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6 5 月, 2024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去年写过一篇韩国的文章《文在寅赌上性命去疫区》里提到了一个重头,检察院,因为上次主要讲文在寅和卢武铉,也就没有细讲韩国这个和财阀同样重要的检察院

这次就单独来和大家聊聊,也是卢武铉和文在寅等改革派,始终想要彻底改变的检察院体系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其实要讲韩国的检察院体系,我们可以引入一部韩国电影,韩国电影像来以敢拍出名,不管多丑恶多阴暗,就没有他们不敢拍的

2017年一部电影《王者》,可谓将检察院与政坛游戏,讲的非常清楚明白了,那今天就结合这部电影,来和大家讲讲政治游戏的独特玩法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朴泰秀从小就是个混混,在学校惹是生非,痞气十足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他爹“朴明勋”也是个混混,偷鸡摸狗,打架斗殴,乡里乡亲的既烦他,又怕他

这对父子,可谓有其父必有其子,两个人是一样烂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但突然有一天小混混放学回家,居然看到老混混在对人跪地求饶,而且那个人还是个年纪不超过30岁的小子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面对老混混的跪地求饶,年轻人一脚踹开老混混:

去你妈的,你也配求饶?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这一幕,让小混混的世界观崩塌了:

原来我那么嚣张的爹,还会像狗一样跪地求饶,而且还是对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这臭小子是谁啊,这么牛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原来,这个臭小子是一名韩国的“基层检察官”,对底层屁民,尤其是对那些为非作歹的混蛋混混们,有着绝对的生杀大权

关于韩国检察官的特权,有三点,方便各位了解

1,垄断的起诉权

2,下令警方进行犯罪侦察的司法权

3,面对嫌疑人有紧急逮捕权和释放权

这三项特权,给了检察官以通天的权力

简单讲就是

让警察去查谁我说了算

让警察抓谁我说了算

以及最重要的,起诉谁我说了算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警车和检察官的车一起来抓人,但警察要绝对服从检察官的命令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看着自己的父亲被打,小混混心底里涌现出无限的敬佩:

检察官,才是真正的力量

能把人抓去坐牢,甚至被判无期徒刑和死刑,这种力量才是牛逼的力量

在这种力量面前,我们这种小打小闹的混混算个屁啊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小混混进而想到班上的那些书呆子,那些傻比们,虽然他们现在被我欺负,可这些书呆子将来才是“真正力量”的代名词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将来书呆子们会变成这种“检察官”,把我爹摁在地上暴揍,我爹还要一个劲的跪地求饶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这一瞬间,小混混下定决心,要成为最强力量的一份子,韩国检察官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因为我们主要是讲韩国检察官的,而不是推荐电影,所以小混混是怎么努力成为检察官的过程,就不提了,我们讲重点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年轻的混混终于实现了儿时的梦想,成了一名基层检察官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但真正当上检察官后,小混混发现这玩意儿一点也不风光啊

每天工作996,节假日无休,处理的全是酒驾,无证经营,肇事逃逸,暴力犯罪等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案子

一名基层检察官一天要处理30多个案子,真正的累成狗

说好的让人跪地求饶呢?说好的真正力量呢?难道小时候看到的亲爹下跪,都是假的?

带着这份疑问,小混混坚持了两年

直到他遇见了这桩案子——一起未成年少女的性侵案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小混混发现,这起性质恶劣的未成年少女性侵案,受害人和嫌犯,居然和解了

嫌犯拿出500万韩元,少女的母亲(一个卖咸鱼饼的智力障碍者)也答应了和解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带有正义感的小混混询问同事,这性侵案性质恶劣,受害者还是在校未成年人,嫌犯怎么着也得坐牢啊,怎么可能和解处理

作为检察官,我们该起诉嫌犯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同事委婉的告诉他,因为嫌犯爸爸的哥哥,是有身份的人,在中间做了点工作,所以这案子……我们就算了,就算了啊

小混混继续问:谁啊,本事这么大

同事答:他叔叔是国会议员,家里很有钱,所以……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小混混初生牛犊,天王老子也不怕,正义感爆棚的他要替受害少女讨回公道,下令警察立刻将嫌犯押过来受审

在审讯中他蔑视的看着嫌犯,眼前这个人和他曾审讯过的所有嫌疑人都不同

正常人面对检察官,都像小混混爹一样跪地求饶,和狗一样温顺

可眼前这个人……不一样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他神态傲慢,目中无人,一问三不知,否认所有性侵事实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小混混一怒之下,决定拘留他,并且正式起诉嫌疑人

他决心让这个目中无人的混蛋,做个十年牢再出来吧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然而在决定递交起诉书的那晚,很少过来的前辈突然走进他办公室,邀请他一起去吃夜宵

前辈邀请,小混混自然不会拒绝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但说是吃宵夜,前辈却带他来到了检察院战略部

检察院下辖各个部,分管不同案件,有专门管知识产权的,有专门管反贪的,有专门管刑事的

这个战略部,分管的就是反贪等案件的

这可是个“明星部门”,毕竟一提到反贪,大家都想到啥?

