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2, 2024

以史为鉴:澳洲山火与东京大轰炸

我一直在盯着,澳大利亚这场已经烧了很久且目前并没有看到熄灭可能性的山火。

以史为鉴:澳洲山火与东京大轰炸

澳大利亚这场遍布全国的大火已损毁了逾2500万英亩(约合1011万公顷)的森林和灌木,约2000座住宅被夷为平地,估计造成约10亿只本土动物死亡。

对于这场山火,我很痛心。

因为看到烧死的是那么多可爱的动物,而不是那些愚蠢的Aussie。

以史为鉴:澳洲山火与东京大轰炸

所以,今天想好好谈谈这场山火,一个一肚子坏水的坏人又要登场了。

对于这场山火,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什么环保,气候之类的东西我不关心,我也无法改变愚蠢的澳洲人。

但,和平时期的自然灾害,是能够给到我们作为一个域外的观察者一个极好的角度,去观察一个潜在敌意国家及其政府的管理能力和动员能力。

这样的观察,对于判断其战时的抵抗能力和组织能力,能够提供极其有价值的参考和借鉴。

以史为鉴:澳洲山火与东京大轰炸

2008年的汶川地震,正是解放军迅速的动员能力,有力地阻吓了潜在敌对国的进一步行动。

而从这次澳洲政府的应对措施和反应速度来看,其消防能力,抗灾能力,以及人员调度能力,都远远低于我之前的判断。

澳洲发生山火其实很频繁,这次造成如此大范围的影响,一个是新政府上台之后削减了预算,另外一个原因大部分人没有想到的是,其实,澳洲的灭火,更多的是靠天而不是靠人。

下雨了,火就灭了。要是没雨呢,就会像这次这样。

以史为鉴:澳洲山火与东京大轰炸

也就是说,如果在局部天气出现数个月到半年的干旱的情况下,澳洲政府基本没有能力,去应对一场严重的全国性的火灾。

这也意味着,对于把澳洲作为潜在作战对象国的国家来说,未来,以二战时期李梅对日本的火攻,用燃烧弹来对澳洲进行大规模的战略轰炸:

一定是能够极其有效地杀伤其人员,

一定能够极其有效地削弱其工业能力,

一定能够极其有效地摧毁其战争潜力的。

因为,今天这场自然形成的大火,澳洲政府都根本没有能力去扑灭,那它拿什么来应对人为制造的大规模战略轰炸?

对于澳洲这种孤悬海洋之上基本上可以与世隔绝的国家,如果未来遭到大规模的战略轰炸,一定是自作自受,把自己愚蠢地绑定到美国的战车之上,并不值得任何的怜悯。

在2019年9月的时候,澳大利亚政府就对外表示,将大力扶植澳洲15个与稀土相关的关键矿业项目。这些项目由10余家澳洲企业提出,预计的开发成本近60亿澳元。

以史为鉴:澳洲山火与东京大轰炸

这些项目大多与稀土、锑、镁和钨等关键矿产有关。

目前被公布出来的5项项目,分别是,在澳洲北部建设一处镝矿加工厂;在澳洲西部建立钕、镨矿场;同样位于澳洲西部维尔德山区的稀土矿场;在澳洲东部的,靠近悉尼西侧的一处稀土矿场;以及在南部海域的钨矿加工厂。

就在澳大利亚向外界透露相关稀土产业的扶持计划后,澳大利亚国防部长Linda Reynolds表示,稀土产业对国防工业极为重要,美澳之间的很多高科技产业都离不开稀土制品。而目前全球稀土产业中,中国的稀土无疑是占据巨大优势,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垄断地位,这是美澳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

关于澳大利亚的国防取向,我在过去的文章《澳大利亚疯狂背后的真正逻辑:基于中美爆发世界性冲突作准备!》已经写得非常清楚。

现在看来,澳大利亚不仅要坚定地把自己绑在美国的战车之上,更会成为未来美国各种战略资源的一个重要供给方,那澳洲可就怪不得别人去轰炸了,谁让你表现得这么积极呢?

从澳洲地理条件,植物分布和人口乃至商业和工业分布来说,其山林植物的分布,与其人口和商业的分布,是重叠的,亦即均密集分布在远离内陆的沿海地区,也就是说,从这次山火的影响来看,火攻几乎是一个极好的选择。

以史为鉴:澳洲山火与东京大轰炸

 

从二战时美国对日本的战略轰炸来看,用燃烧弹进行的轰炸,不管是作战效率,还是杀伤效果,都远远强于普通的炸弹,甚至是堪比核弹。

在大规模使用燃烧弹进行战略轰炸之前,美军在欧洲曾使用日间精确轰炸战术,但日本并不适合此战术,主要原因是日本工业与德国完全不同,主要是由散布在居民区的小作坊生产零部件和预制件,再送到大工厂进行组装。

