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6 5 月, 2024

很难再有代理人战争了,下一场冲突:失控的大国之战

不管是在投机的金融市场,还是在地缘政治的大棋局里,一名优秀的玩家最基本的一个特质是,你不单止要站到自己的角度去看问题,更重要的是,你得站到对手的角度去考虑。

二战以后出现的若干场代理人战争,本质上是各大国之间的恐怖核平衡。为什么要选代理人来打?

原因很简单:可控。

怎么样打,打到什么程度,什么时候该坐下来谈,实际上是可控的。

此前我在《中美贸易谈判的核心根本不在贸易,美国在策划一场战争》里曾设想过美国发动贸易战的原因是想打着贸易战的幌子在伊朗问题上给中国制造压力,但现在看来当时的判断是不完全准确的。

美国要搞伊朗是没错,但美国真正在伊朗下场的可能性并不大。

如果美国真的像进攻伊拉克一样把自己的军事力量派往伊朗,那么我会给特朗普发一个一吨重的奖章。

从军事上全面进攻伊朗,会面临的最大一个可能是中俄会拼命通过无穷无尽的武器军援,死死地把美国拖在伊朗这个大泥潭里。除非美军能够迅速突破伊朗军队的防线直取德黑兰,然后扶持一个傀儡政权,不然这场仗就会把现在的美国拖垮。

所以,站到我们的对手美国人的角度,是不可能在现在发起对伊朗的全面进攻的。

当然,会不会纵容以色列和沙特用大规模空袭和两面夹攻来迫使伊朗分裂成一个动荡的国家,另说。

很难再有代理人战争了,下一场冲突:失控的大国之战

不单止是伊朗,其它地方一样。只要美国不正面与中国冲突,那么美国在任何地方卷入的冲突,都会被中国利用成拖垮美国的泥潭。

不丢下几万具美国大兵的尸体,不耗掉几万亿美元,美国想抽身?不存在的。

所以,这些年美国根本不敢再投入太多去加入代理人战争的冲突,哪怕是在叙利亚,充其量也是发几十枚战斧来堵住美国国内的嘴,地面部队根本不敢大规模进入叙利亚。

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说,美国极力避免代理人战争来消耗自己的国力和战争潜力,那意味着它在积蓄力量,在准备一场大规模战争。

按照我们内部此前对于未来的研判,如果一切按照正常的进度发展,在未来的20-30年内,我们的实力和军事投射能力将逐步从东亚、东南亚内圈扩散到东北亚至南亚甚至中东,从而构建起一道距离本土1500公里至2500公里的防御圈,将美国的势力逼退到这个防御圈之外。

很难再有代理人战争了,下一场冲突:失控的大国之战

在这个期间内美国如果参与了任何一场代理人战争,都会被我们当作一次战略机遇期在周边啃下一块它防御圈的漏洞。

当然,在这个期间我们同样有美国利用代理人战争拖下泥潭的可能性,尤其是东亚和南亚次大陆。

但总体来说如果不直接与美国交战,那么等我们拿下图中那些重要的国家,基本达成和美国分治东西半球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开始选择美国在中东和太平洋的防御漏洞迫使它在两个甚至更多战场开战,用多条战线消耗它的主要有生力量和所剩不多的工业生产能力,最后沿东西或者南北两个方向攻入北美大陆,或者毁灭北美大陆。

很难再有代理人战争了,下一场冲突:失控的大国之战

然而这已经是一个我可以在公众号这种地方说出来的规划,意味着这个方案其实已经很难去实施了。

不会再有设想中那么理想的情况。

中美爆发直接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正在无限逼近。

美国的军事实力现在是存量占优,但增量和潜力,都是远远不及中国的。

这种国家,最有动力在军事层面发动冒险性非常高的偷袭行为,就像二战时的日本,明知道美国当时的战争机器和工业能力一旦全面启动会压着它打,就只能寄希望于偷袭能一举击溃美国的有生力量。

今天的美国,就像当年的日本。明知道中国的战争能力和工业生产能力一旦全部放开,直接能压着美国打,却依旧不死心地想用军事冒险来打断中国的发展。

人类已经经历了太长时间的漫长和平,从而失去了对战争的最基本敬畏。

就像今天的美国国内所谓的鹰派一样,根本不考虑把另外一个核大国逼到没有退路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二战时,日本和德国那样的国家在被打败的时候,死的不仅仅是一群极右翼法西斯,而是整个国家的民众都必须陪葬,原子弹一次杀死十几万,燃烧弹一次烧死十几万,这些就是他们选错道路的代价。

如同今天的美国人一样。

他们既然选择了特朗普和美国的右翼,他日,等待这三亿人渣的就是:死亡。

他们的家园,最终一定会生灵涂炭,直至变成炼狱。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