贪官污吏,政商勾结,利益输送,权色交易

这个部门是检察院最“高光”的部门,大量和政客、明星、财阀打交道

那这位前辈,为什么带一个小混混来这呢?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前辈带小混混进入了战略部的档案库

这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案件,有些能见光,有些则见不得光的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前辈告诉小混混,“案件”就和泡菜一样,越泡越香

有些东西要让它浸泡一段时间,在最适当的时候再拿出来吃了,那才够味

前辈这话什么意思?

就是藏着“黑料”呗

当你和一个政客或商人关系好时,他的黑料你就帮他收着,但是当你需要抛弃他或利用他时,那泡在档案库里的他的黑料,就能拿出来吃了

前辈举了个例子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这是韩国最当红的女明星,有着“清纯美人”之称的“车莲美”

这女人啊,烂透了,烂货一个,打着“清纯美人”的人设,私底下就是个吸冰毒,滥交,用来给大人物当权色交易的性工具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我们这可保存着清纯美人吸毒、滥交的录像哦,这东西要是爆出去了,韩国可要翻天

但我们现在不会爆出去,这种黑料,要像泡菜一样好好浸泡着,等到最适合的时候拿出去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小混混听了一脸懵逼,这是继他爹被摁在地上摩擦后,第二次世界观崩塌

原来还能这么玩啊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讲着讲着,突然,嬉皮笑脸的前辈给小混混下跪了

这时前辈才切入正题,带小混混来这的目的,让他知道这些东西的目的,当然是要求他别起诉那个性侵犯

韩国的检查制度特点是,“案子跟人”,也就是说一件案子由检察官一人负责

检察官对于该案全权负责,独立侦察,独立判断,独立做出起诉决定,当然也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这决定了,就算上级的官再大,也无权干涉检察官的调查

就拿这起性侵案举例,案子由小混混独立负责,别说是前辈,就是检察总长也无权干涉小混混的调查和起诉

这是韩国检查制度“案子跟人”的特点

但不能明的干涉,就用暗的手段来干涉咯

比如在这里前辈就暗示小混混,只要你放弃起诉性侵犯,你就能来检察院最耀眼的战略部工作

(剧中“战略部”该是虚构的,在现实中负责政商勾结调查的,是检察院“特殊部”)

前辈说,想想你以前做“基层检察官”多辛苦啊,天天996,面对的还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狗屁案子

来我们战略部,你将接触到这个国家里最有权的政客,最富有的财阀,最清纯的女星,你也将成为检察院的未来之星

小混混,动摇了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最终,小混混妥协,他放弃起诉性侵犯,让一个未成年少女白白被糟蹋

而为了弥补内心的愧疚感,他要求性侵犯将和解费从500万韩元,提高到5000万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从这一天开始,小混混变成了“朴泰秀”,他跟随着战略部部长,以及前辈,成为了一名能接触到政客、财阀的明星检察官

这个战略部处理的案子,也不再是偷鸡摸狗,酒驾斗殴这种小儿科了,只要是战略部起诉的案子,那必然是新闻的头版头条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贪污,滥用职权,非法交易,每一桩案子都是震惊社会的大案

管你是财阀大佬,还是国会政客,到了我检察院战略部都必须乖乖低头(上面这位坐轮椅的财阀,应该是暗示三星总裁李健熙)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在这些对于大人物的调查中,检察官也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全社会都会将你捧为把“大人物”拉下马来的英雄

还记得在上篇文章里我提到,韩国检察院的那个外号吗?

