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3 4 月, 2024

拆解未来1:人类命运共同体,意味着我们已经开始占据制高点

这应该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系列,也是一个不知道能够存活多久的系列,我一度在想要不要用一个这么露骨的名称来当这个系列的标题。

实际上,之前那一篇关于电磁炮的文章《美国航母和舰载航空兵统治大洋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应该是要归类到这个系列的,已经算开了一个小头。不过,有人比我还露骨,只是没那么多人发现罢了。

如果你们认真地去看三体,应该发现,三体这个系列的开头是一行非常小的字,小到99%的人会直接忽略掉,那就是三体系列的完整名字,是要在三体XXX前面补上四个字的:地球往事。

常言道,不见此山,只缘身在此山中,而生活在当下时间节点的人,往往也很难去把握当下那些很重要但是还没有显现出它重要性的东西。很多东西,只有站到未来去回望,才能够会心一笑地知道谋划者的布局是多么的奇妙。

这篇本来应该是在19大之后发的,但我是一个不喜欢蹭热点的人,所以,还是留到这个新旧转接点写给那些还在看更新的朋友吧。

以后或许还会慢慢谈到很多事情,一件一件来。

当时开完大会之后,据战忽局的某位同志说,很多美国政府乃至军方、智库的人就非常敏感,说中国现在提发展道路这个话题是什么意思?因为在他们看来,模式和道路之争,实质上是五十年代开始的美苏争霸的最核心议题,没有之一。

重新提这个,是不是意味着中国要挑战美国现有的全球管理秩序?

我无法代表中国政府来回答这个问题,我只能说,站到我的角度,我的答案是:是,然后你们又能怎么样?

而且现在回想起来,那些美国人确实很可笑。在他们的脑子里,永远也跳不出美苏争霸这个框架,这也是为什么我在《1987+1929的美股,看似坑实际上是金的A股》里说:

在我看来,美国这个国家,不管是它的政治体制,还是整个国家,其实都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幼稚。一种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幼稚。

它以为自己抵达了文明的高峰,但实际上如果把时间的跨度往后推几百年,我们会发现这只不过是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的一种幼稚病。

跳不出美苏争霸,就意味他们永远无法在战略上明白我们要做什么,我说美国人幼稚,是因为他们机械僵硬地把中国比作苏联,实质上,他们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居然觉得自己能当我们的对手。

从这点看,他们连中国的战略目标的外沿都没有感知到,就更别说内核了。

看到他们问这样弱智的问题,其实解开了一个一直以来我比较担心的问题,那个问题我就不露骨地说出来了,你们可以猜猜看,但现在看来,那个问题的答案显然是没有,他们除了出产一些能造PPT会画大饼的骗子之外,没有其它了。

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中国已经建立了对美国的一种不对称优势。不是武器,不是技术,而是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不对称优势。

这方面的话题就不说太多了。我也只能说那些现阶段可以说的东西。

人类命运共同体,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含义。虽然我在前面提到中国的战略目标远远不是中美争霸,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五个字,也远远不止是说的中美道路模式之争,但至少,从现在开始到2049年,它确确实实担负着为中美之争占领制高点的任务。

爱因斯坦说过,他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会用什么武器,但第四次世界大战,人类的武器会是棍棒和石头。可惜,他是错的。

因为人类没有发生第四次世界大战。

但从这句话反推过去,那就是第三次其实是发生了的。

如果站到未来数十年的角度来看,这场战争的结果在2017年已经注定了。回顾人类历史的若干场重大战役,我们可以发现一个不算规律的规律,说起甚至有点玄学的味道,那就是胜利者,通常是占有道德制高点的一方。

道德制高点这东西,虽然从技术、力量这些角度来说没什么卵用,但排除掉历史是个由胜利者打扮的小姑娘这个因素之后,很多时候它会有一些无法解释的效果。

占领了这一个制高点之后,意味着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那就是在下一场大战之前,其实我们已经注定了要扮演了正义一方的角色。

而远在太平洋另外一端的某发推狂魔,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带着他自己,以及那个把他推上总统宝座的傻逼国家义无反顾地一头钻进了反派这个角色。

希特勒当年在上台之后,德国的失业率开始大幅下降,社会福利得到提升,普通民众的日子也比在一战结束之后好了太多,但你要是一个已经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人再回到希特勒上台之后那段时间,你会恭喜希特勒,说他正带领德国往一条正确的路上走吗?显然不会,因为那是回光返照。

你知道这是一条死路。但关键在于,希特勒自己不知道。

在若干年后,代表着繁荣、发展、正义一方的中国及其盟国军队,将在怒涛倾波的太平洋上,烈日如火的中东沙漠中,挥汗如雨的东南亚丛林里,一望无际的浩瀚天际下,与代表着封闭、掠夺、野蛮的美国军队,展开一场又一场誓死的厮杀。

如果特朗普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会怎么打,恐怕今天打死他也不会制定出那些他以为能把美国拉出泥潭的政策了。

当然,如果他没有制定出今天这些政策,那么,美国这个国家,在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前,已经不存在了。

历史就像一个冷冰冰的审判者,冷冷地看着长河里那一个个挣扎的生命,并赋予可笑二字。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