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0 5 月, 2024

林彪和“四大金刚”

林彪和“四大金刚”

林彪全家福

1971年9月13日,仓皇出逃的林彪坠落在蒙古温都尔汗附近,暴尸于异国荒野。

林彪死后,抄家抄出来很多他的“笔记”;连同他儿子的那份“工程纪要”一起,惊呆众人。

此后对他的批判一直持续了很多年。

众人把林彪从南昌起义、井冈山开始的事迹一个个扒了出来,用放大镜仔细的看,挑出了无数的bug.

很少有人像他这样被底朝天的扒了一个遍,沦为彻底的“bug男”。

甚至连林彪引以为傲的指挥作战水平也备受质疑,从四平一直被批到海南岛,成了一个“水货元帅”。

林彪和“四大金刚”

林彪和“四大金刚”的形象。不知道照片是如何处理的,一个个歪瓜裂枣

受林彪事件的影响,曾经风风火火的“四大金刚”纷纷折戟,一个个被清算。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如何对这些“历史人物”做出客观公正的评价,成了拨乱反正、统一思想的一个重要任务。

1979年,陈云在谈到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的问题时说:

“我的看法是,处理‘四人帮’与处理林彪反革命集团要有区别,‘四人帮’这些人祸国殃民,‘文化大革命’十年,干尽坏事。而且在战争年代,他们也没有任何战功。

林彪反革命集团则有些不同,他们主要是部队的,像黄、吴、李、邱他们,包括林彪,过去这些人都打过许多仗,也立过各种战功。他们现在犯了罪,应该处理,但与‘四人帮’应该有所区别。”

作为和林彪共事过的搭档,陈云的评价很客观。

接下来,我们就从林彪集团中挑几个人聊一聊,先聊上图中特征最明显的“墨镜男”——李作鹏。

林彪和“四大金刚”

李作鹏,1914年4月24日出生于江西吉安市,开国中将。

他是林彪从红一方面军开始的老部下,16岁加入红军后,一直在军队总部机关工作。

苏区岁月里,李作鹏曾在红一方面军司令部任传令兵,班长,特务员等职务。

抗战时期,林彪出任八路军115师师长,将李作鹏带在身边,委任为师部作战科长——亲信职位。

1939年1月,李作鹏跟随罗荣桓、陈光,随115师师部以及686团主力进入山东。

同年8月的梁山战役中,李作鹏奉命率直属部队掩护师部转移。

他率部爬上梁山,然后主动暴露目标,遭围攻的日军投放毒气弹。

战后,李作鹏泪流不止,视力急剧下降,右眼在手术失败后完全失明。

林彪和“四大金刚”

一副墨镜,傲立人群

1946年夏季,东北民主联军放弃四平,司令部退至吉林舒兰。

李作鹏不顾当时低落的士气,酗酒大醉,遭到林彪严厉训斥。

此后他被调出司令部,由司令部参谋处处长下放任纵队副司令(副军长)。

本来李作鹏是竞争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的有力人选。

这一场大醉,把未来可能的东野参谋长宝座拱手让给了刘亚楼;后者毕业于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曾随苏联红军参加对德作战,授苏军少校。

1947年5月,李作鹏在一次战斗中缴获了一副国军高级军官使用过的墨镜。

他非常喜欢,自此养成了佩戴墨镜的习惯,以保护眼睛。

李作鹏曾在辽沈战役中立下大功。

当时我方得到确切情报,廖耀湘兵团将从营口海路逃跑,李率六纵两个师星夜疾驰南下营口。

途中,李部突遇一股敌军。

李作鹏屏气凝神听了一会敌军的枪炮声,下令部队就地组织野战阻击工事,准备迎敌。

部下及东野司令部均不解,李则回复称:“此即廖耀湘兵团主力”。

果然,廖耀湘临时放弃了南下营口的计划,准备东撤沈阳据守,正好被李部截击住。

李作鹏后来回忆称,像他这种打了几十年仗的人,枪炮声一响,对方是支什么部队便能听出个八九不离十。

林彪和“四大金刚”

登陆解放军与岛上的琼崖纵队会师

1950年4月,李作鹏率43军强行渡海登陆海南岛,是解放海南岛之战的两个军军长之一(另一位是40军军长韩先楚)。

大军上岸后,当时岛上负责接应的琼崖纵队战士们喜极而泣。

琼崖纵队是我党地方根据地武装的一个奇迹,他们从1927年开始,在岛上坚持革命战争二十三年红旗不倒,直到1950年等来解放军主力大军。

海南岛之战一扫金门失利后的阴霾,为我军解放东南沿海岛屿树立了标杆。

文革期间,李作鹏跟着林彪一起飞黄腾达。

他任副总参谋长兼海军政委,并在1969年的九大上当选为政治局委员,成为林彪“四大金刚——黄、吴、李、邱”之一。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八十年代在秦城监狱服刑一段时间后,李作鹏保外就医,被安置在太原安度晚年。

他化名李明,摘下长期佩戴的墨镜,靠练习书法和写回忆录(几乎都未出版)消遣度日。

2009年1月3日李作鹏去世,以高规格葬于八宝山革命公墓。

林彪和“四大金刚”

黄永胜戎装照

第二位要聊的是我们的老朋友黄永胜。

这次我们不聊他的名字“永远胜利”,讲一个他偷偷跑去香港玩的故事。

辽沈战役后,东北野战军浩浩荡荡入关。

山海关上,时任东野八纵司令员的黄永胜极目远眺,看到一眼望不到头的大军尘土飞扬,遂挥手指关内曰:

“单是我们四野就能跟蒋介石一争天下!”