鬣狗,专门啃食死亡的权力

他们会对大人物下手,但前提是,这个大人物必须是失势的大人物

卢武铉,李明博上台后改革派失势,鬣狗扑上去了

朴槿惠,闺蜜干政所引起极大民愤,鬣狗扑上去了

李明博,文在寅上台后保守派失势,鬣狗扑上去了

鬣狗,有当“明星”的欲望

但鬣狗主要是支持保守派的,但在改革派总统上台后,他们也必须缴纳投名状,以防遭到打击

最明显的例子,李明博,就是检察院向文在寅交纳的投名状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对检察官而言,最敏感的时期,就是政权交替时

因为这是一个关系到站队的问题

韩国体制是这样,检察院隶属于法务部,而法务部长是总统任命的

虽然法务部长无法干涉检察官的具体案件,但法务部可以对检察院进行系统性的改革

比如通过修改法律,从法律层面彻底限制检察官无法无天的权力

那作为检察院体系的人,如何避免检察院的特权丧失,那总统的态度就非常重要

总统有改革检察院的意愿,就会任命改革派的法务部长

所以他们会在总统大选时,押宝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卢武铉和文在寅,无一例外的都任命了改革派的法务部长

不过在卢武铉之前,并没有人决心要搞检察院改革,所以在卢武铉之前的大选,检察院的押宝,主要是考虑到高级检察官的仕途

押宝押对了,未来仕途一片光明,押错了,那可丑了

其实这种政治押宝,在世界上很常见,之前聊过的安倍押宝就是典型

2016年安倍押宝希拉里,特地飞到纽约去支持希拉里,冷落同在纽约的特朗普,结果特朗普上台后就给安倍小鞋穿

全世界都一样,政客们,官员们,押宝就像赌博,押对了升官发财金腰带,押错了那就等着被打压被冷落吧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检察院战略部部长,目标是坐上检察总长的位置,那他就必须讨好政客,尤其是下届总统

如果他能帮助某位候选人当上总统,那他的未来就无可限量

大家还记得文章之前提过的“泡菜论”吗?

从政从商的,有干净的吗?谁没点黑料

检察院保存着大量大人物的黑料,它们像泡菜一样被储藏着,就等有一天拿出来用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大选前,部长带着一份有力量的黑料,去见了总统候选人A,他决定押宝这名候选人

于是将保存在战略部里的,候选人B的黑料,交给了A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候选人A对于检察官这种藏黑料的手法,感到可怕

不过押宝也是冒险的,试想如果A没选上,B选上了,那B知道你给的黑料,你还有好果子吃吗?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最终检察官押对了宝,“金大中”当选总统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部长也因为押宝成功,打天下有功,从战略三部直接升到了战略一部,同时也是高级检察长之一

韩国检察院官职是这样

总检察长1名

高级检察长8名

检察长30名

进入高级检察长的位置,意味着离总检察长更进一步了

因为押对了宝,检察院的高层检察官们,又畅快的过了五年,直到又一届的总统选举

这次2003年的选举,检察院将面临一个大敌:

贫苦出身,人民律师,不为权贵折腰,更对检查体系了如指掌的卢武铉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卢武铉是所有检察官的敌人,没有支持他的检察官

卢武铉在接受采访时如此说: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讲到底卢武铉是一个希望带领国家前进的改革派,是个对“旧有势力”宣战的候选人

拥有无法无天权力的检察院,当然不可能希望这种人当选

和过去总统大选总要A和B押宝不同,这次2003年大选只有一个目标

那就是弄死卢武铉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部长将和卢武铉有关的“黑料”,交给了“御用记者”,让记者好好将卢武铉写黑写臭

“御用记者”是个特殊说法,检察院战略部是个明星部门,他们办的每件案子都是社会最关注的焦点

所以记者会与他们形成一种联盟

诸如检察院会将一些社会关注度最高的案子进展,悄悄透漏给“御用记者”

记者拿到这“一手独家情报”后,报纸的销量和电视的收视率都会暴增,这家媒体就会成为行业中的翘楚

而在这一“记者-检察院”联盟中,检察院自然高出一头,毕竟检察院的一手资料给哪家媒体,就能成就哪家媒体

而当检察院需要操弄舆论时,就会提供黑料给“御用记者”

御用记者会按检察院的意思去写报道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这里“御用记者”接过黑料,好好的写了几篇黑卢武铉的报道

然而,卢武铉民意基础扎实,因为他是韩国历史上第一位草根总统,平民总统,深受广大底层百姓支持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不管对手如何加大力度抹黑,卢武铉还是赢得了大选,成为了总统

这下检察院气急败坏了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然而木已成舟,不管检察院怎么辱骂卢武铉是三流乡巴佬,人家都已经当选了

