:秦国又赢了,从深层次来看这是“秦制”的胜利。

高育良:对的。

高育良:中国历代大一统王朝,都是在不断汲取前朝经验基础上前行的。

高育良:讲个笑话。因为李自成是驿卒出身,后来清朝吸取明亡教训,有清一代驿卒的待遇都不错。

侯亮平:有意思。

高育良:秦是中国第一个大一统王朝,对于控制这种“军功晋级制”的副作用没有经验。

侯亮平:副作用?

高育良:任何一项制度,在解决问题的同时,也会带来问题。

高育良:在绝大多数时间里,我们的社会阶层都是趋向于固化的。而战争、军功,是最便捷、最迅速的上升渠道。

侯亮平:这我清楚。当年传令兵希特勒养好伤后听说一战结束,那是嚎啕大哭啊。

高育良:所以对于王朝的统治者来说,何时调动起大家建功立业的“血性”,何时“知止”,便是一门大学问。

(听到高老师说“调动起大家建功立业的血性”,侯亮平和钟小艾陷入深思……)

钟小艾:高老师,所以后来出现了“科举制”,是不是有一点把平民上升途径引导到“文治”层面的意思?

高育良:小艾的联想能力不错。

高育良:垓下之役后,西汉建国,以萧何、张良、韩信等为代表的西汉王朝第一代军功集团形成,可以称之为1.0。

钟小艾(自豪的说道):让人家拼命,就要有拼命的回报。

侯亮平:血酬定律?

高育良:猴崽子,懂的倒不少。对于一个新王朝来说,分封功臣是“大义”。

侯亮平:大义?

高育良:这里不妨给你们举一个现代一点的故事。

侯亮平:好呀好呀,想听现代的例子。

【官场故事会】高育良:大汉雄风

高育良:1935年红军长征进入四川冕宁后,艰险异常的大凉山百里彝区横亘在红军面前。

侯亮平: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高育良:红军在国民党重兵围堵下强渡大渡河,借道的就是大凉山彝区。

高育良:当时红军的先遣部队司令是刘伯承元帅,他与彝族首领小叶丹在彝海边相见,歃血盟誓结为兄弟。

高育良:之后小叶丹护送红军大队顺利通过百里彝区,为抢渡大渡河赢得了宝贵时间。

侯亮平:大功劳啊!

高育良:临别前,红军给了小叶丹一面旗和十条步枪,这面旗帜上写着“中国夷(彝)民红军沽鸡(果基)支队”。

高育良:红军走后,小叶丹被国民党支持的反动武装围攻,他嘱托妻子,“一定要保护好这面旗帜,将来交给红军。”

钟小艾:唉,这就是拿命风投啊,那个年代谁又能看清将来何人坐天下呢。

高育良:1950年初,二野大军平定西南,刘伯承出任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

高育良:对于曾经有大恩于红军的小叶丹,当时已经预留好了在西南军政委员会的职位。只可惜打听后才得知,小叶丹早在1942年便已牺牲。

侯亮平:后来呢?

高育良:后来小叶丹的遗孀拿着当年留下的红军旗,找到了刘伯承。

侯亮平:就是上图那面旗?

高育良:对。这就是朱元璋的“开国辅运”。

侯亮平(偷笑道):高老师,您还是忘不了高小凤和明史。

钟小艾:亮平!

【官场故事会】高育良:大汉雄风

【官场故事会】高育良:大汉雄风

高育良:不提明朝了,老师接着西汉讲。

高育良:在第一代军功集团形成七十多年后,西汉的军人武将们迎来了第二次建功立业的机会——对匈奴作战。

高育良:在这场武帝朝的大型对外军事行动中,西汉王朝形成了以卫青、霍去病等人为代表的2.0军功集团。

高育良:与匈奴一决胜负是西汉王朝的国策。从刘邦立国开始,历经吕后、文帝和景帝半个多世纪,大家都在为这条主线服务。

侯亮平:高老师,具体怎么服务法?

高育良:今天的主题是“两代军功集团”,所以这里不谈别的,只谈军功和爵位。

高育良:要给即将出现的功臣团体“卫青霍去病们”加官进爵,就要预留很多位置。

侯亮平:所以李广难封?

(高育良微笑不语)

钟小艾:所以汉武帝初期在吏治、经济管控方面……

(钟小艾后面的话声音太小,侯亮平有些听不清楚)

侯亮平:小艾你大点声啊。

钟小艾:回去看七年级历史上册。

【官场故事会】高育良:大汉雄风

【官场故事会】高育良:大汉雄风

高育良(感慨道):一个国家和民族,有时和个人一样,是靠憋着一口精神气的,所谓“十年生聚,十年教训”。

高育良:像八十年代的美国,就有一口要干垮苏联的气。

高育良:后来苏联解体了,美国人的这口气也就散了,从此走上歌舞升平和白左化的道路。

钟小艾:人性如此。

高育良:今天的中国从上到下,都憋着一口气,你们能感受到吧?

(听高育良说完这句话,钟小艾和侯亮平两人互相对视了一下,尤其是那句“从上到下”。)

【官场故事会】高育良:大汉雄风

(回家的路上)

侯亮平:小艾,高老师说的那“一口气”,究竟是啥呢?

钟小艾:就像我们家小皮球一样,让他懈怠打游戏很容易,让他勤奋学习却是难如登天。

钟小艾:懈怠是常态,想要做到不打游戏勤奋学习,才要“憋着一口气”。

侯亮平:难啊。

钟小艾:对了亮平,前些天市里发的“家庭应急物资储备建议清单”,你都准备好了吗?

侯亮平:准备这个干嘛?

钟小艾:别废话,赶紧照着去准备。

侯亮平:哦……

钟小艾:很多我们习以为常的东西,其实是处在一段特殊的历史时期中。

侯亮平:比如?

钟小艾:比如你个大头鬼!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