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6 5 月, 2024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未来学校实验室自2014年成立以来就一直把学习空间创新作为其中一项重要的内容,不仅建设了“未来教室”的样板,而且在2016年发布的《中国未来学校白皮书》中提出了未来学习空间的五大特征,近两年还指导创建了山东潍坊未来实验学校和广东东莞松山湖未来学校两个未来学校的样板校,其中创新性的学习空间就是这两个学校的一个典型特征。为进一步深化对学习空间的研究,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未来学校实验室于2019年启动了覆盖全国范围的“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项目,该项目旨在了解目前我国中小学学习空间的发展现状以及利益相关者对学习空间的认识和看法,以为更大范围的未来学习空间创新探索提供实证研究基础。

在调查实施过程中,首先在问卷设计上,本次调查我们使用了OECD于2018年发布的《OECD学校用户调查:一起改进学习空间》问卷。该问卷包括学生问卷、教师问卷和学校领导问卷,原文为英文,我们将其翻译成中文,并根据我国实际情况对个别题项进行了修改。其次在抽样方法上,我们采取的是方便抽样,尽可能覆盖到所有的省级行政区域。本次调查共回收有效问卷24240份,其中学生问卷16515份、教师7321份、学校领导404份,三个样本分别覆盖全国28个省级行政区域(包含香港和澳门)、17个省级行政区域(包含香港和澳门)和14个省级行政区域(包括香港)。最后在分析工具选用上,我们采用的是SPSS19.0版。

本次调查的主要结论按调查对象分述如下。

一、学生对学习空间的认识和态度

针对学生的调查,内容主要涉及学校里学习空间的配备及使用情况、对学习空间影响学习效果的看法、学习空间的舒适性与安全性体验以及技术设备的使用等。总体来看,学生对所在学校的学习空间感到满意,总体满意度得分为4.09分(总分5分)。

(一)多数学生课余安静和合作学习的空间需求得到满足

本次调查显示,在课余时间,学生总是或经常能找到独自安静学习的空间比例约为三分之二,而总是能找到或经常能找到和同学一起学习的空间比例则接近70%,可以看出受调查学生所在学校满足了多数学生对安静学习或与同学一起学习的空间需求。基于学习空间的特点,同时结合学校所拥有的学习空间比例和学生课余使用频率分析,我们推测学校为学生课余提供独立安静学习或与同学一起学习的空间最大的可能是学校的图书馆和科学实验室,因为这两类空间在受访学生所在学校拥有的比例均超过60%,而且每星期使用一次及以上的比例图书馆超过60%,科学实验室则接近60%。教室外走廊、能进行空间重组的教室虽然每星期使用一次或以上的比例也超过了60%,但一般来说这些空间在课余难以保证安静需求。需要指出的是,我们这次调研是在“双减”政策之前做的,在该政策之后,课余时间学生在学校的时间相对会增加,如果学校在课余时间鼓励给予学生更加自由的学习机会的话,那么对于独自安静学习的需求可能会增加,所以需要学校在空间的改造或创建上应对于这一发展趋势给予一定关注,并进行提前布局。

(二)室温被认为是影响学习效果的最大空间因素

已有研究表明,学习空间对学习成绩有一定的影响。 [1] 本次调查从学生的体验也证实了这一观点。例如,超过65%的学生认为室温是影响学习效果的最大学习空间因素,其次是空间里有自己喜欢的科目(56.25%),第三位的是齐全的学习设备(52.12%)。其他诸如家具的舒适性、是否容易与小组同学合作、是否能够看到外面三个因素也超过了50%的比例。除了比例最低的“其他”选项外,是否可以选择喜欢的地方、颜色以及是否可以自由走动比例也不是太低,均超过了40%。这说明空间的各个特性均对学生的学习有影响,所以学校在提高教育质量举措上,除了关注师资质量等常见的要素外,也应该关注学生学习空间的改善,尽可能地考虑学生的视角。例如,本次调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学生表示能够选择可以调整适应自己身高的椅子和桌子。再如,在经常使用的学习空间,为了让空间适合不同学习需求,有超过一半的学生表示需要对学习区域的家具进行重新布置。

(三)学习空间满足大多数学生的舒适性和安全性体验

学习空间的环境要素包括室温、空气质量、光线、声音、视觉等。从调查结果来看,这些环境要素的质量满足大多数受访学生的舒适性体验。其中在室温上,在外面很冷时,感觉在大多数或全部空间刚刚好的比例超过70%,在外面很热时,感觉在大多数或全部空间刚刚好的比例超过65%;在空气质量上,感觉在大多数或全部空间没有气味的比例超过60%,而感觉有愉快的气味的比例也接近45%;在光线上,感觉在大多数或全部空间刚刚好的比例合计接近80%;在声音上,感觉在大多数或全部空间能清楚听到老师声音的比例超过85%;在视觉上,感觉在大多数或全部空间能轻松看清楚黑板或白板上内容的比例超过80%。

除了环境要素外,安全感也是学习空间的一个重要方面,通常一个安全感强的环境可以让学生更加积极地投入学习。从本次调查的结果来看,学生总体上对学校的环境感到安全。例如,在安全存储物品上,有约三分之二的学生表示学校有这样的存储空间;在教学楼或校园里,有接近80%的学生表示安全或非常安全;在校园日常空间(如教学楼内外卫生间、教室等),70%以上的学生总是或经常感到安全。

