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5 4 月, 2024

世界秩序的再分配

世界秩序的再分配

沙利文去罗马讲了一番话,交流了一番关于乌克兰的看法。

 

伴着窗外的夜色,喝一口热乎乎的花茶,又到了一天最为放松的时刻。

 

坐在键盘前,和读者朋友们聊聊罗马会晤吧。

 

美国人现在派出来的人,有一个算一个,讲话都不算数,严重的内斗已经架空了拜登,拜登讲话也不算数了。

 

布林肯还在竭力维持局面,下面的人没有一个省心的,副总统是个野心家,财政部长耶伦独走很久了,国防部长奥斯丁喜欢刷存在感,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几乎不懂国际贸易,交通部长皮特两眼一抓瞎。

 

能源部长格兰霍姆唯恐天下不乱,农业部长韦尔萨克和格兰霍姆一个态度,教育部长是九品中正的既得利益者,卫生部长贝切拉不会分析数据,被咨询公司带着跑。

 

美军参联会的一帮人打仗的本事没有,借着打仗洗钱的水平倒是很高,国会山的老奶奶连世界地图都搞不清楚,更别提特朗普还在那里支持普京。

 

这么一帮人团结在拜登的周围,或者说仅仅在拜登的周围,拜登现在连电话都打不出去,打出去都没有人接,让人怎么相信美国华盛顿的决策能贯彻到底?

 

沙利文常年伺候希拉里,是希拉里的身边人,他来谈乌克兰,姓蒋还是姓汪都要挂个问号,是为了希拉里集团来还是为了拜登集团来,还是为了国会老奶奶来,要挂三个问号。

 

指望着沙利文代表美国,那就像指望韩世忠能做赵构的主一样不切实际,秦桧还没有开口,你算老几,掰着指头数,连指头都不够用,能谈出个共识,那就叫有了鬼。

 

世界秩序要再分配,这已经不是个问题,不存在世界秩序要不要再分配的问题。世界秩序已经正在再分配,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已经开始了。

 

特朗普杀了苏莱曼尼,这个轮回的头就开始了,就像一列火车,启动它只需要点着锅炉,螳螂的胳膊也能把火柴划着。

 

但是要停住它,那不是一个螳螂能解决的,甚至是老鹰和熊的力量也挡不住火车头,特朗普杀了苏莱曼尼,礼乐开始崩坏,毕竟国家之间的问题,怎么着都应该通过桌子解决,桌子解决不了,还有战争。

 

直接开始暗杀,就把底线拉回了中世纪,阿萨辛又一次重出江湖,卢梭领着地球人三百年含辛茹苦好不容易把思想文明提高到如今的高度,结果特朗普来了这么一出,拜登不说堵口子,就算了,济尼切夫又死的不明不白。

 

拜登不说往锅炉外搬煤,又往里加了一车。

 

那局势的发展就不再是华盛顿的大棋党能控制的,布林肯苦心孤诣想要策动哈萨克斯坦,普京的集体安全组织直接大兵空降。

 

受过特训的人再有舆论能力,再想在选举框架内解决问题,都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有选举的框架。

 

人家用125炮谈秩序,嘴再大也大不过炮声,泽连斯基不是变相怪杰,吃不掉航弹,于是再分配的秩序不可避免的启动了。

 

银联在这个过程中第一个跳上了火车,虽然是站票,但是美元体系松动这个事情,站票也是上车。

 

人民币拿着行李,不急不慢的也上了车,人民币在再分配的变动中从一国的货币成了他国的外汇,这不是我们自己的努力,这是美国人送的。

 

中国的汽车第三个上了车,西方人不卖的东西,我们都不缺,我们的奇瑞比亚迪,我们的长城吉利,都可以借着东风走出国门。

 

现在的问题,是世界秩序的再分配中,我们拿多少,我们怎么拿。

 

结果沙利文非要来谈,非要让我们介入乌克兰,我就想问问这位希拉里的青年才俊,是利沃夫的新纳粹从我们这里出去的?还是顿巴斯的平民是我们屠杀的?

 

我们中国人一不偷二不抢,你们美国人到处煽风点火,眼看着做了难以挽回的坏事,大厦将倾,要我们做擎天白玉柱,你们是怎么想的?

 

不是我们亏欠了你们,是你们亏欠了我们。

 

这件事想清楚,美国衰落后还能留个体面,想不清楚,走好不送。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