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6 5 月, 2024

白莲花与毒瘤

俄乌战争已经持续了一个月。据联合国难民署的统计,乌克兰至少产生了1000万的难民,其中300万逃到国外,700万留在国内。

泽连斯基颁布了战时令,90天内,18至60岁的成年男子,不准离境。

所以现在出境躲避战争的,大部分都是妇女和儿童。漫漫离家路,无边苦海愁。过惯了安宁日子的我们,很难想象他们的苦楚和不安。

本闲人今天说说难民引发的问题,和背后的阳谋阴谋,给观察这场极可能持续较长时间的战争,提供一些不一样的角度。

战争不仅是比拼实力,而且是道义之争。谁俘获了民心,谁就赢得了战争的主动。

所以美西方把难民当成是道义之争的筹码,开动宣传工具,做足了文章。

本来欧洲的媒体就被美西方的资本全面把控,方向定了之后,算法自然开始各种角度的狂轰滥炸,给民众反复投喂。

乌克兰难民是西方同宗同属的白人同胞,欧洲政府有责任和义务去接纳他们;造成他们流离失所的是坏蛋俄罗斯,政府应该坚决的对抗俄罗斯。

所以如果出去看看现在西方媒体对乌克兰难民的态度,基本都是类似的声音。

本闲人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良知,但人非圣贤,且亲疏有分。宗教式的博爱和牺牲确实是存在的,但对更具体、更有普遍意义的人和事,还是要在综合考虑之后再做决定,特别要警惕被包装成大爱背后的阴谋。

离境的300万乌克兰难民,有将近200万来到了波兰,其余的陆续前往其他中东欧国家。波兰确实是正在陆续开放边境,搭建一些临时性的接纳难民的设施,也获得了来自国际难民署和红十字会的紧急援助。

宗教式的热情被煽动起来之后,能维持多长时间的热度是个非常大的问题。临时接纳可以,但时间一长呢?

“久病床前无孝子、久贫家中无贤妻”。

目前这一批难民以妇幼老弱为主,当90天的战时安排解除后,将有大批的成年男性难民逃离故土,同家庭相聚,那个时候,波兰还能不能维持现在的接纳度?

所以,难民绝对不只是面子问题,而是一个实在的经济问题。

波兰已经开始准备去和欧盟谈判,借此要求更多的经济补贴和援助。但以欧盟一贯的尿性,这笔钱不会舒舒服服的给到波兰。

即便距离一个各成员国都能勉强接受的方案,也会经历持续的争吵。

毕竟疫情持续,油价高涨,年关难过,谁都不愿意拿出真金白银。

而且宗教热情是一回事儿,实际操作是另一回事。猖獗的欧洲人口贩卖市场,已经在疯狂下手。

白莲花与毒瘤

2020年全球人口贩卖分布图,中东欧是高发区

多少叹息、多少错愕也改变不了现代意义的难民奴隶为战争罪恶埋单的现实。

政府的资金毕竟是有限的,如果得不到持续的外来资金保障(大概率不会),政府会将安置难民的职责外包给私人公司。

而私人公司才不会管什么宗教情怀,只会将这些廉价劳动力进行更加残酷的压榨,本地人的低端岗位会被这些只求活命的外来人抢走。

丢了饭碗的底层民众,将会揭竿而起,用自己的选票,惩罚起初接纳难民的政党,将本已暗流涌动的欧洲各国,再一轮乱搅。

现在美国操纵下的欧洲议程重点,还在团结一致、共同对俄上,并没有太重视难民问题,但二战后欧洲最大规模的难民潮,已经为欧洲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这颗炸弹怎么爆,什么时候爆,由不得高喊自主的欧洲。

上一次欧洲难民危机,还要追溯到叙利亚战争。还是美国,以一张海滩殉难的叙利亚男孩照片,唤醒了欧洲人内心的白莲花,特别是德国人心中为二战赎罪的自省意识。

接纳了太多中东难民的德国遭到了反噬,这正是默克尔的党派下台的最重要原因之一。这个阳谋,扳倒了近二十年欧洲政坛最伟大的政治家。

失去了能统一德国政坛的默克尔,就近乎失去了自主意识,连带着欧盟也被搅进了混乱和无序。

所以,当高举民族主义立场的波兰总统杜达借俄乌之乱,试图将波兰经营成德法之外的欧洲新一极时,徘徊在边境之外的200万难民,正如当年扳倒默克尔的叙利亚小男孩,成为美国送给他的一颗毒瘤。

引发战争的幕后主使,用精打细算的生意经,把宗教情怀定价,转嫁了一场危机,而自己吃人血馒头的生活方式,却没有丝毫改变。

看似圣洁的白莲花,正在一点点成为毒瘤。最冠冕的言辞背后,掩盖的是最丑陋的罪恶。

请警醒并远离。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