平津解放后,黄永胜随军直驱中南,解放广州,先后出任十三兵团司令员、中南军区副司令员、广州军区司令员等要职,镇守南疆近二十年。

在任十三兵团司令员期间,黄永胜的兵团司令部刚好驻在今天的广东宝安——房价十万一平的地方。

当时香港尚未封关,爱玩的黄永胜便动起了香港之旅的小心思。

林彪和“四大金刚”

五十年代的香港

1950年3月,黄永胜约了三个高级干部,带着3000元港币,擅自潜入香港。

走之前他忽悠老婆项辉芳说:“我军即将解放香港,受命先行入港侦察地形,约三日。”

三天后,老婆项辉芳不见黄永胜回来。

情急之下她找到了时任十三兵团政委的赖传珠,问:“老黄到香港去了,怎么还没有回来?”

赖大惊,问:“他怎么到香港了?”

“不是你们组织上派他去的吗?”

赖一听大事不妙,遂急报告军委。

当时香港国民党特务很多,三位高级干部到香港玩,可不是件小事。

直到黄永胜他们平安归来,大家才放下心。

事后,黄永胜受中央通报批评和党内警告处分一次。

此行据说黄永胜等人还拍下数张西装照,这在那个年代可是稀罕物,只可惜笔者没有从网上找到。

林彪和“四大金刚”

广州军区司令员黄永胜给士兵示范刺杀

从革命年代开始,黄永胜就一直是一位“生活作风问题突出”的同志,在男女关系上有诸多绯闻。

战功赫赫,劣迹斑斑。

任广州军区司令员期间,他常便服出入广州高级歌舞场,酒酣舞热,乐而忘归。

当年东北决战前夕,三兵团司令员程子华因黄永胜作风问题,曾建议林彪以段叔权代替黄永胜任八纵队司令员。

林彪说:“辽西三战三捷,永胜兵不过两万五,半月歼敌一万六,功劳不小;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就这样吧。”

黄永胜晚年生活在山东青岛,组织上以抗战老兵的名义给他发放生活补助。

1983年4月26日,黄永胜身穿55式将军服与世长辞。

林彪和“四大金刚”

延安时期的林彪在把玩步枪

最后,我们来聊林彪。

与富有生活情趣的黄永胜不同,林彪是一个非常枯燥乏味的人。

根据林彪的秘书谭云鹤的口述:林彪生活简朴,没有特别要求。他没有什么爱好,也不讲究吃穿。

因为当年被阎锡山的小兵打过一枪,林彪常年睡不好觉,失眠。

只要有条件,大白天林彪也喜欢拉上窗帘,开着电灯。

他所谓的运动就是偶尔到外面散散步,还有一个兴趣是喜欢坐着车四处转,一边看风景一边思考问题。

战争年代,每当打仗要发电报时,林彪总是躺在行军床上下达作战指令——不需要起来看地图。

林彪是一个谋定而后动、非常谨慎的军事家,在兵马开动前,敌我两军态势、作战地形等信息,他都会非常用功地熟记在心。

九一三事件后,林彪慢慢被黑的连打仗都不会了。

粟裕曾为他抱不平道:

“学术也是政治。林彪摔死了,陈年旧帐都折腾出来了,连什么‘短促出击’(林彪1934年的一篇文章,文革期间被翻出来批判)也用上了,把人搞糊涂了。”

在八十年代出版的《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元帅条目中,所有的元帅都写了历史功绩,只有林彪条目只写了简历和罪行。

这是很长一段时间里对林彪评价的一个缩影。

林彪和“四大金刚”

林彪居住过的西城毛家湾巷

1981年6月27日,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决议中关于林彪、江青等人是这样描述的:

“林彪、江青、康生这些野心家又别有用心地利用和助长了这些错误……”

文中林彪的名字稳居江青之前。

当年林彪和他的四野战将们尤其瞧不上江青“四人帮”一伙的文人,经常斗得不可开交。

林彪出事后,黄永胜还曾感慨“自古以来,武将都斗不过文人”——显然是把林彪覆灭的账记到了江青、张春桥一伙头上。

如今冤有头债有主,一生好强的林彪也算是某种形式上压过了“老对手”。

林彪和“四大金刚”

林家两口子与江青

九十年代之前,官方在提及十大元帅时往往会隐去林彪,缩水为“九大元帅”。

不过之后随着历史的沉淀,功是功,过是过,评价渐趋客观。

2007年解放军建军80周年前夕,林彪的照片三十年来第一次出现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并恢复第三的排序。

不仅如此,在中国军事博物馆推出的“国防和军队建设成果展”中,一身戎装的林彪像赫然现身。

后来,林彪的故居也被开放为民间旅游纪念景点。

2013年,湖北省黄冈市博物馆新馆开始陈列林彪铜像——这是官方博物馆中首次单独出现林彪铜像。

林彪和“四大金刚”

全篇完。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