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5 4 月, 2024

一场疯狂的贸易战正是摆脱进口美国粮食枷锁和美元霸权的最佳时机!

中美贸易战的爆发,绝对不是一个偶然的事件。

其爆发的根源在于中美两国各自在过去数十年在经济和政治上的国家道路上都走到了一个拐点,所以贸易战的爆发是有着深层次的客观因素在,任何试图用对美妥协去换取休战的想法都是幼稚且不负责任的。

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

何况,中美之间有没有和平,我一直坚持的看法是:在中国的军事实力彻底压倒倒美国并且在实现对美国的瓦解之前,没有,连想都不要去想。

特朗普身上有商人的一面,但他也有一个美国爱国者的一面,这点无需吹也无需黑。

对于这种人来说,单纯地认为他只有商人的一面而没有看到另外一面是危险的。最简单地假设一下,一旦在未来的中国像我这种人掌握了权力,美国能拿数千亿,数万亿来买到我放过美国吗?可能性绝对是零。

干掉美国,让中国重新回到这个世界头号超级大国,对于一些人来说是一辈子终极的梦想和追求,任何东西在这个梦想面前都如同粪土一般无足轻重。

所以,这根本不是几百亿,几千亿美金的问题,而是两个国家你死我亡的问题。

中美贸易战实际上已经成为中美之间新冷战的开端。

我对于美国这个国家及其背后的统治阶级从来没有任何幻想,所以我也一直是中美贸易谈判最坚定的反对者。

我知道,我们需要时间,我们的实力还没有达到最佳状态去挑战美国,但是,我更清楚的是,敌人也知道我们需要时间,对于他们来说,更加不会等到我们准备好的时候,再去和我们打一场完全没有胜算的战争。

如果我们花上个几千亿就能买到个妥协,拖到2024,甚至再花上个几千亿就能拖到2032,拖到全球五大洲七大洋上面有几十个中国航母战斗群,全球的天空中有数百架中国的隐形战略轰炸机的时候,我们跟美国之间还会有贸易争端吗?没有。

但问题在于,美国会有那么傻等到那个时间点吗?白痴也知道不可能。

既然战火已经烧起来了,就应该丢掉所有的幻想,按照一场战争的状态去做我们应该有的准备。

甚至在我看来,这场由特朗普政府挑起的贸易战,对于我们来说,简直是一个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

对于想推动中国超越美国重新领导世界的人来说,最恶心的一个未来是什么样的?就是中美之间已经形成非常强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经济形态,甚至两国的统治阶层透过各种各样的利益交换形成一个新的利益集团,这是最最恶心的。

如果那样的话,我们几十年后向美国扔核弹的时候,遇到的内部阻力会是无穷大。

而最好的局面是什么?当然是在经济和政治上逐步与美国进行切割,等到我们与美国已经完全沦为纯粹的敌对关系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在撑起可靠的防护伞之后,毫无顾忌地向美国本土扔那些可以抹平地表一切的先进武器。

前几十年我们的力量还不足以挑战美国的时候,加入美国在二战后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体系,用经济上的紧密联系来保住自己的安全,这个我没有意见,但现在这个时间节点,过去那一套已经不可能再运行了,因为我们的实力已经超出了我们中很多人的认识,也超出了很多美国人的认识;同时,美国实际上的衰退速度也超过了我们中很多人的认识,更超出了很多美国人的认识。

经济上的贸易战,给了中国一个非常好的契机去解决三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第一,在粮食进口问题上被发达国家卡脖子的问题;

第二,外汇资产里持有美国国债过多的问题;

第三,美国资本透过风投和资本市场控制过多未来越来越有价值的中国制造业企业和初创企业的问题。

进口粮食问题

每次遇到一些经济危机,总有很多傻逼跳出来说什么房价、物价、汇率、出口这些东西要保哪一个之类的傻逼言论。其实,在中国,唯一需要确保的只有一样东西:粮食。

只要粮食供应这一个红线不出现问题,CPI不因为粮价暴涨而出现暴涨,那么中国经济不管出现什么问题,整个社会都不会出现大的动乱。而只要社会不出现大的动乱,经济的问题,必然总是能在时间和空间的允许范围进行腾挪从而逐步缓解掉。

吃,永远是天字第一号问题。

而国家跟国家之间的较量,就如同两个顶尖高手的对决,胜负往往只需要一招,前面的无数铺垫,数十年的苦练,数千万次挥剑,都只是为了击杀对手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

整个欧美的发达国家几十年如一日地对农业进行大量的补贴,每年烧上几千亿美金,难道只是为了让中国的猪能吃上廉价的豆粕?

现在中国每年进口8000多万吨甚至9000万吨的大豆,其中有一半是来自于一个把中国定义为未来最主要威胁的美国,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那可是敌人啊!敌人每年花几千亿去补贴他们的农民,来让我们进口他们的粮食,我们每吃一口,是不是都应该去想想,这口饭,真能吃得放心吗?

