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月 24, 2024

站队与不站队

站队与不站队

泽连斯基在美国国会获得了专场演出的机会,博得满堂彩之后,马上去了德国,再下一场是在日本。

精通选举活动的议员们,自然会更容易被擅长煽情的演员总统打动,在接下来对俄更进一步的各种制裁法案里,投下坚定的赞成票。

泽连斯基的这套表演,也会在西方的社交媒体广泛传播,经过精心安排的算法推荐,送抵千万个移动客户端,让全球民众为之动容。

情绪送到了,抉择也就送到了,全球各个国家们,都先后面临着二选一站队的时分。

挺乌克兰,意味着与俄罗斯彻底划清界限,与西方乃至世界的经济金融连接得以保全。

毕竟,在全球经济将较长时期低速增长甚至滞胀的背景下,美西方的市场需求仍然是各国出口的重要去向。

需求,意味着就业,就业意味着稳定。

另一个选择是彻底和美国翻脸,站俄罗斯。

俄罗斯资源雄厚,手握着对全球经济举足轻重的石油和粮食出口。选择了它,通货膨胀可保,但就业就不一定了。

另外,俄罗斯其实并没大家想象中那么孤单,朋友圈里还是有不少小伙伴的,比如东方大国,比如伊朗、土耳其、印度。

对,你没看错,在美俄问题上,我们常常和印度同穿一条裤子。没办法,我们的巴铁,同时也是美国的铁杆——

还记得,当年尼克松和基辛格,是途径哪个国家飞来北京的?

国际关系,有时就是这么复杂。

可别看我们已然跃居棋手、别看我们似乎已经有所偏向,其实,我们同样得面临上述的两难选择。

本闲人岔开当下议题不说,讲讲曾经大国的外交抉择,也为大家从历史的智慧中提供一些思路。

抗日战争快要胜利的时候,教员曾经设想过大国胜利后的外交取向,那就是独立自主。但当解放战争快要打完的时候,却决定实行“一边倒”,也就是倒向苏联。

为什么?因为一穷二白的我们,需要获得宝贵的重工业基础。

70年代初,中美建交,跨越大平洋的握手背后,是来自西方阵营的资本输入。

承接这波红利,大国得以冲破中苏交恶后不利的国际局面,同更广泛的国际社会连接,以获得各种宝贵的外部资源。

再到90年代苏联解体后的动荡期,大国在混乱的国际局势里,没有盲动,没有冒进,韬光养晦,继续潜心发展,甚至忍辱负重。

稳定的环境,叠加上二十一世纪初所加入的WTO,大国拿到了黄金发展的20年,直到今天才有资格坐二望一。

大国的战略目标,从来不是依附于谁,而是掌握秩序主动。只要选边,就将放弃另一边。

不选边不站队,是因为自己就是一条队,自己有资格不站队。

美国需要中国的实体经济,不然转不动全球秩序;俄罗斯也需要中国的外交支持,不然彻底被世界孤立。

做选择是基于自己,而不是基于外界的期盼。

所以大国的立场很明确,你们别给我设套,我看的很清楚。矛盾很尖锐,但更需要坐下来谈,特别是不要冲动。

毕竟打的再彻底,最后也是以算账结束。

但不选边也可能两边得罪,老好人最后谁也不念你的好。这波国际压力,是因为谁都嫉妒大国的超然地位。

所以该说的话得说,该做的事得做。战略有了之后,一定要有丰富的战术去支撑。细节是魔鬼,在每个领域都要有充分的预案。

而且稳增长的压力很大,只有先解决内部问题,才能腾出手来管外面的事儿。

千万不能乱了阵脚。

前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