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0 5 月, 2024

对越自卫还击战 渡尽劫波

1990年9月3日下午2时左右,成都金牛宾馆迎来了几位特殊的客人。

他们分别是越共中央总书记阮文灵、部长会议主席杜梅和越共中央顾问范文同。

对越自卫还击战 渡尽劫波

成都金牛宾馆,馆名为邓小平所题

这是一次“秘密会晤”。

为了准备这次会谈,金牛宾馆里所有其他房客都提前几天被清空。

中方领导人在金牛宾馆1号平房迎接了越南客人。

阮文灵身着咖啡色西装,有些学者风度;杜梅身体还健壮,头发全白,穿一身蓝色西装——他俩都已年逾古稀。

而范文同因双目白内障视力极差,穿一身蓝色的干部服,像中国的老干部。

下午,会谈开始,阮文灵先作了长篇讲话。

尽管他讲了柬埔寨、边境、历史等很多很多话题,但核心思想只有一个——期待中越关系正常化。

阮文灵向中国领导人说:

“我们决心纠正过去的错误政策,决不忘恩负义,要重新恢复胡志明主席的对华政策,恢复两党两国的传统友谊。”

他还表示:

“今天,我们重来中国与你们会见,一定要恢复两党、两国的正常关系。”

会谈一直持续到晚上8时,8时半才开始晚宴。

面对诚恳的阮文灵,中国第三代领导人遵循了小平同志在实现中苏关系正常化进程中的指导思想——“结束过去,开辟未来”。

会谈的最后,中国领导人还念了鲁迅先生的两句诗:

“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阮文灵等人十分高兴。

 

对越自卫还击战 渡尽劫波

1990年成都金牛宾馆会晤

 

时间回到十一年前。

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战结束后,中越边境并未就此太平。

解放军撤军后,越南军队又相继占领了中越边境许多骑线点,并占领了老山、者阴山等地区,在中国边境频繁活动。

面对越方的挑衅,昆明军区司令员张铚秀奉命率领部队对占领云南省罗家坪大山和扣林山的越军进行攻击,先后收复这两座山头。

此后,中国方面经过精心的准备,于1984年4月发动了争夺老山和者阴山的两山战役。

经过三年的反复战斗,解放军获得战争胜利,最终收复两山地区。

在两山战役中,我方采取各大军区轮流作战的方式与越军长期交战,以达到通过实战训练部队的目的。

直到1989年,中越边境的冲突才彻底结束。

对越自卫还击战 渡尽劫波

1984年国庆大阅兵。这次受阅的部队大都是从两山前线轮战回来的精锐,有一种杀气腾腾的感觉。

在1979~1989漫长的十年边境冲突中,解放军众多新星从中涌现。

比如:

张万年  六十年代曾以广州军区作战部副部长的身份奉命赴越南溪山学习组考察学习,给越军将领留下深刻印象。对越自卫还击战期间任43军127师师长,后任中央军委副主席

傅全有  老山战役时任第一军军长,后任解放军总参谋长

廖锡龙  者阴山战役时担任主攻师11军31师师长,后任成都军区司令员、总后勤部部长

李作成  对越自卫还击战“战斗英雄”,现任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

张又侠  对越自卫还击战期间任14军40师118团连长,现任中央军委副主席

另还有刘粤军、常万全、赵宗岐等多人,也都是参与过中越边境战争的。

自四五十年代的战争岁月结束之后,解放军又一次培育了大批有实战经验的高级军事将领。

对越自卫还击战 渡尽劫波

1977年9月,43军127师师长张万年为战士作刺杀示范

 

话题再来到越南。

1986年,黎笋以79岁的高龄病逝在越共总书记任上。

黎笋去世三个月后,越共六大在河内召开。

越南的三位建国元老长征、范文同和黎德寿集体引退,并推举此前被打倒的阮文灵出任新的总书记。

当时越南作为“社会主义阵营”的一员,和苏联、东欧一样陷入了经济发展的瓶颈。

价格闯关失败、经济改革十年停滞不前、干部老龄化严重……

越南虽然在1975年完成了统一,但大家却普遍认为,“过去的十年是一场灾难”。

在这种形势下,曾任胡志明市市委书记的阮文灵被推举了出来。

阮文灵与中国渊源深厚。

早在六十年代越南抗美战争时期,时任越共南方局书记的阮文灵就曾化名“十菊”多次秘密访华,商谈中国援越问题。

我方领导人对其赞赏有加,曾判断他将是越南很有希望的接班人。

对越自卫还击战 渡尽劫波

读报的阮文灵。阮文灵任上开始施行“革新开发”,故被称作“越南邓小平”

南北越统一后,阮文灵出任胡志明市市委书记。

他在执政胡志明市期间,曾强推“社会主义改造”,使西贡这座“东方小巴黎”陷入经济发展困境。

事后,阮文灵认识到计划经济体制弊病,强烈反思了经济发展的指导思想问题,开始在胡志明市搞市场化改革。

然而此举却被河内定性为“为发展资本主义开绿灯”,阮文灵遂被打成越南的“走资派”,遭到罢免。

黎笋去世后,政治上相对亲华的长征接任总书记。

阮文灵借机力邀长征赴胡志明市考察,获得后者认可。

随后,阮文灵以总书记的身份亮相1986年的越共六大。

他向越南人民公开道歉,并以“私有化改革、开放市场、法治建设”三板斧为核心拉开了“革新开放”的大幕。

1986年,也就成为越南的“改革开放元年”。

对越自卫还击战 渡尽劫波

胡志明市天主教堂

越南“革新开放”启动的年代,正是社会主义阵营江河日下的时期。

眼看着大哥苏联一步步没落,东欧各国风起云涌,越南对革新充满着急迫感。

不同于这一时期戈尔巴乔夫和东欧各国把改革之手深入政治领域,越南改革方案非常简单——照抄中国。

为此,越南开始在外交领域向中国靠拢,主动改善对华关系。

在本篇开头的“成都密谈”结束一年多后,1991年11月,越共总书记杜梅和部长会议主席武文杰正式访华。

中越两国领导人发表联合公报,宣布中越关系实现正常化,结束了长达十三年之久的两国敌对状态。

从中国的角度,由于八十年代末中国与西方的关系陷入冰点,也有打开外交局面的强烈需求。

就这样,曾经反目的社会主义兄弟又一次坐到一起。越南开始“摸着中国过河”,进一步推动国内的改革开放。

1991年,越南社会科学院出版了一本《在改革道路上的中国》,序言是这么写的:

“近些年来,我国研究家们的一个头等重要的研究对象,就是当代中国及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结构和对外政策的演变。”

此后的二十多年里,越南几乎是重复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历程——

对美关系正常化,加入WTO,接收制造业转移,Made in Vietnam……

 

对越自卫还击战 渡尽劫波

克林顿访问越南

2000年,克林顿成为越战结束后首位访问越南的美国总统。

在河内大学的演讲中,克林顿称,“美国人现在把越南视为一个国家,而不是一场战争”。

场馆外的河内大学生也很默契,拉起了“忘记过去,面向未来”的标语。

六年后,在日内瓦第12轮入世谈判上,越南凭借最后一晚的通宵夜谈拿下入世资格。

像极了中美入世谈判时上演的剧本。

对越自卫还击战 渡尽劫波

回顾几十年的恩怨情仇,某种意义上来说,越南是曾经社会主义大家庭成员中转型最像中国的那个。

其乐融融大家庭,风雨来时各自飞。

渡尽劫波后,却发现当初的兄弟们早已不再。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