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0月 2, 2023

美元潮汐收割将至,谁在裸泳?谁将生还?

在上一篇文章《美元加息即将来临,亚洲金融危机是否会重演?》中,我们从受害者的角度出发,回顾了二十五年前的那场亚洲金融风暴是如何席卷东南亚各国财富的。

今天,让我们把目光投向美国,投向这个始作俑者。当美国再次挥动加息的镰刀,我们该如何自处?谁又会在这一轮美元潮汐中跌倒?

美元潮汐收割将至,谁在裸泳?谁将生还?

事情要从俄乌冲突说起。

美国在俄乌危机上的拱火的确是一招妙棋,因为放眼全球,可供美国收割的“菜地”不多了。

1997年发生亚洲金融危机后,日韩的经济被美国大幅渗透,尤其是韩国,国家的核心企业被美国大幅持股,韩国人每年辛辛苦苦所挣利润要大量地上缴华尔街,再怎么收割也无非是左手换右手。

而东南亚等国呢?本来有可能痊愈,在跨国企业的投资下再次“茁壮成长”,但是,成功抵御危机的中国顺利接棒产业转移,尤其是2001年加入WTO后,中国在成为“世界工厂”的道路上一骑绝尘,东南亚如今早已是割无可割,没什么油水了。

日韩,东南亚,中国,欧洲四个选项,前两者被排除,那么只有中国和欧洲有这个体量可以给美国买单。

对于中国,我们在后面详细再表,先说欧洲。

欧洲为什么是好的可选项?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它的体量足够大。

2020年,中国GDP14.72万亿元美元,而欧盟为15.29万亿,论体量欧盟是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21年我国会超越)。

抛开体量看经济结构,欧盟也拥有着大量中高端制造业,优质资产十分丰厚;更何况欧洲是除开美国外的全球另一资本中心,资本流动性也很充裕,欧洲一旦有变会有海量的资本外溢。

值得一提的是,欧盟自己也是有竞争野心的。

就在今年2月8日,欧盟出台《欧盟芯片法案》,宣布450亿欧元芯片投资计划。仅仅在4天前,美国众议院刚刚通过《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其中就包括向芯片行业投资520亿美元。

450亿欧元 VS 520亿美元,刚在高端产业上按住中国一头,你小子不安分了?

除此之外,欧盟还将举债8000亿欧元开发风能,还有大量的财政补贴直接给与新能源汽车。

错失了互联网时代的欧盟,在芯片和新能源产业上的对垒之心也昭然若揭。而这两片领土,都是美国的新动能。

欧美看似一体,但当欧洲真的会威胁到美国的时候,美国人的刀子是又快又狠。

二战结束后,美苏共同肢解了英法的殖民体系;1999年,欧元一面世,当年科索沃危机就爆发,北约空袭南斯拉夫,打得欧元大幅贬值,资本外流。

美元潮汐收割将至,谁在裸泳?谁将生还?

不管怎么看,这次美国要想度过难关,都不得不对欧洲“友人”下手:借汝头一用,以安民心!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而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这次战事又发生在欧洲的边缘地带。

美元潮汐收割将至,谁在裸泳?谁将生还?

美国在地缘上这么一拱火:

第一层,树立了美欧共同的敌人,让俄罗斯和欧洲在地缘上更加撕裂,让美欧的“表面友情”似乎得到了加强;

第二层,制造了欧盟的不确定性,当战火直接燃烧在欧洲大陆上,那么欧洲的资本往美国跑就是板上钉钉的事,让欧洲在表面友情的面子下有苦说不出;

第三层,乌克兰作为重要的粮食出口国,俄罗斯作为重要的能源出口国,两国交战会直接推高能源和粮食价格;而美国恰恰又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粮食出口国和石油输出国,大宗商品的涨价直接让美国收益。而原材料的涨价对我们则极不利,将会带来很大的输入型通胀压力。

第四层,则是一个更为深远影响,从西欧到东欧再到俄罗斯,对应着技术/资本-高素质劳动力-能源/资源,本来地缘上紧密联系的三方在产业上也十分互补,现在东欧的乌克兰和俄罗斯发生战争,西边的欧盟又必须站出来制裁俄罗斯,结果就是欧亚大陆变得更加破碎,进一步地经济整合也变得遥遥无期。

间接的,我们的“一带一路”也会受到影响,不愧是继承了大英衣钵的美利坚!

