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5 5 月, 2024

江湖没有金盆洗手

昨天的“平仓”之战,今早终于有了定数,MLF并未如国内金融机构预想的那样下调,巨大的恐慌引发了疯狂的踩踏。

也是在今天凌晨,我们跟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在意大利罗马,长达七个小时的会晤也正式结束。

这场罗马与上海的双线斗争,公开新闻就那么多,也很难讲出什么。

于是今天就聊一下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的一部小说,金庸的《笑傲江湖》。

江湖没有金盆洗手

这部神奇的小说,年少时总觉得部分章节苦涩难懂,长大后再一细品,则会觉得回味无穷。

譬如第六回《洗手》,小说开篇的第一个高潮。

嵩山派的丁勉、陆柏和费彬等人抓了衡山派的刘正风家人,逼迫不想在正邪两边站队的刘正风来站队。

小时候觉得左冷禅没必要如此冷血,硬要杀得衡山血流漂杵,直到后来看得多了,也才明白,左冷禅自有他的道理。

江湖没有金盆洗手

白道的英侠们与魔教结仇已经数十年,自上至下,很多老人都跟魔教有着仇恨,少侠们从小练武就被灌输着魔教罄竹难书的恶性。

江湖没有金盆洗手

在对抗共同敌人的旗号下,嵩山能够获得其他门派下从上至下的广泛支持,在政治正确的旗帜下,泰山、衡山、恒山、华山等派的掌门也不得不向嵩山让渡自身门派的权力。

纵观整部小说,东方不败都在战略收缩,对五岳没啥威胁,而左冷禅却打着对抗魔教的旗帜,大搞五岳剑派的并派。

江湖没有金盆洗手

而刘正风,则成为了左冷禅重要的政治突破点。

一开始,嵩山派利用衡山派刘正风与魔教长老曲洋之间的友谊做文章,先后要求泰山派、华山派、恒山派,以及衡山派的非刘系弟子,在正道与魔教之间站队。

这一招,打破了刘正风“金盆洗手”中间站队的策略。

于是,拒绝与魔教绝交的刘正风,从朋友遍地,逐步变成了支持者寥寥,各路豪强们纷纷劝他莫入歧途。

与此同时,刘正风的妻子儿子徒弟们又被抓着绑联在一起,随时会被手起刀落,逼着刘正风跟魔教决裂。

以前读小说的时候,总觉得刘正风应该认怂,搞从长计议。长大后看得多了才明白,事情到了这一步,刘正风没有退路,只能死磕到底。

五岳联盟作为一个松散的联盟,地域的松散决定了强大的离心力,五岳和魔教十余年没有大战,又让这个联盟已经变得极为拉胯,左冷禅想要维护联盟就必须要树立魔教这个敌人。

江湖没有金盆洗手

刘正风这种试图化解双方恩怨,否认对魔教的妖魔化,否定双方互为假想敌的做法,相当于是否认了左冷禅以及嵩山派对五岳联盟的执政合法权益。

所以,虽然左冷禅会劝刘正风改邪归正,热情的表示可以会面协商解决,但是基于联盟的统治权,刘正风就算跟魔教决裂了,左冷禅还是会找理由把刘正风及其家属以勾结魔教的罪名处置。

而只要血腥的处置刘正风全家,五岳剑派的其他高层就再也不敢提出跟魔教的媾和,具备优势的左冷禅可以轻松打着对抗魔教的旗号进行各门派的全面整合,开始兼并更多的门派。

在这个近乎没有退路的局面下,刘正风只能突袭控制费彬抢夺令旗,选择跟嵩山派的丁勉陆柏开启了斗狠的路子。

双方比的就是谁比谁对自己更狠,刘正风不在乎妻儿徒弟流血,丁勉陆柏也不在乎自己的师弟被控住。

换个现代的说法,衡山刘正风在跟嵩山丁勉进行一场胆小鬼博弈,看谁先扛不住压力来进行让步。

金庸小说的牛逼之初,就在于对人心的精准把握,这一场博弈,刘正风想要赢,妻儿们的嘴上就一定不能怂。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