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24, 2024

泡沫、崩盘、历次经济危机背后那只“看不见的手”

老读者应该都有印象,我之前在那篇讲中概股跟比特币泡沫的文章《强烈建议所有在美上市的中概股,都应该搞点区块链!》里曾经说过泡沫的好处:

当我们把区块链的泡沫弄破之后,让那些真正愿意去做技术的公司去承担泡沫破灭的后果,让他们在痛苦中不得不贱价出售自己的核心技术技术和人才资源,那时再用套出来的钱去低价收购他们,这才是资本主义的玩法。

这种玩法,难道只有在数字货币行业才有人想到这么玩吗?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实质上,这是市场顶端那一批猎食者的共识。

如果把这个套路,从数字货币延伸到人类的整个经济领域,你就会发现,周期性的泡沫与崩盘,其实不完全是资产周期末端的泡沫自然破灭那么简单。

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如果在理想的情况下,整个社会生产的商品都被整个社会消费完,那么意味着有一条公式:

生产方的总收入=商品售价×商品总数

而生产方的总收入又可以等价于所有工人的工资+资本方的利润,那么进行置换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得出另外一条公式:

商品售价×商品总数=工人的工资+资本方的利润。

实际上,这条公式解释了为什么1929年经济大萧条之前几次类似经济危机在理论上的成因。

因为从公式上来看,工人工资肯定永远买不完市面上的商品,如果资本不把自己的利润加进去,那么社会上的商品,总是必然没法被购买完,换言之就是必然会出现过剩。

由过剩导致的连锁反应,最终会形成一个强烈的负反馈传导到整个经济体,经济危机就发生了。

那么1929年之后,为了避免再次出现上面的情况,资本玩法变成什么样?那就利润同样被花了出去,但是是以一种特殊的消费形式花出去的:投资。

但所有的投资,本质上都是归结为一个原因:那就是这笔钱花出去能在未来带来比现在更高的收益。

不过这又引发了另外一个定律:不管在哪一个领域,只要有足够多的钱进去,就必然会把其投资收益率拉低到社会的平均水平。

对于欧美的统治阶级来说,不可能去接受一个花上大量时间、精力、金钱,然后得到一个只有社会平均收益的结果。

要超越社会的平均收益,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人为地大幅提高各种资产的振幅。俗话说的,高抛低吸。

高点出来之后,低点一定在不远处。能够制造高点的那一方,肯定为接下来的低点做好了准备。

通过发生在比特币身上的泡沫,不少人已经对泡沫有了粗浅的认识,但真实的经济远远比这个要复杂。炒作比特币的人会砸钱,会透过各种媒体自媒体去散播各种消息,会给你讲各种故事……

这样的事情,同样发生在真实的经济上,而且相比于比特币上那些粗浅的暴发户,欧美的统治阶级拥有的是数百年积累下来的无数媒体,无数的宣传渠道,无数的话语权,把羊群一步一步往他们想要的那个方向赶。

钱,从来只是一个影响市场的方面,对人性中恐惧和贪婪的把握与操控,才是一切的核心。

激发出大众的贪婪,把那些在高位的资产卖给他们;再利用他们的恐惧,顺利在低位拿回那些优质的资产,然后在下一轮泡沫之后卖出去,如此循环往复,才能得到超越社会平均水平的收益。

这就是欧美的统治阶级在这百年玩的把戏。

对于一般人来说,最大的一句废话就是那句“高抛低吸”,哪里是高,哪里是低,鬼才知道,高之后有更高,低之后也可能有更低。

如果你不知道哪里是高哪里死低,那你就是市场里的猪,只有被宰的份。

那什么人才知道哪里是高,哪里是低?当然是那些制造了高点和低点的人。

比特币泡沫已经给我们演示了制造一场小型泡沫的可行性。但对于更大的经济体来说,制造一场泡沫并不比在比特币上面制造泡沫的难度更高。

而且由于真实经济的链条更长,实际上使得可以通过影响那些重要但不被重视的因素,从而一级一级成倍放大地传导过去真正要影响的变量。

中国在07,08年的资产泡沫,是怎么被搞起来的?

从我的角度,如果我是一个攻击者,我要制造一场关于人民币资产的泡沫,那么我要制造的首先肯定是“升值”的预期,而什么能够导致“升值”,最最直接的,就是央行的货币政策,准确地说,是加息。

那央行为什么要加息,取决于一个最重要的变量:CPI,即通胀。

那通胀这个变量中最核心的一个因素又是什么?猪肉价格。

什么又构成了猪价的波动?猪肉的成本,饲料。

饲料里面什么占了大头?豆粕。准备地说,是进口的豆粕。

那进口豆粕的定价权在哪里?芝加哥交易所。

通过上面四五级的传导,实质上通过链条的延长,把调动中国央行加息这个本来应该花费数万亿的问题转化成了应该怎么样炒高CBOT豆粕价格这样的只需要一个数亿美金的问题。

如果今天要我去设计一个攻击泰国、越南、澳洲、巴西这些国家的的方案,可能也只需要半个月的时间也就够了。

这种周期性的泡沫兴起与破灭,不仅能够在短时间合法地内掠夺本国大部分人的财富,更能在不同的国家之间掠夺那些关系到他们经济命脉的资源、矿场、优质公司。

不用说,这些肯定能获得300%以上的收益,所以对于资本家来说,就是冒着杀头的风险也可以去做的,何况,他们本来就是在资本主义世界掌控杀谁的头不杀谁的头那批人。

当一个人认可资本市场本来就是一个重新分配财富的“合法赌场”的时候,就应该明确一个定律,既然是要重新分配财富,那么肯定一切,都是被设计出来的。不管是泡沫还是崩盘,都是为了合法合理地利用资产的谷峰,去通过掠夺来提高自己的收益率。

明白了这个定律,就可以去推导下一次经济危机会在什么样的时间点,以一个什么样的形式去爆发出来。

那为什么2008年到现在已经10年,新的经济危机还没到来?为什么资产泡沫还没崩盘?

这是下一篇要讲的。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