“欧盟跌倒,美爹吃饱”正逐步变成现实。美元近来的强势与欧元不停的贬值正昭示着变化。

美元潮汐收割将至,谁在裸泳?谁将生还?

欧元兑美元的日K线

美国自身的加息配合在核心区域制造“地缘冲突”,最终促进美元回流,这是美国的惯用手法。

地缘冲突最大的作用就是制造不确定性,而大资本从来都是追求确定性的,确定的收益永远都是最好的收益,加息后的美国正好是一个拥有很不错确定性收益的去处,颇有一点“围三阙一”的智慧。

相比之下,美国在东南亚的收割手段就简单得多,为什么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不需要制造地缘冲突?

一方面是因为彼时日韩缺乏独立自主性,两国皆有美国驻军,很多事情“按头签字”即可;另一方面,美国在全球推行“华盛顿共识”,大量国家在搞金融自由化,资本在国与国之间的流动十分顺畅,因此通过一些金融手段配合加息即可促使美元回流。

当这套把戏多玩几次,并且要收割的对象是五常级别的,那自然需要下更大的血本。

欧盟本来也是有几张大牌可供上桌博弈的。

在能源上,已经卸任的默克尔为欧盟留下了基本完工的北溪二号,这条管道一通,可满足欧盟国家约四分之一的天然气需求,俄欧的进一步整合也将实现。

在经贸投资上,还是默克尔,在美国换届前带领欧盟与中国谈妥《中欧投资协定》,这是迄今为止我们对外开放程度最高、市场准入门槛最低的经贸协定,只等欧盟批准生效。

可偏偏,就是这临门一脚,为了附和美国,欧盟因为子虚乌有的“人权”和“新疆问题”,取消了中欧投资协定的审议;明明是美国在自己卧榻旁煽风点火,德国为了和“民主世界”站在一起,又暂停北溪二号的批准程序。

美国藏着掖着,自己就出了对3,欧盟怎么就直接跟2呢?

这些做法有多冒失呢?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中美还在用键盘在网上对骂,欧盟直接变卖家产坐车去找中俄的麻烦。此时美国做了什么?就在微信上发了一条信息:好兄弟,我支持你!

美元潮汐收割将至,谁在裸泳?谁将生还?

只能说欧盟的政治精英和民意被美国渗透的太厉害了,这下让欧盟在事实上与中俄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对立。

欧盟可能盘算着自己当美国的马仔,推倒中国后美国吃肉,自己开开心心地跟在后面喝口汤。但如果美国收割不了中国,欧洲有没有想过,自己就可能变成美国嘴里的那块肉?

 

中俄背靠背了,急需有人献祭的美国和欧盟会是背靠背还是背刺?

美元潮汐收割将至,谁在裸泳?谁将生还?

尽管在俄乌冲突中,我们仿佛置身事外,那我们在这次美元周期里,又会怎样呢?

 

首先先给一个肯定的答案:我们作为防守方和美元的持有方,必然会受到明显的冲击。

美元是世界货币,这就决定了使用美元的国家一定会受到影响。在过去大部分的时间里,手持美元都同于手持财富,持有美元仿佛和持有贵金属一般。

但其实这很危险,因为贵金属是自然界产生的,而以美元为财富标志实际上是以别国的非主权货币为财富,更直白点说,是以别国印的纸为财富,这在过去人类历史上十分罕见,这从侧面也可见美国到底有多强大。

我们中国人辛辛苦苦生产几十亿件衬衫,换回来的却是一堆纸;要是我们手中的纸再能换回我们想要的商品,那这张纸也就完成了货币的流通职能。

但很可惜,我们历来既被限制购买技术也被限制购买尖端科技商品。

那我们的纸就去购买矿产、购买资源。但悲剧的是,出产矿产资源的小国们都很容易被渗透,当我们支付外汇购买资源后,该国一旦政权更迭,我们很多的投资就打了水漂。这不是挣多挣少的问题,这很有可能本金都没了。

这时美国向我们招手,来买我的国债吧,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每年还有利息,还有比这更好的出路吗?没有了,我们没得选。

你的居民要是不想买美债,还可以投资美股,投资房地产,甚至买球队,但就是不让你投资搞产业。

我们以实物去交易,换回来的却是纸,这张纸的发行不受我们控制,这张纸购买的金融资产价格不受我们控制,当美国加息缩表,制造流动性波动,所有金融属性强、生产属性弱的资产均会受到强影响,我们的财富怎能不受到波及?