昼间高空精确轰炸根本无法摧毁星罗棋布的小作坊,也就无法有效地打击日本军事工业。

最终美军决定在夜间进行地毯式燃烧弹轰炸,派出轰炸机在1500-2000米的高度轰炸日本的大城市。

1945年1月,柯蒂斯·李梅被任命为第21轰炸机部队司令,2月19日,第20航空军的指挥部发出了将“试验性”燃烧弹空袭提到了优先位置的新命令。

1945年2月23日至24日美军首次对东京采取大规模燃烧弹攻势,当晚174架B-29轰炸机在东京抛下大量凝固汽油弹,把东京约2.56平方千米的地方焚毁。

这次火攻的成功,预示了日本人接下来的命运。

1945年3月9日夜间,334架B一29从关岛直扑东京,再次使用凝固汽油弹对东京进行持续2小时的轰炸,每架飞机携带六至八吨燃烧弹,燃烧面积可达6500平方米。

以史为鉴:澳洲山火与东京大轰炸

二十四时十五分,两架导航机到达东京上空,在预定目标区下町地区投下照明弹,接着投下燃烧弹,为后续飞机指示目标。随后大批轰炸机接着以单机间隔依次进入投掷燃烧弹,火势迅速蔓延开来。

当晚东京出现火灾旋风,大火造成的灼热气浪与冷空气形成强劲对流风,334架B-29共投下了超过2千吨燃烧弹,产生的高温足以使市区内所有可燃物(包括人体)烧着,将市中心41平方公里被夷为平地,27万幢建筑物付之一炬,主要是皇居以东的地区,东京约有四分之一被夷为平地,其中18%是工业区,63%是商业区,其余是住宅区。

这次轰炸共炸死烧死83793人,实际死亡可能超过9万人,超过1923年9月1日东京大地震的死亡数7.3万人;另有10万人被烧成重伤,100万人无家可归。

1945年3月9日的轰炸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非核武空袭,破坏力可以和后来的原子弹爆炸相比。

大火之后日本政府花了二十五天的时间才将烧焦的尸体清除完毕。

火攻东京后不到30小时,317架B-29轰炸机又夜袭名古屋,使该市的飞机制造中心化成一团火焰。

以史为鉴:澳洲山火与东京大轰炸

3月13日,日本第二大城市大阪也遭到了300架B-29的轰炸,使用了1700吨燃烧弹,约20.7平方千米的市区在3小时内焚毁。16日,美军又轰炸神户,使其造船中心被摧毁。

此后,李梅又指挥B-29轰炸机部队继续对东京以及名古屋、大阪、神户等大城市进行了持续达3个月之久的燃烧弹轰炸,使其遭受了毁灭性破坏。

以史为鉴:澳洲山火与东京大轰炸

 

至6月中旬,李梅又将燃烧弹轰炸范围扩大到其他中小城市和交通线。烈火燃遍了整个日本。

美军轰炸过程中,许多东京市民逃离出城。李梅派美机投下警告传单,通知下一步轰炸的目标,使他们更加恐惧。仅东京就有上百万人逃往农村,工厂工人的出勤率不到从前的一半。

可以说,对东京及其它城市的大规模战略轰炸直接导致了使日本战时经济陷入瘫痪。

1945年5月9日夜间,300多架B一29轰炸机再次光临东京,每架携带6吨燃烧弹,低空沿东京东隅田河飞行,轮番轰击两个半小时,将炸弹全部扔在居民密集区,56平方公里面积地面上的一切被彻底烧光。

飞机在250公里外太平洋上仍可看到冲天火光,有几处大火燃烧4天才慢慢熄灭。

几万死难者都是因为燃烧耗尽氧气而窒息死亡,尤以低洼区最为悲惨,着火、缺氧者争相跳入河中求生,结果隅田河漂满如木炭一样黑的尸体。

人们争相躲入坚固的明治座剧院,院内窒息而死的尸体互叠有2米之高。

当时日本本土空军和防空军已被摧毁,美国飞机如入无人之境;再加留京的政府医务人员仅剩9名医生、11名护士,完全丧失了救护能力。

1945年5月26日,500架B一29再来一次“扫尾”,往北部、西部居民区投下4000吨燃烧弹。

燃油引起的大火自天而降,高楼飘浮在火海之中。

从此东京成了“死城”,再也没有多少好房子和健康的人可炸了,已经失去了轰炸的价值。

美军1942年至1945年间一直想要捣毁的22个在东京的兵工厂被彻底焚毁。

从战后的统计来看,1944年11月至1945年8月,美国空军一共对日本98座城市实行了战略轰炸,共出动B—29轰炸机3.3万架次,投弹16万吨。

这些以大规模燃烧弹制造的火攻取得了炸死23万人,炸伤35万人,让全日本24%的房屋变成废墟,1600架飞机被摧毁,1650艘船舰被击沉击伤的战果。

可以说,三月十日的东京大轰炸在战争史上是任何交战国所遭受的最大灾难之一。

在一夜之间,B-29就几乎摧毁了东京中心,将近四分之一以上的建筑炸成废墟。

在大火蔓延过来之前,炽热的高温已经使整个防火线熊熊燃烧。混凝土建筑物中的易燃材料被烧得一乾二净,不留丝毫痕迹。人员伤亡惨重,那一夜死亡的人数比广岛或长崎在原子弹爆炸中死亡的人数还多。

我觉得,澳洲政府在决定成为美国的走狗之前,其实不妨再好好学学当年的历史。

然后好好看看自己的悉尼、墨尔本、堪培拉、珀斯,到底有没有能力,抵御比当年日本人遭受的战略轰炸更为强而有力的轰炸。

以史为鉴:澳洲山火与东京大轰炸

 

当然,按照澳洲人的愚蠢,估计是不会学的。

没事,那就让N老师以后再好好给他们上一堂课吧。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