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6 5 月, 2024

入藏,1951

1949年8月,解放军大军攻克兰州,大批败退的国军涌向青海和河西走廊。

西北一片混乱。

面对兵锋直抵藏区的解放军,西藏噶厦政府驱逐了国民党政府驻拉萨的代表处,与中华民国断绝关系。

这样做的初衷,自然是避免新政权以此为借口进军西藏,打的是“藏独”的小算盘。

西藏噶厦还是“图样”……

入藏,1951

西藏噶厦旧驻地——大昭寺

“噶厦”是旧时代西藏政府的称呼,驻地在拉萨大昭寺,长官称为“噶伦”。

1911年辛亥革命后,拉萨发生驱逐汉人的水鼠年骚乱,清朝驻藏大臣撤离西藏返回汉地。

不久,十三世达赖喇嘛自印度返回西藏,发布文告解除同清朝的关系。

自此之后,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均未再建立起对西藏的有效统治。

这一时期,噶厦成为西藏的最高行政机构,直属于达赖喇嘛。

在1949年这个风云关口,时年14岁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尚未亲政,实权掌控在摄政达扎·阿旺松绕手中。

摄政达扎不顾中央政府反复劝说,仍然“执迷不悟”,向美、英等外部势力发信表示决意保持独立状态。

入藏,1951

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流亡噶厦政府,这便是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办公大楼”

在藏传佛教中,有很多“活佛”。

其中,达赖和班禅是声势最盛的两支。早期,拉萨以东叫前藏,是达赖的地盘;日喀则以西叫后藏,是班禅的地盘。

清末民初,达赖一派势力较大,将班禅从西藏排挤到了青海。

1949年9月初,解放军进驻西宁。

年仅十一岁的班禅额尔德尼从青海都兰县香日德派出以嘉雅经师为首的“探察队”,到西宁秘密观察解放军的举动。

9月10日,派出的喇嘛携带解放军在西宁张贴的《约法八章》返回。

十世班禅与身边人员讨论后宣布:“现在代表祖国的是共产党,我们应该投靠共产党。”

随后,他率属下来到西宁,受到青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廖汉生的热烈欢迎。

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班禅堪布会议厅在西宁发电报到北京,表态拥护新政权——

“北京中央人民政府毛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朱德司令钧鉴:

钧座以大智大勇之略,成救国救民之业,义师所至,全国欢腾,班禅世受国恩,备荷优崇。二十余年来,为了西藏领土主权之完整,呼吁奔走,未尝稍懈。第以未获结果,良用疚心。刻下羁留青海,待命返藏。兹幸在钧座领导之下,西北已获解放,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凡有血气,同声鼓舞。今后人民之康乐可期,国家之复兴有望。西藏解放,指日可待。班禅谨代表全藏人民,向钧座致崇高无上之敬意,并矢拥护爱戴之忱。”

一个多月后,十世班禅收到毛泽东、朱德联名复电。

年轻的班禅非常兴奋,因为该复电表明中央政府正式承认了他作为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的合法地位。

入藏,1951

1951年5月,十世班禅向毛泽东献哈达

与班禅的积极态度相反,达赖和摄政为首的西藏噶厦于1949年11月向美国、英国和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通电,表示要做“毫无保留的抵抗”。

敬酒不吃,就吃罚酒吧。

12月,中共中央电令西南局和第二野战军司令部,在金沙江东岸集结部队,随时准备进攻西藏噶厦实际控制下的西康地区。

眼看大事不妙,噶厦政府于1950年1月紧急派出“亲善团”,赴英国、美国、印度、尼泊尔等地寻求支持“西藏独立”。

与此同时,解放军制定了“向西藏多路向心进兵”的计划,决定兵分四路进藏:

1、康藏方向(主攻),由第十八军负责

2、滇藏方向,由十四军四十二师负责

3、青藏方向,由第一军组建的骑兵支队600余人,兵出玉树

4、新藏方向,由新疆军区派独立骑兵师第一团一连135人作为进藏先遣连,进兵西藏阿里地区

入藏,1951

1936年的西康省(金沙江以西被西藏噶厦控制),首府昌都有西藏“东大门”之称

正当解放军紧锣密鼓的准备之际,西藏噶厦政府通过印度和中央政府“搭上了话”,提议在印度噶伦堡举行会谈。

既然有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希望,中央政府便诚心诚意派出驻印度大使袁仲贤作为代表和噶厦谈判。