但好消息是,韩国国会还在“大国家党”手上,“大国家党”是旧势力的保守派,以朴槿惠为代表

在卢武铉任期内,大国家党掌控着国会,他们在国会用尽全力阻止卢武铉提交的各项法案和各类改革措施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于是电影里原本总在保守势力中做选择的检察院(A或B),终于不用再选择了,全面支持保守势力,协助保守势力,拔掉卢武铉这个乡巴佬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在现实中这个人物是“黄教安”,黄教安是保守派大国家党人,还没崛起前的职位是“汉城”地检检察官

“汉城”就是首尔旧称,黄教安乃首都检查高官,之后负责了韩国一大丑闻,“国家情报院监听事件”而崛起

国家情报院监听事件,发生在金大中执政时期(1998-2003),金大中时期,国家情报院展开对在野的政治人物,以及总统身边的官员,展开了多次非法监听

这种对于政府官员,或者在野政客的监听,显然是非法的,黄教安负责此案,带人雷厉风行突击了韩国“国家情报院”,将情报院搜了个底调

因为这起对前朝的调查案件,黄教安受到保守派赏识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平民总统卢武铉上台仅一年就遭到了严重的弹劾危机

保守派联合首尔检察院终于查出了卢武铉亲信“崔导述”收受SK集团百万美元贿赂,并以此控告卢武铉严重违法选举法

另外反对党还提出了三大弹劾理由,向卢武铉发起进攻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卢武铉三大罪:

1,国法秩序混乱

2,政府腐败

3,国民经济与国政失败

而当时的卢武铉退出了新千年民主党,他失去了“政治后院”的保护

“新千年民主党”反戈一击,联合保守派的大国家党,两方合力,在国会通过了弹劾案

他们都要卢武铉滚蛋下台

从弹劾案通过的那一刻起,卢武铉丧失了所有总统权力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保守派和检察院欣喜若狂,卢武铉成为韩国历史上第一位被弹劾的总统

他们也没想到才用了短短一年,就扳倒了卢武铉这个乡巴佬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弹劾案通过后,卢武铉支持者在国会痛苦的下跪抗议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而另一边,保守派领军人物朴槿惠,在奸笑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蛰伏一年的鬣狗们,回来了

可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虽然之后韩国大法院否决了弹劾案,卢武铉也依靠“烛光集会”重获人民支持

但他作为“改革派”要对检察院进行改革,已经非常难了

最后到卢武铉总统期满,下台后等待他的就是一场悲剧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卢武铉下台后受不了检察院持续不断的监视和调查,最终被逼自杀,得知消息的支持者们,痛哭不止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而保守派总统李明博上台后,原来的战略部部长被提升为检察长

韩国检察院虽然隶属于法务部,但它终究是一个依附于政治的机构,当然也要依靠政治力量

虽然它拥有各种特别权力,但不代表检察院高层不需要依附权力

它需要依附权力,但有时候是不同权力

就像它需要押宝,大选前部分检察院高官需要在A和B之间押注一个

押对了宝,才有继续升官的可能

而当总统大选里出现改革派候选人时(卢武铉,文在寅等),高官们自然支持保守势力

但在改革派当选后,高官们会送上投名状,以搞好关系

在现实中,卢武铉当选时,原本给保守派送黑料的检察院高官,被检察院内部出卖给卢武铉,算是向卢武铉示好(但在电影里,这个人依旧升职了)

而李明博上台后,检察院立刻开始了对于卢武铉的追杀,这等于是向李明博表忠心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李明博之后是朴槿惠,朴槿惠和李明博是一家人,都是大国家党的,也就无需杀李明博向朴槿惠表忠心

要是李明博下台时,上台的不是朴槿惠,而是个改革派总统,那李明博2013年就完了

一直到2017年“改革派文在寅”当选后,检察院才开启了对李明博的追杀

讲道理这回本来该追杀的是朴槿惠,可朴槿惠任内自己已经把自己搞臭搞烂,搞得民怨沸腾了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那文在寅上台后,李明博就成了最佳的投名状,而且文在寅和李明博之间的恩怨,我在2018年时候就详细写过

这回检察院向文在寅献上李明博的“人头”,以表忠心

同样的事情,发生一次是意外,发生两次是巧合

但如果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那你就应该思考,它一定不是什么巧合,而是TIZHI这个根子上出问题了