我们内部还有人想着扩大对外的进口量已“让更多人享受低价进口粮食的好处”,相信我,当中国真的打开更大的市场的时候,国际粮价绝对不会再有所谓的“低价进口粮食”,相反,天气因素、库存下降、单产下滑等各种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因素绝对都会很快接踵而至。

进口粮食,对于中国来说肯定是必须的,而且随着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和蛋白质需求往更高的标准走,规模只会越来越大,但进口的来源地,必须摆脱那些潜在的敌对国家。

首当其冲就是美国这个未来最大的威胁。

除了我们之外,全世界再也没有一个市场,能向美国农业提供如此庞大的体量,用如此巨额的外汇,来进口他们那么多的粮食。

我们应该利用这次贸易战,狠狠地重创美国的农业,同时利用美国农业公司陷入行业困境的时机,在南美逐步把属于中国自己的农产品供应链建立起来,从ABCD这些国际粮商手中抢过更多的份额和控制权。在东南亚、乌克兰、俄罗斯、非洲等地方开拓更多的进口来源地。

苏联当年解体的时候,经济层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背景就是国际油价的暴跌,同时国际粮价大幅上涨。油价暴跌使得苏联的外汇收入剧减,而粮价上涨使得苏联的外汇支出更是雪上加霜。如果没记错的的话,当时泰国的米价一度比正常的年份翻了两三倍有余。

对于苏联那种以出口能源为主要外汇来源,进口粮食为主要外汇支出的经济体来说,原油价格暴跌和粮价的暴涨绝对是最坏的一种情况。

而对于中国这种以出口工业品为主要外汇来源,进口能源矿产和粮食为主要外汇支出的经济体来说,世界消费市场的萎缩引起的工业品需求爆减,以及国际能源和粮食价格大幅上涨,会是很糟糕的一种局面。

在特朗普上任以来,以原油为代表的国际能源价格比最低位已经翻了两三番有余,而美国与世界各国的贸易战,抬高全世界的关税壁垒,实际上就是削弱全球的消费市场,上面一段提到的糟糕情况中的两点已经在逐步实现,要是粮价再出现大幅的波动,我们还能像今天这样淡定吗?

对于农产品来说,要使其实现稳定增长,需要的是一个中长周期的稳定投入,但是要使其供应出现问题,则一个短周期不可逆的事件就可以改变。可能是一场不知道谁引发的大火,可能是水利设施出现短期无法修好的问题,更有可能是天气的急剧变化带来的各种灾害和减产。

不要天真地以为,“天气”二字中有个“天”字,它就完全没有人为操纵的可能性。

二战末期美国军方的实验室就一直在寻求影响天气系统的方案,他们已经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我不清楚,但至少影响局部范围内的天气在我们国内就已经是有可能的,美国人应该拥有对等甚至更强的技术能力。

所以我们才要在这次贸易战中,彻底降低美国的各种农产品在我国进口农产品中的份额。而且是不可逆地降低,绝对不能再给他们任何再次扩大进口份额的机会。只要在粮食问题上不被美国像卡苏联那样卡住脖子,确保13亿人的日常食物价格不出现大幅度的波动,我们就赢得了对美国斗争的第一个优势。

而第二个契机,则是应该利用这次贸易战,彻底解决目前我国外汇储备中持有美债过多的问题。

国储构成中美债过多问题

我国增持或者减持美债的份额,主要取决于,我国究竟想与美国形成多深的绑定关系,这可以看作是一个对美国的投名状。

你们在过去的两年里看到的我国在相应的时间节点作出的增减,实际上就是当时给美国发出的不同信号,如果仔细去研究增持和减持的时间节点发生的政经时间,应该会发现一些有意思的联系的,我在这里就不展开了。

今年数次增持美债,确实是想向特朗普政府示好,这个没有必要否认。但是这种示好,目前看来是没有用的,上文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他不是一个能够被这些小恩小惠收买的人。

所以,我们也不必再继续在外汇储备的头寸中,增加更多的美债,相反,我们从现在开始,就要不断地抛。

抛售美债,实际上抬高了美债的收益率,而贸易战中最精彩的一幕,应该是我们配合美联储,演好吸引美元回流这幕大戏。

美元从世界范围内回流到美国,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在关于美元回流这个问题的看法上,你能看到的中文世界里的100%的说法都是错的。

在那些傻逼的眼中,似乎美元一旦回流,人民币汇率就要崩之类的。而现实是,美元就是一张废纸,它有没有用,只是取决于使用的国家究竟想在经济上与美国进行多大程度的结合。

如果我们需要在经济上逐步与美国进行切割,我们最佳的做法就是尽快抛掉美债,收回美元,然后在国外把那些美元花掉。

抬高美债的收益,促使美元回流,实际上就是配合美国引发一场爆发在新兴国家的经济危机。

中美这种国家的实力已经超出了这个星球上的绝大部分国家,所以,因为美元荒导致的经济危机一来的时候,这个星球上只有维二两个国家是可以获益的,一个是罪魁祸首美国,另外一个就是中国。

像南美的阿根廷这种国家明显已经快撑不住了,如果它继续找美国人续命,那么必然会重蹈此前数次危机时候的教训,但能救它的,除了美国人控制的IMF,还有一万多公里外的那个东方大国。

