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3 4 月, 2024

道听途说

道听途说

今天晚上下了班,和一个正在搞金融工作的同学聊了聊天。

 

他和我说他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我不懂金融,有点奇怪,问他此话怎讲?

 

同学说金融这个领域有个自己的特点,讲来讲去,在金融这个领域只能求一件事。那就是要发展,就难以要安全,要交流,就难以要可控,要积极,就难以要稳定。搞金融的人眼里只有一个东西,那就是钱。

 

这帮人为了钱,可以搞出来很多一般人想不出来的手段,因此只能给他们定一个方向的东西。

 

玩金融就像是玩水,钱就像是水,总是四处乱流,玩水都知道,在一个平面上,水只会往最低的地方去。你熟悉地理,你懂我在说什么。

 

我说不能说熟悉,只知道一点点,水系的治理十分的复杂,但总体来说,水要往低的地方流,这没错。

 

同学接着讲,这里有一条河,你既要他往东流,又要他往西流,这件事比较难做到,讲要发展,就难以兼顾安全,跟搞金融的人讲要发展,他们就要杠杆套杠杆,这就不安全。

 

但是你讲要安全,他们就要拼命去杠杆,一切资本来自积累,发展速度就一定慢。

 

讲要交流,他们就要内债换外债,和外国人来回换债,里外勾兑,但是讲要可控,那他们就不知道要去哪里了,除非你挖好河槽,就来这里。前提是你要有河槽。

 

讲要积极,整个市场的情绪就会大起大落,人们追涨杀跌互相博弈,一定不稳定,讲要稳定,整个市场就会谨小慎微,一定不积极。

 

毕竟,搞金融追求的是回报率,赔本的可能性存在,搞金融的就不是很愿意去干,盈利的可能性要是大了,搞金融的人就都要去试试。

 

我想了想,有道理。

 

同学又开始讲,现在房地产市场在跌,你不能否认,全国的均价涨完又跌回了2020年,这就有一个向下的预期。如果房地产市场和金融市场没什么关系,那稳预期很好做到。

 

但是偏偏从拿地到买房,所有人都和金融市场有关系,要是搞这个不赚钱,金融机构就不会愿意搞,预期还是向下走的。所以,稳预期的意思就是预期这里能赚钱,这是稳的。

 

地价和财政有关,你比我懂,房价在金融和地价中间,当桥梁,所以要稳。要稳,要不要发展?稳的是预期,所以还是要发展。所以要配合有关部门,促进房地产的市场和平台健康发展。可是,要发展就有风险,所以要防范和化解风险。

 

我说是啊,这都是空对空的逻辑。真缺钱的主体要借钱,反而是有风险,毕竟实体经济搞来搞去就是有风险,银行放贷款的意愿偏低。没风险的地方又不愿意贷款,最后搞实体经济的只能搞点庞氏行为,东墙补西墙。

 

补来补去,风险越来越大,做的好的做好了,做不好的破产了。实体和创新的风险导致金融股产业天生不偏爱投资实体。

 

同学接过去话,话到了这里,就让你说完了。

 

上面的既要又要虽然困难,但是不是做不到,能做到,但是很困难,做到的前提就是金融空转,大庄家和小韭菜空对空的博弈,完全不涉及实体。

 

但是实体经济要搞,创新要搞,科学技术要搞,钱从哪里来呢?

 

既要,又要,你就不能还要。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