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5 4 月, 2024

越是补偿,越要远离

越是补偿,越要远离

越是补偿,越要远离

自八二年以来,三农问题便一直是历年一号文件的主要内容。

这些年,伴随着精准扶弱,乡村振兴等决策的做出和执行,愈加给人一种农村为决策所重视的感觉。

不少读者都由此感叹广阔农村、大有可为。考虑到当今大都市的内卷程度,有些人对去农村发展跃跃欲试,并就此在留言区征求老何的意见。

然而,老何对这类想法一向报以消极的回复,并强烈建议读者们不要走这条路。纵使从一线城市“回去”,回的也应该是本省省会、大城市,而非小县城、农村。

一方面决策报以投资和重视,另一方面老何又不看好。两相矛盾,让人疑惑。

道理其实很简单,老何这就为各位读者解析。

老何前几天看到一个说法,颇为切中,因此引用给大家:

不管几号文,都不可能真正重视起农民的利益。原因很简单,政策的制定者全都住在城市,他们没人从事农业,子女更不可能从事农业。

 

这导致了,农民永远只能是处于次等生态,除了离开土地,没有其他真正有价值的出路。

屁股决定脑袋,自然要远离。

与之对应,农业农村在不同时代的境遇便是最好的证明。

从生产要素的角度看,农村的生产者(劳动力/人口)、生产资料(资本)、生产对象(土地)三要素长期处于被吸血的状态。时代发展所影响的,无非是具体形式。或是剪刀差,或是……

进入新世纪,农村方才真正开始减负,接受投资。但此时的优惠,背后动机仍然是将农村作为服务大局的工具、手段——好一点的农村环境、农业收益才能承接08金融危机造就的失业农民工回乡。

再之后的精准扶弱、乡村振兴,大逻辑也依旧是相同的。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会导致大量中小企业被大企业吞并,进而拉大强弱差距。也因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精准扶弱的决策是同一年做出的——执行前者,必须要有后者为之兜底。

看到这里,读者们可能已经大概理解老何的意思了。

补偿并不能说明重视、发展,反而说明原有的系统已经对被补偿者造成了重大损害。这一损害已经到了不得不补的程度。这种情况下的补偿,往往出于不得已。

补偿本身不可能填补损害造就的空缺,更不可能对原有系统造成根本变革。

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

例如,越是建廉租房、保障房,越说明住房问题严峻。但住房问题显然不是靠廉租房、保障房就能解决的。

再如,区域发展不平衡背景下,对落后地区的投资加强……

总之,补偿的出台,往往意味着此中积弊已久;补贴本身也不是扭转乾坤的伟力,反而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权宜之计。

 

投入有限的权宜之计,也意味着相关势头还将无可奈何地继续发展。

理解了这些,读者们才能更准确地看清大势,选对赛道,顺势而为。

莫为浮云遮望眼。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