谁知噶厦政府连“中央人民政府要负责西藏的国防、贸易和外交事务”这种最基本的条件都不答应。

不仅如此,昌都藏军还扣留了自告奋勇前往拉萨劝说达赖的西康甘孜白利寺格达活佛(时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西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并于8月22日将其杀害。

谈判遂以破裂告终。

 

入藏,1951

1950年10月,解放军渡过澜沧江

1950年7月30日,十八军三万余人完成在甘孜的集结(主要时间耗费在修路上)。

10月初,解放军分五路渡过金沙江,昌都战役正式打响。

给进藏解放军带来巨大困扰的,是横断山脉的大山大河。

实施外线迂回包抄的北线右路部队,在高原上14天走了约1500华里,穿过横断山脉、两渡金沙江和澜沧江。

因连续高强度行军,许多战马被活活累死,骑兵变成了步兵。

最终,我包抄部队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昌都以西“五路口”,完成了对昌都藏军的大迂回包围。

在解放军的强大攻势下,藏军除在个别“渡口”处能形成有效的阻击外,其余时候基本都是一溃千里。

时任昌都总管的阿沛·阿旺晋美率残部西撤至拉贡附近,途中听说解放军已堵住昌都往拉萨的退路,又折回昌都西的朱古寺。

在与解放军联系后,阿沛·阿旺晋美率藏军2700余人全部放下武器。

昌都战役顺利结束。

值得一提的是,此战解放军还俘虏了在藏军中服务的两名英国无线电操作员。

入藏,1951

阿沛·阿旺晋美(1910~2009),曾任噶厦长官噶伦(兼昌都总管)、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首任主席;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后长期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

入藏,1951

昌都战役中被俘虏的英国人罗伯特·福特。他是第一个在西藏获得正式官职的西方人,1955年被释放并驱逐出境,经香港回到英国。次年被任命为英国外交使节,官至英国驻日内瓦总领事

昌都战役的消息传到拉萨后,西藏政府一片混乱。

噶厦政府摄政被迫下台,十四世达赖喇嘛提前亲政。

达赖亲政后,于1951年2月派出代表团前往北京与中央政府进行谈判。其中,首席代表即阿沛·阿旺晋美。

临行前,阿沛·阿旺晋美曾带着一个由达赖等噶厦政府高层起草的所谓“藏方提案”,其内容俨然把西藏当成一个独立国家。

中央政府拒绝讨论藏方提案。

双方谈判是以中央政府提出的“草案”为基础进行的。

最终,五人代表团在没有向西藏政府汇报的情况下代表西藏政府签订了协议。

之所以没有向西藏政府汇报,是因为阿沛·阿旺晋美认为西藏根本无力在军事上抵抗解放军的进攻。

因此,达成协议以争取中央政府治藏的有利条件,比遵守噶厦政府的指示更重要。

其他四位代表一致同意了阿沛·阿旺晋美的意见。

5月23日,双方在中南海勤政殿签订《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

中央政府签字人为政务院秘书长、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西藏地方政府签字人为噶伦、首席代表阿沛·阿旺晋美。

根据该协议,中央政府承诺不会强迫推动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而由西藏地方政府自行处理。

某种程度上,该协议也可以称之为一版1.0的“一国两制方案”(社会主义制度/封建奴隶制)。

协议同时规定,1951年年底前,解放军将正式进入拉萨。

入藏,1951

十八军进藏先头部队行进在茫茫康西草原上

话说当阿沛·阿旺晋美在北京谈判的时候,被昌都战败吓破胆的达赖已经从拉萨跑去了印藏交界处的亚东县(与锡金国接壤)。

不仅如此,噶厦政府还调用数百头骡子载运金银,寄存在锡金首都甘托克,随时准备流亡。

1951年5月27日,达赖从广播电台中得知阿沛·阿旺晋美与中央政府达成“不强迫推动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的协议。

西藏旧贵族们喜出望外。

同年8月,达赖喇嘛和大部分藏区贵族回到拉萨,同意与中央政府合作。

西藏自1911年辛亥革命后,再次被纳入中央政府管辖。

之后的八年,是西藏历史上一段特殊的时期。

这段“特殊岁月”一直持续到1959年事变爆发、十四世达赖流亡印度为止。

入藏,1951

1951年10月26日,解放军先头部队进入拉萨。入藏后的18军就地整编,成为后来的西藏军区,从此永驻雪域高原

(全篇完)

前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