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28, 2024

2021消失的车企

2021消失的车企

作者 | 东关大先生

出品 | 电动公会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用这番话来形容2021年汽车企业的兴衰变化一点也不为过。

过去的一年,整个汽车行业都面临重大考验,疫情肆虐之下,缺芯缺电、资金短缺、产能不足、新能源补贴退潮等因素叠加,让众多车企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发展陷入了停摆状态,其中不乏一些曾经辉煌过的车企,如今也逐渐消失在时代发展的洪流之中。

接下来,让我们来看一下,2021年国内消亡的汽车企业有哪些?

01  宝沃汽车

2021年12月9日晚间,宝沃汽车发布公告称,公司相关资产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查封,涉及账面财产价值22.09亿元。据悉,此次宝沃相关资产被查封,是因其无力偿还供应商等债权人欠款,34家相关债权人联合申请将北京宝沃相关资产查封,涉案金额约12356.5万元。

公告显示,宝沃汽车本次被查封的财产,涉及机器设备、运输设备、在建工程、存货等,查封期限暂不明确。截至目前,宝沃汽车已经被35次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金额高达1.6亿元;开庭公告达79起,法律诉讼案件达102起。

2021消失的车企

相比其他品牌,宝沃汽车在中国的知名度并不高,主要原因是品牌销量低迷。为了实现宝沃汽车进入高端市场的计划,北汽福田一直以德国血统的品牌来打造宝沃汽车的营销,重金投入,甚至喊出了“德系四强BBBA(奔驰、宝马、宝沃、奥迪)的口号。

不过,国内消费者似乎并不买单。2016年至2018年期间,宝沃汽车销量持续下滑,三年共亏损40.14 亿元,成为母公司北汽福田的巨大负担。

面对多年来持续亏损,北汽福田无奈选择出售宝沃以求自保。2019 年 3 月 18 日,新三板公司神州优车公告称,神州优车以 41.09 亿元拿到了北京宝沃汽车有限公司 67% 股权。神州优车也成为了百年宝沃的新主人。

如今,伴随着 “神州系”的崩塌,宝沃汽车的正常运转也难以为继。据了解,当前由于订单不足,宝沃汽车工厂已经停产数月,车间外停放着大量库存车。我们查了一下,在北京地区,宝沃汽车仅剩4家门店,仅有一家门店尚在正常营业销售,基本处于名存实亡的状态。

02 奇点汽车

2021年6月,一则奇点汽车创始人兼CEO沈海寅被法院限制高消费的消息,让这家并不出名的造车新势力上了回头条。

2021消失的车企

作为最早一批的造车新势力之一,奇点汽车创立于2014年,与蔚来小鹏差不多时间诞生,也曾被大众寄予过无限厚望。但从2018年末开始,奇点汽车便被曝出存在资金短缺的问题。彼时有报道称,奇点汽车拖欠了员工三个月工资,甚至出现向员工借贷、分期付工资的行为。

尽管后来新的融资到位,拖欠的工资补上了,但是在此之后,奇点汽车资金链紧张等负面消息就频出。除了沈海寅被“限高”外,奇点汽车还在今年5月中旬被强制执行,执行标的金额为766.35万元,另外,公司和沈海寅还分别有514.19万元、2075万元股权被冻结。

受制于资金短缺以及其他各方因素,奇点汽车整车项目目前处于停滞状态,何时能够重启尚未可知。

03  赛麟汽车

2021年7月2日,江苏省如皋经济开发区管委会通报显示,江苏赛麟董事长王晓麟等人因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挪用巨额资金等问题,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随后,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被查封。

2021消失的车企

在早期宣传中,赛麟品牌是以美国超跑开创者的姿态进入中国,后来赛麟落地江苏如皋,声称:今后赛麟将在中国开创一个属于世界的超跑“新物种”,即人人都能拥有的超跑、超跑型SUV和超跑型轿车。

然而事实是,这个神奇的品牌至今仅卖了9部车,竟然涉嫌骗走几十亿人民币,董事长王晓麟藏身美国,拒不回国……

对于很多车迷朋友来说,赛麟品牌也可谓当代美国超跑的代表,但王总裁利用“情怀”在国内搞了一个“老年代步车”迈迈来糊弄消费者,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赛麟的失败是必然的,不仅伤害了企业员工、投资方的信任,也伤透了各车迷们的心。

04 前途汽车

2021年6月,前途汽车宣布破产。此后有媒体报道,前途汽车员工都躺在大厅里讨薪,董事长陆群也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2021消失的车企