韩国检察院的最根本利益,讲白了就是一个,永远保持自己特权

保守派总统不会要他们的命,但改革派会,他们极力避免改革派上台

但万一避免不了,毕竟几千万选民你没法控制,你更控制不了谁会当选总统

万一改革派当选,检察院为了自保,就会选择送上改革派政敌的人头,用作友好的投名状,以期和改革派总统搞好关系,继续维持检察院特殊地位

而一旦政权交替,保守派重新上台,他们也会毫不客气的献上改革派人头

这种献人头的魔咒,就成了外界一直特别奇怪的“为什么韩国总统都没好下场”的原因之一

这里我说是之一,因为一个所谓魔咒的背后,有其多方面的复杂原因,比如财阀,比如日本和美国势力

魔咒不是某一个原因形成的,而是多种原因的共同作用

但今天主要聊“检察院”

检察院高官的“啃食已死的权力”,为了自保,向新上任的领袖献上前朝人头,这就是原因之一

而另一方面原因是:

献上领袖人头,有利于检察官的仕途

此话怎讲?

假如你是一名高级检察官,你要负责的案子是调查前总统,那你会面对什么?

你要清楚知道,当调查启动的那天起,你就会成为全国的焦点,所有的媒体都追着你报道,你会成为国家的风云人物,全国人都知道了你响亮的名字

如果你还能将一件大案办成了,那你何止是明星,简直是英雄

你将被冠以不畏权贵,永斗强权的“英雄检察官”称号

这么高的关注度,这么响亮的称号,会为你将来的升官打下最坚实基础

所以对于单个检察官来说,如果能“办”一个前总统,那将会获得巨大荣誉和名声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之前提到的黄教安为什么崛起?

就是因为他办了韩国“国家情报局监听案”,虽然没有直接办总统,但国家情报局没有总统下令, 敢去监听吗?

这起大案曾经闹得沸沸扬扬,让黄教安成了当年最热门的“明星检察官”,从此之后,黄教安仕途一路青云

从2003年到2011年,这短短八年里,他从一个首尔地方检察官,升到了检察长,又坐到了高级检察长,跟着又坐到了法务部长

2015年,他当上了国务总理

2016年,朴槿惠下台,黄教安坐上了韩国头把交椅,代理总统职位

从2003年到2016年,也就13年,仅仅13年,他就从一个小小的地方检察官,坐到了最高权力的龙椅上

而这一切的开始,就是那件他侦办的韩国“国家情报院监听案”

办一件大案,是所有韩国检察官的梦想,因为那代表一个仕途飞升的最佳机会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由此,当政权轮替

检察院有着向新政权献上投名状的客观需要

同时检察官也有着办一个前总统的主观意愿

在这两大背景下,你说韩国总统还能有好下场吗?

大家说韩国总统是魔咒,但现在看来,他更像是个“祭品”

对上,他要被献祭给新权力

对下,他要献祭给想高升的检察官

但这是一个非常畸形的状况,也是一个对国家稳定危害极大的情况

国家前总统天天被“献祭”,无一好下场,那这个国家还会好吗?

而这一切的根源,就在于检察院极力想要保住自身的特权

所以要打破怪圈,要改变总统必没好下场的魔咒,那就必须从根本下手

限制检察院那无法无天的权力

文在寅上任以来,就一直在做这件事

但不难想见的是,这事一旦办不成,当文在寅下台时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他就会立刻成为检察院围剿的目标

检察院有一百种方法咬死一个失去权力的总统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上面这两位大家都认识吧

左边那个,知名的“病毒牧师”全光勋,顶着新冠疫情号召大量人民和信徒,上街反“文在寅”

右边那位,跟着朴槿惠一起上来的黄教安,现在韩国保守派的领军人物,同时也是下届大选最热门的总统候选人,当然黄教安也是个积极的“反文在寅”势力

这两股力量从去年就开始联盟,通过宗教影响和保守派固有基本盘,争取在文在寅任内,就拿下文在寅

去年,他们炒作的是曹国的案子,希望通过这个文在寅门徒,把文在寅拉下马

2020年,因为韩国新冠疫情大爆发,这两股势力必然借“防控不利”来做文章,争取来个“卢武铉第二”,在文在寅任内,就把他弹劾下来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根据中立媒体的调查,疫情前文在寅的支持度50%,疫情爆发后,最新支持度为44%,大跌6%

另外总统府那个联名要求“弹劾文在寅”的网上请愿,已经有超过130万人签名联署,要求文在寅下台

韩国魔咒:畸形的司法体制

时机,尚未成熟

鬣狗,还在徘徊

但只要时机一到,鬣狗不会对文在寅客气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