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5 5 月, 2024

外债交给大炮,内债交给时间

大家好,我是创始人万叔。

今天见了两拨人,一个是城投的潜在客户,因为化债,想找咨询公司帮忙。

一个是传统业务的老板,想做IP反哺业务,希望学流量打法。

以下是正文。

 -1

跟城投聊完,发现国内隐形债务的压力,比想象中的还要小。

之前在《一印解千愁》里面预测过,城投债60多万亿,看起来吓死人,实际上内债不是债,几乎不用担心。

 -2

甚至万叔还高估了化债的压力。

本以为可能会通过QE的方式,定向放水,央妈买单,让部分行业、地区承压,解决债务问题。

但实际上都没用到这招,只是用了一个小小的特殊再融资债券,就初步解决了问题。

说人话解释一下,什么是特殊再融资债券。

按道理,平台公司借债,分两种,一般债和专项债。

 -3

借了钱,做了项目,有收益,靠收益还本付息,或者至少还息,让银行好借好还,再借不难。

那为啥会还不上?

因为为了搞到钱,很多地方扭曲了。

比如你借了钱投资,说好10%的年利息,有些人为了把钱拿到手,说30%的利息,而且头半年按月付。

贩s毒才能做到这么高的收益,一般业务肯定是不行了。

所以大概率,搞了半年一年的,你投的这笔钱就没了。

你期望人的利润,人看着你的本金。

 -4

上面说的这还是简单版本。

大资金根本不和你玩这点小套路。

比如恒太的2万亿,怎么欠出来的?

每个项目,每次交底,都有普华永道这类顶级审计,保证合法合规。

 -5

每花出去的一笔钱,必然都有发票,来龙去脉清清楚楚。

每次招投标,都是三方比价,优中选优。

每次投资,都有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盖章论证。

但经营嘛,总是有风险的,笔记房地产行业利润也低,只有几个点。

所以情况稍稍有些变化,经营不善,就造成了亏损,这些都是经营风险,没有办法的事。

那钱哪去了?

公众号文章里没法跟你说。

如果有机会见面,万叔跟你说说21世纪的72变,比任何魔术都精彩。

总而言之,就是项目产生的收益,无法偿还债务的利息,导致过不下去了。

怎么办?只能找中央帮忙。

体制内可不兴那种,一鲸落万物生的玩法。

你理解一下,就像你家孩子不小心打碎了人家车玻璃,你一边骂骂咧咧的拉着孩子去道歉,吼着说要他留下来洗车赔钱。

一边跟对方赔不是,问多少钱帮孩子出了。

崽卖爷田倒是心不疼,但爷心疼。

所以15、16年那会,国资委就定了标准,严防国有资产流失。

这可是达摩克利斯之剑,要蹲号子的。

那怎么办呢?又不让卖,又还不起,那就赖着算了?

这就是不少媒体担忧,说城投债要爆雷的来源。

 -6

这都是不懂ZZ。

如果一个地方债务爆雷了,借不到钱了,城市失信了,在现在这种环境下,怎么发展?

能兜住还是要尽量兜住。

这里中央又显示出了智慧。

不是帮你还上下不为例,而是告诉你,我只是帮你垫一垫,过过桥,未来还得你来还。

 

 -7

这次的特殊再融资债券,主要是降利息、展期,同时把隐性债务替换成显性。

但这套路又深了。

地方班子,5年一届,过好这5年,后面再说。

万叔在一个西部省份,为一个市级平台做战略规划的时候,印象很深刻,一个子公司的领导喝酒以后,搂着万叔说,

万总,我这钱借过来,帮助了集团缓解流动性危机,集团应该奖励我啊!而且15年期啊!那个时候,我们都退休了!我还管那个时候?

现在是央妈跟地方孩子的博弈。

你放任吧,他就死给你看。

你管吧,他下次还这样。

所以35号文的指导意见是,不会赚钱的孩子,以后就不要投资了,不给你发债的机会了。

甚至那一堆的平台,都给你合并掉,精减人员,好好做牛马,把现在的钱还上。

短期有困难的,妈帮你垫一垫,但还得你自己还。

会赚钱的沿海的孩子,三大工程可以继续发债,以后赚钱就靠你们了。

也是寄希望于后来人,会更有智慧,更能解决问题。

 -8

所以,明白了吗?

人民币所到之处,欠的钱,都算是内债。

内债不是债,都是自己人,缓一缓,少点利息,都可以谈。

而非人民币所到之处呢?

那就是外债了,外债可不兴你不还或者印钞还啊。

当年一战结束后,英法向德国索赔1320亿马克,每年偿还20亿,不够的就拿关税和政府税收来抵扣。

 -9

这就直接让德国经济崩溃,间接促成了二战小胡子的上台。

想让人还,得靠打。

 

想不还,也得靠打。

所以按照这个情况,这次美元气势汹汹做空亚洲,隔壁的霓虹国,大概率又要成血包。

而我们,因为痛定思痛,强军建设,猥琐发育,这次不仅不会被点炮,反而还可以守在餐桌旁,一起分享这次盛宴。

 -10

留下一个答复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