成立于2016年的前途汽车,是当时新势力造车大局中最耀眼的一个。前途汽车的做法与其他新势力车企不同,它从“超跑”入手。

2018年8月8日,前途汽车首款纯电动跑车前途K50正式上市,售价高达75.43万元,可以说是当时国内造车新势力售价最昂贵的汽车。

市场定位和定价太高,注定无法走量,此外品牌影响力不高,目标人群太小,没有良好的资金回笼,后续就会难以持续发展,不可避免的要被市场淘汰。数据显示,上市后K50累计销量不足200辆。

2020年10月,前途汽车被曝出位于北京三里屯的全国首家门店已经撤出,同时位于金港汽车公园的交付中心也已经人去楼空。而产品层面,目前前途汽车没有在售车型,旗下车型均已停产。

前途k50这款车也直接断送了前途汽车的发展前途。

05 拜腾汽车

烧光84亿却未造出一台量产车,拜腾终于挺不住。2021年7月13日,拜腾汽车的经营主体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被申请破产,申请人为上海华讯网络系统有限公司。

2021消失的车企

早在2020年4月,拜腾汽车便被曝出拖欠员工工资、工厂停工、拖欠一汽夏利巨额款项等负面新闻,从那时起,拜腾资金链断裂的窘境逐渐暴露,挣扎一年多时间后,终究是未能“活出第二世”。

企查查风险信息上显示,目前拜腾汽车仍有13 条失信信息和23 条被执行人信息未被处理。

06 领途汽车

2021年1月,领途汽车正式公布重整计划草案,多家上市公司或子公司牵涉其中。如果按照该《草案》执行,那多家债权公司还拿不回三分之一的债权,这意味着所涉公司或将渐次开启坏账计提。

2021消失的车企

领途汽车的前身,是以生产低速电动车为主业的河北御捷车业,成立于2009年。河北御捷车业是一家颇具实力的造车企业,其在低速电动车领域有着不俗的表现,曾连续5年取得行业第一的成绩,而且累计汽车销量超过了30万辆。

从2019年7月开始,领途便陷入迷途,销量下滑,资金困难,员工放假,工厂半停工,并于2020年走上破产重组道路。

07 博郡汽车

2021年12月27日,一则博郡汽车破产重整消息让这家曾经风光无限的造车新势力再次站到“聚光灯”下,要知道当初博郡可是唯一与与国企一汽夏利合资的造车新势力。此次的申请人是南京盛世扬子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资基金,同时也是博郡汽车第6大股东,持股比例为5.2%。

2021消失的车企

博郡汽车成立于2016年12月,虽然入局较晚,但其前身为美国先进车辆技术有限公司和上海思致汽车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从事底盘设计和整车性能开发服务,技术方面并不弱后。

博郡的崩塌与其多地投资建厂的耗费大量的资金有直接关系。尽管博郡汽车曾宣称经历了6轮融资,但是资金到位情况一直讳莫如深。

从2020年3月开始,博郡汽车就陆续被爆欠薪、高管离职、深陷各类诉讼等消息,因此最终走向灭亡的这一步倒也在意料之中。

08 长江汽车

2021年1月14日,杭州市余杭区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本院根据北京紫荆聚龙科技投资有限公司的申请裁定对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进行破产重整。

2021消失的车企

长江汽车的前身是1996年挂牌的杭州长江客车有限公司,由于经营不善濒临破产。2013年,五龙电动车(集团)有限公司,注资重组该公司,并将其更名为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2016年4月,国家发改委发布文件,长江汽车成为国内最早一批获得批文的新能源车企。2017年12月,成为国内第五家获得“双资质”的新能源乘用车车企。

然而,手握宝贵的“双资质”,长江汽车在国内乘用车、商用车领域,却都没有足够好的市场表现。客车年销量仅有千余辆,乘用车则是“毫无动静”。到了2018年下半年,随着国家补贴退坡,市场需求下滑,便开始出现资金流动性紧张的问题。

2021年上半年,长江汽车的许多员工在政府网站上发布消息称,他们被拖欠了几个月的工资。一时之间,长江汽车拖欠工资、停工停产的谣言不断传出。就连此前想收购长江汽车股份的UCAR中国也转向了宝沃汽车,这让长江汽车的发展前景更加不容乐观。

由于长江汽车在破产前已经长期停业,长江汽车请求政府在员工债权中垫付部分工资,但垫付的金额和时间将由政府决定。

09 猎豹汽车

2021年4月30日,猎豹汽车在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审查。

猎豹汽车母公司长丰集团始建于1950年。1984年,长丰从军工产品转向开发旅行车、轻型越野车等民用产品,并于1995年引进了三菱帕杰罗汽车技术。猎豹汽车头戴“军工品质”“中国越野车之王” 的桂冠,推出了黑金刚、CS10等众多经典车型,并于2005年成为了国内第一大SUV汽车制造商。