而阿根廷有一些农产品很出名的,例如:黄大豆。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经济危机,对于我们这种后发大国来说,也就没有了重新划分世界经济版图的机会了。而要把手伸过去的机会,就在于那些新兴国家因为美国给他们造成危机的时候。

只有利用阿根廷那种国家出现了经济危机,我们才能够有机会进去他们的农产品行业,才有机会跟ABCD去竞争,才能逐步建立起属于我们的供应链。

其它资源型国家,是类似的。

我们要配合好美联储演这场大戏,先抛美债,抬高其收益率,加速海外美元回流美国的进程,引发其他新兴国家的经济危机,然后利用抛美债获得的流动性,在其他国家出现危机的时候,进入那些关系他们国计民生的行业。

两到三万亿美元的规模,差不多可以覆盖掉现在那些我们想买的生产粮食、矿产、能源等国家的很多产业和公司。

而在我们抛美债的过程中,谁做了我们的接盘侠,实际上就相当于把自己的流动性锁进了美债这个黑洞,我们实际上是顺便灭掉了其它国家想趁美元荒一起趁火打劫的能力,把他们赶到了美债的池子里。

如果我们利用这一次贸易战顺利地把自己的外汇储备由美债替换成各种资源,那么我们就为日后的胜利奠定了第二个基础。

当然,抛美债的话,对于美国人来说,是他们的禁脔。美国人不会让我们那么顺利就甩掉的,在这一过程中,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们在这一过程里是利用了台湾问题进行了发难。美国的军队踏上了台湾。但这个问题最后怎么解决,不是本篇文章要谈的。

不过不管是抛美债,还是去收购那些新兴国家的资源,最终的目的,都是建立一个不需要美元的经济循环体。

要知道,美国最主要出口的商品,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元。

不管美元怎么回流,它的最大作用都不是堆在美国国内发霉,这些美元最终的目的都是要出去的。而如果我们提前通过那些抛美债得到的美元把那些资源型国家的资源搞到手,实际上就堵死了那些美元出去的道路。

一旦这些美元流不出去,那么美国国内就同样会被这些自己超发的天量流动性所吞噬。这会成为压垮特朗普政府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最后一个,则是应该利用这次贸易战,彻底杜绝美国资本参与中国新型制造业和初创企业的可能性。

美国资本染指中国企业的问题

既然美国已经把中国制造2025定义为对他们威胁最大的国家战略,并且对像中兴这种中国企业举起了大棒,那么我们当然进入中国的美资进行更加严格的审查。防止敌人染指那些关系中国未来与国计民生的公司。

不要以为是各种大中型国企才是关系国计民生的行业。实际上,未来的世界里,信息和数据,才是最关键的关系国计民生的行业。

包括每一个中国人的消费数据,出行数据,衣食住行等喜好的数据,这些实际上都掌握在一些民营乃至各种外资风投所持有的公司里,像滴滴这种,实际上掌握了你每天会到哪里的规律,你的公司究竟在哪里,你的家庭住在哪里,每周都去哪些地方玩……

要防止这些数据被敌国所利用,那么就要从源头上对美国资本建立更加严格的审查制度和准入制度,这实际上也是上文提到的堵死美元的其中一个渠道。

当我们都把对方当作敌人的时候,我们凭什么让他们用废纸片来换我们那些最优秀企业的份额?

美国当年干掉苏联,本质上是通过自身对尖端制造业和科技金融业的把持,把中低端的制造业让日韩,甚至是后来的中国来承接,从而得以延伸自己的工业部门的链条长度,形成一个几十亿人规模进行协作的经济体。

而今天的美国,想干掉中国,却发现实际上它已经找不到一个类似中国那样的角色来承担起中国扮演的中低端工业国的角色。

而特朗普政府的解决方案是靠美国自己的“再工业化”,想把空心的本土重新打造成制造业的核心大国,然而,这个解决方案最大的缺陷在于:人口数量。

美国也就3亿人,且服务业占了大头,同时失业率创了历史新低,也就是绝大部分人是在充分就业状态的,那么想“再工业化”,想得挺好,关键是去哪里来找到那些能“再工业化”的人呢?

找不到这些根本不存在的人,又怎么承接那些因为贸易战打出来的市场份额?最后还是得让中国人来把这些市场份额占了。

我们已经是,且将来会一直是这个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消费市场和互联网市场。只要我们不断提高美国现在这些互联网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的门槛,让他们只能在这个最大的市场外徘徊,我们就能影响他们的扩张和迭代速度。

当他们的速度慢下来的时候,中国本土的公司就能在短时间通过更加快速的迭代和改进,慢慢逼死那些同类的美国企业。

有时候,国运就是那么奇妙的一件事。

主导世界秩序的国家,从百万人口级别的西班牙葡萄牙,到千万级别的英国,再到亿级的美苏,最后到十亿级的中国,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

特朗普以及那些尝试去对抗这个规律的美国人,就像车轮前不知量力的螳螂,以为自己举起了镰刀,就真的可以挡住车轮前进的方向,殊不知自己最后会被历史的滚滚车轮碾成齑粉。

当然,他们可能不知道,“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翻译成中文的话,正好是一个成语,叫:回光返照。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