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2, 2024

应开始考虑建设以隔离为唯一功能的岛礁和城市

随着疫情在我国逐步又出现了卷土重来的趋势,我觉得我们应该把一项非常重要的东西拿到台面上来做评估和考量。

最近一年来,我国多个城市爆发的疫情有很大一部分是在对境外入境者的隔离管控方面出现相关漏洞从而导致了相关城市疫情的蔓延和扩散。

应开始考虑建设以隔离为唯一功能的岛礁和城市

 

我一直觉得很严重的一个隐患就是,有入境航班的很多城市都是该地区的中枢枢纽或者是省会城市,例如郑州,武汉等,又或者是一线城市,例如广州,上海,深圳等。

往往这样的城市才会有大量的国际航班抵达,也只有这样的城市有能力对大量的入境人员进行隔离。

但问题就在于,这些有能力去对入境者进行隔离的城市,往往又是人口非常稠密,交通极其发达,商业影响范围非常大的城市。

任何一个这种超大型的城市因为出现疫情而导致的停摆,对我们的经济来说都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打击。

而且这种大城市影响波及的人口和范围都非常的巨大,给大量的民众造成了生活的不便,也耗费了大量的财政资源用于隔离和检测。

在Omicron这种代际传播非常短,感染能力非常强的变种之下,这绝对是一个非常大的隐患。

一线的城市不能无休止地承担这种可能的风险,也不应该去承担这种隔离的职能,一旦出问题,代价太大了。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在疫情看不到头的情况之下去考虑一件重要的事情,即在一些人口稀少,地处偏远的地方重新建立一些新的城市,这种城市它存在的唯一一个功能就是对所有的入境者进行隔离。

这种城市不需要常规的生活设施,不需要教育,常规的医疗等等的基础设施,它们的存在的唯一意义就相当于一座超大型的方舱对所有有风险的人进行排查,去替我们现在的一线城市来承担任何可能的风险。

我觉得可以参照划分战区的方法,在不同的区域划定统一的入境城市。

对于东南亚方向的入境者,适合在南海方向上重新吹填出一座新的岛礁或者利用已有的岛礁进行扩建。

应开始考虑建设以隔离为唯一功能的岛礁和城市

对于美国、日本等方向的入境者,则在东海方向吹填出专用的岛礁。

应开始考虑建设以隔离为唯一功能的岛礁和城市

而欧洲,中东,南亚方向,则可以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选一座人口稀少的县城,例如且末,去进行扩建。

应开始考虑建设以隔离为唯一功能的岛礁和城市

像且末这种县城,不管是走哪个方向,要想出到最近的一个大城市,都非常困难,但是又有铁路、高速公路和机场可以用于物流补给。

而且且末县有车尔臣河、喀拉米然河、莫勒切河、米特河、江格萨依河、塔什萨依河、江格萨依河等8条河流,年总径流量18亿立方米。其中,车尔臣河年平均径流量为5.6亿立方,地下水可开采量为8亿立方米,保证隔离几万人的用水之类完全是可以做到的。

哪怕是新冠病毒随着风不小心飘散出去,在抵达任何一个人口密集的城市之前,可能都已经死了。

毫无疑问,在这些地方,由于物流成本等原因,生活成本会略有提高,但入境者要想重新回到这个世界唯一的一片净土,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

当我们有3到5个这样的专用隔离城市之后,接收外部入境者的能力会比今天提高很多。

我从另外一个更重要的角度来考虑,即随着世界各国已经被疫情蹂躏了两年之后,很多资产都已经大幅跌价,早晚,我们得把更多的人放出去,带着人民币,去世界各国收购那些廉价资产和资源,现在这样连护照都不签发的时期,早晚得结束。

我们必须抢在美元资产重新涌入各发展中国家之前,对其进行抄底。

越往后,我们的出入境人数都无可避免地会重新上升,我们必须对此进行未雨绸缪。

同时,不管是吹填出的岛礁,还是在新疆西藏等偏远地区构建的专用隔离城市,它们在疫情结束后,都可以重新负担起新的功能。

它们的军事用途,是我觉得它们划算的其中一个重要考量。

岛礁的国防性质就不用我多说了,偏远地区的城市,可以利用隔离时期遗留的方舱和医疗储备,立马成为军用医院和物资集散点。

从现在来看,我们这些年的投资其实是乏力的,去建造这些新的城市,不管是拉动投资还是就业,乃至立足于未来周边可能的军事冲突,都大有裨益。

越早把它们提上日程,对我们来说越好,现在已经是跟病毒在赛跑了。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