随着市场竞争加剧,猎豹汽车销量持续走下坡路,品牌被边缘化。数据显示,猎豹汽车2020年累计销量仅为1043辆。猎豹汽车的经营也越发困难,相继被曝出经销商维权、配件断供、售后服务热线停机等负面信息。猎豹汽车的长沙工厂也被吉利托管,为吉利生产新能源汽车。

猎豹汽车的发展时间并不短,在中国汽车发展史上更是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其在技术、产品等方面没有质的突破,如今旗下无一款车型符合国六标准,最终被时代抛弃。

10 一汽马自达

2021年8月30日,一汽马自达在官方微博上发了最后一条微博,宣布了一汽马自达与长安马自达的业务将会合并,未来,马自达在中国仅有长安马自达一家合资公司。

2021消失的车企

公开资料显示,2003年一汽轿车通过技术合作的方式引入马自达6轿车在一汽轿车长春工厂投产。由于多年未导入全新车型,自身经营状况又每况日下,一汽马自达自2017年开始,其销量便开始逐年下滑。2020年,一汽马自达全年销量已下滑至7.98万辆。

去年4月,一汽马自达、马自达、长安汽车被曝正在展开谈判,三方计划将一汽马自达正在开展的马自达品牌相关业务合并至长安马自达。同年8月24日,长安汽车、马自达汽车、中国一汽就长安马自达增资项目发布联合声明。内容显示,(新)长安马自达将变更为由三方共同出资的合资企业,长安马自达、马自达、中国一汽持股比例分别为47.5%、47.5%和5%。

11 华晨中华

这是一个让人感到惋惜的一个品牌,华晨中华能走到今天,时也,命也,运也。

2021年6月,华晨集团原董事长祁玉民被逮捕。同月,沈铁东取代阎秉哲担任华晨集团新任党委书记、董事长。8月底,宝马中国宣布以16.33亿元收购“华晨中华”汽车品牌。一旦收购成功,意味着华晨整体破产重整已不可能,集团剩余资产也将被拆分出售,无法发挥整体重整的价值。

华晨中华在很多企业历史性的节点都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到最后过度依赖华晨宝马,自身在技术研发方面止步不前,没有任何突破,能走到今天也是咎由自取,可惜了“中华”这么好的一个名牌。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对于中国汽车来说,华晨的教训当引以为戒。

12 华晨雷诺金杯

2021年最后一家破产的车企,是华晨雷诺金杯!12月30日,成立仅四年的华晨雷诺金杯新增破产申请信息,案号为(2021)辽01破申24号,申请人为华晨雷诺金杯,经办法院为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2021消失的车企

华晨雷诺成立于2017年12月,当时华晨以1元价格将华晨金杯49%股权转让给雷诺集团。 可华晨雷诺金杯的研发和推广速度过于迟缓,产品节奏跟不上,技术研发没有新突破,导致最终被市场抛弃。

事实上,华晨雷诺的破产早有预兆。2020年7月,华晨雷诺发布转型计划,鼓励有意愿的员工创业,给员工提供技能培训及就业辅导,帮助员工制定新职业发展规划,在组织内部及外部寻求新发展机会。同时,公司还将提供灵活的退休和补偿政策。这波操作被内部员工解读为“变相劝退”“变相裁员”。

2021年12月,据华晨雷诺金杯员工曝料,公司在12月20日开会宣布:从即日起工资暂停发放,各种保险及公积金暂停缴纳(只交医保)……不仅如此,华晨雷诺金杯当前共涉及730起法律诉讼,涉案金额高达1.52亿元;共计列为被执行人102次,被执行总金额1.4亿元。

从大刀阔斧地接手,到默默无闻地破产,华晨雷诺金杯的结局令人唏嘘。

写在后面:

大浪淘沙,优胜劣汰,这是亘古不变的自然法则。2021年对于边缘车企来说无比艰难,虽然它们大多数都经历了破产浪潮,但还有一些找到了生机、焕发活力。

这一年,众泰汽车在经历了多次被预重整投资人放鸽子的情况,最终迎来了白衣骑士——深商控股;力帆在被吉利重组之后,新能源汽车销售业务在当年9月重启;消停了两年的国产电动超跑布道者前途汽车年末突然蹦出来告诉大家“我还没死”,并推出了新车型;重庆北汽银翔汽车、重庆比速汽车两家走上重整道路。

不断有新品牌加入,也就不断有老品牌“黯然退出”。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车企虽然仍在砥砺前行,但却已经发生了“质变”,再也不复当初模样。

2001年的冬天,任正非写下了一篇被传为经典的文章《北国之春》,文章里说到,冬天总会过去,春天一定来到。我们趁着冬天,养精蓄锐,加强内部改造,定会迎来残雪消融,溪流淙淙。

二十年后的2021年,很多汽车企业与当年的华为一样,在暴风雪里过寒冬,但它们中的大多数没能等到春天的来临。

— END —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