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5 5 月, 2024

香港的疫情和美国无关?

香港的疫情和美国无关?

叙利亚有个幼发拉底河,上面有个塔布夸大坝,是苏联人修的民生工程,庇佑着下游大概200万叙利亚老百姓的生活。

 

没有这个大坝的时候,幼发拉底河要发洪水,隔三岔五要影响老百姓的生活和生产安全。后来大坝建了起来,叙利亚百姓安居乐业,大坝因此被列入了禁止轰炸的名单,也就是不管谁来此处,都要保护。

 

2017年美军搞了一起军事行动,派了一架轰炸机,打着反恐的旗号扔了三个重型炸弹,炸了两个,哑弹一个,幸运就幸运在,命中大坝主体的炸弹是哑弹。

 

也是苏联人的工程修的过于良心,中了两发炸弹,依旧发挥着作用,只有大坝附属设施被炸掉了,附属设施没了之后,大坝后面水库的水位迅速上涨了大概16米。

 

眼看着要决堤,下游的百姓将直接尸骨无存,一场人类史上罕见的运动发起来了。

 

当时的战局是叙利亚军队在俄军的支援下,打的isis武装节节败退,退到此地的恐怖组织isis向国际社会发起了呼吁。

 

我们只是要建立伊斯兰国,美国人想要建立人间地狱。Isis郑重呼吁交战各方放下争端,一致拯救即将被洪水夺取一切的叙利亚人民。

 

叙利亚好几方反对派赶来了,叙利亚政府军赶来了,国际红十字会赶来了,库尔德人赶来了,俄罗斯人也赶来了。

 

大家一边一起痛骂美狗不是人,一边合力抢修大坝。

 

所以是抢修大坝,因为美国人的飞机还是不消停,还在扔炸弹,各路防空武器不得已云集大坝周边,总算是赶走了美国人的飞机。

 

在此期间,两名工程师和一名国际红十字会的志愿者将自己的生命永远留在了塔布夸大坝上,点燃了人道主义的灯塔,永远守护着下游的叙利亚人民。

 

终于大坝修好了,各方势力握手告别,重返战场,继续你死我活。

 

要是什么人能让恐怖组织isis都看不下去,当起了好人,我看地狱的魔鬼肯定可以,如果非要在地球上找人,那天底下大概只有美国人。

 

什么肮脏的事情都干得出来,不能对美国人抱有一丝丝怀疑。

 

于是我们就可以罗列一点事情,俄军去乌克兰反纳粹,发现了许多生物实验室,生物实验室属于美军,有搜集俄罗斯人基因的证据,还有做冠状病毒研究的证据,还有没来得及销毁的证据。

 

美国人想干什么?我们不知道。

 

我们的群众把俄罗斯的产品卖到脱销,把卢布都买的不跌了,还在网络上声势浩大的支援俄罗斯。

 

美国人看了怎么想?我们不知道。

 

于是紧接着,突然香港的疫情就恶化了。原本俄罗斯去乌克兰反纳粹,欧洲人跟着美国热制裁俄罗斯,把自己家底裤制裁没了。

 

欧洲资本疯狂出逃中美,人民币和美元一起升值,突然香港疫情爆发,变成了只有美元升值。

 

虽然现代的货币就是个信用废止,废纸升值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是,有没有可能,能说明一点问题呢?

 

美国人干了什么?是恼羞成怒?是见利忘义?

 

我们不知道。

 

但是根据美国人以往的表现,我也不能在这打包票,这几件事之间就没有一点点关系。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