这是财富层面,另一方面再看流动性。一旦全球实现美元回流,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流动性缩紧。

流动性少了不是说市场上彻底没钱了,而是在一个有长期资金有短期资金的市场上,中短期资金的持续流出会形成下跌的趋势。正如前面所分析的,所有金融属性强的资产均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

但好在,我们从未全面放开金融,也一直未实行资本的完全自由流动,我们尽可能在保证金融主权的完整,因此,像东南亚国家那样快速、集中且大规模的资本外流是不会发生的,这是我们为自己保留的第一块安全垫。

但我们仍然要留意资本的外流。美元加息,中短期的资金外流不可避免,他们造成的资产波动会更明显的让普通人感受到。

因此,我们能做的是吸引长期资金来华投资,不论是实体还是虚拟经济,这股资金普通人感受不到,但在长期却能帮助我们改善整体经济环境。

“短出”靠的是美国的硬实力,而“长进”则靠的是我们自身的吸引力。

小国在大国博弈中只能跟随,但大国间的博弈永远是要先看自己的。“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

美国虽然掌握货币霸权,但我们也掌握着冠绝全球的实物产能,和庞大的内循环市场,这个内循环既包括国内也包括RCEP地区,这就是我们最大的底气和吸引力。

这就是为什么,在舆论上挑拨离间中日、中韩关系如此的重要。详见《挑拨中韩关系:拜登的舆论战已经开打好一阵了》、《从日本外务省公布“汉奸”名单说起》。

同时,2020年,我国外债负债率(外债余额与GDP之比)为16.3%,短期外债与外汇储备的比例为40.9%,均远在国际公认安全线下,即便加息引起债务风险,那也是可控的。

现在还有一个较大的变数,如果欧洲资本回流不及预期,那美国有没有可能在我们的周边制造地缘热点呢? 

 

完全是有可能的。就在最近,欧元兑人民币汇率自2015年以来首度跌破7关口,美国不再是“围三阙一”的“一”,资本有了更多的选择。

美元潮汐收割将至,谁在裸泳?谁将生还?

欧元兑人民币的K线如果真要打地缘牌,台海和朝鲜半岛就绕不过去。

而最有可能引发热战的则是台海地区。

中国名义GDP超越美国可能就在近5、6年发生,三艘航母战斗群形成战斗力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了,台湾作为可打之牌的时间,越来越短,与其最后成为一张废牌,有没有可能提前使用以利益最大化呢?

为此,美国这两年在台海一路挑衅,不断切香肠,就是希望中国有所动作。可我们没中计,战略定力让我们惊险化解美国的圈套。

也因此,中国的智慧和手腕,被民主党遥控的喉舌在网上污蔑为“畏缩”、“懦弱”,请大家一定要和中央保持一致,对这种杂音保持警惕。

台湾一定会回归,但没必要在世界经济下行、大家都渴望有人跌倒的时候去办这件事。我们没必要直接上场搏杀,等潮汐结束直接去吃肉不好吗?

美国两次世界大战,可都是等着大家打的元气大伤了再出手的。

总之,当加息来临,通胀来袭,我们要保证经济不失速,才有转圜的空间;而活下去,才有机会吃肉。

国家如此,个人亦如此。未来个人在生活中要妥善考虑自己现金流的承压能力,也要谨慎对待金融市场的“跌跌不休”和抄底,手握现金,才更可能吃到肉。

 

3月份,美国加息,一场新的历史大剧正在拉开大幕。

活到最后的人,才能见到剧目的终章。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