二、教师对学习空间的认识和态度

针对教师的调查,内容主要涉及教师对学校学习环境的看法、学校里学习空间的配备与使用、学习空间的舒适性与安全性体验、学习空间的布局与调整、技术设备的配备与使用以及总体满意度。总体来看,大多数教师对所在学校的学习空间感到满意,总体满意度得分为3.87分(总分5分),低于学生对学习空间的满意度得分。

(一)教师对学校学习空间的各种支持有较高认同度和满意度

学习空间的支持主要包括政策支持和实践支持,前者主要涉及愿景目标、激励机制、时间安排等,后者主要涉及空间设计及空间效用等。本次调查显示,就教学需求而言,教师对这些方面的认同度或满意度较高,得分分别超过3分(认同度满分4分)和4分(满意度满分5分)。具体来说,认为学校领导和教师对学习空间有着共同的愿景、学校领导鼓励教师尝试不同方式使用现有学习空间、学习空间设计满足教师之间合作需求、学习空间设计满足教师各种教学实践、学校学习时间安排合理可以让教师有效利用学习空间的教师比例均超过90%;认为学习空间设计适合自己喜欢的教学实践和有时间与其他老师合作制定计划的比例也接近90%(均超过89%)。对于学校的“会议室”和“课前和课后安静工作的空间”,教师表示满意或非常满意的比例超过了70%。而就非教学需求支持,例如对“教职工可以用来社交和交谈的空间”的满意度虽然低了一点,但差距不是很大(满意或非常满意的占比67%),而且有70%的教师表示学校有供教师们放松和休息的空间。

(二)学习空间满足大多数教师的舒适性和安全性体验

调查显示,大多数教师对所在学校的学习空间的舒适性与安全性体验良好。具体来说,对于室温,当外面很冷或很热时,有60%左右的教师表示在所有空间或大多数空间刚刚好;对于空气质量,有超过60%的教师表示在所有空间或大多数空间感觉通常没有气味;对于光线,有超过70%的教师表示在所有空间或大多数空间通常刚刚好;对于声音传播,有超过四分之三的教师表示能清楚地听见学生们说话。这些数据表明大多数教师所在学校的学习空间在物理条件方面符合教师的体验期望。在学习空间的安全性体验方面,大多数教师也给予了积极的回答,例如超过80%的教师表示教学楼里和校园里安全或非常安全。

这也就是说,大多数学校的学习空间在舒适性和安全性上差距不是很大,是一种标准化的建设。这一定程度上也解释了为何教师在教学楼和设施对吸引本人或其他教师留在本校、吸引新教师和吸引生源上没有较高的认同度。在本次调查中,教师对这几项的认同度得分为2.5分多一点(1分表示完全没有影响,最高4分表示影响很大),处于“几乎没有影响”和“一定程度上有影响”之间。

(三)因条件所限教师对学习空间的利用方式比较单一

本次调查将空间布局划分为演示、小组、个体和团队四种类型,结果显示教师使用最多的空间布局类型为演示类型,有43%的教师每年都使用,远远高于其他三种空间布局类型。与此相应的,教师在教学中重组空间行为最多的是在课堂上鼓励学生在空间里走动,这与使用最多的演示类型的空间布局也是一致的。相对而言,课程开始前重新布置、为不同班级改变不同的空间布局、在课堂上重置家具等重组空间的行为在教学中的发生频率不是很高。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可能是因为目前学校的空间大小和设备不能很好地满足教师开展小组、个体和团队等教学的需要。例如,本次调查显示,在问及影响空间重组的因素时,教师认同度最高的是“有足够的空间以不同方式布置家具”和“可轻易移动数据投影仪和白板等设备”,两者的认同度得分均为2.73(最高位4分,表示强烈同意)。进一步的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例如对于“小组布局”“个体布局”“团队教学布局”,教师认为大多数空间(75%)可以快速(五分钟内)重置家具的比例只有五分之一左右,而即使是“演示布局”,比例也只有四分之一多一点。

三、学校领导对学习空间的认识和态度

针对学校领导的调查,内容主要涉及学校的基础信息、物理环境(基础设施、教学楼、教学空间分配、教学环境利用认同度等)、技术设备(教学设备、网络、学生自带设备)以及满意度等。总体来看,大多数领导对所在学校的学习空间感到满意,总体满意度得分为3.86分(总分5分),略低于教师对学习空间的满意度得分。

(一)学校基础设施较为完善,常规教学技术设备普遍拥有

调查显示,受访学校在通电、用于教学的互联网与电脑、饮用水、卫生间的配置上几乎实现了全覆盖,不过在为残疾学生改造的基础设施上还比较弱,仅有略超一半的学校配备。在国家大力推进特殊教育的政策背景下,这应成为学校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加强的一个领域。另外,就教学楼而言,平均占比最多的是曾翻修过的10年以上的教学楼,相对而言新建教学楼比较少,例如三年及以下的平均占比只有不到4%。在教学设备方面,目前交互式白板或屏幕的平均覆盖率约实现了70%,投影设备和台式电脑平均覆盖也超过了六成,而网络覆盖率则超过了90%,网络速度平均在100Mb以上,这说明近些年我国教育信息化的推进政策取得了积极的成效。

(二)学校领导对学习空间的利用有较高的认同度

不论是在学习空间的政策支持上,还是在实践支持上,学校领导均有较高的认同度,说明学校领导对自己所在学校的学习空间有足够的自信。其中认同度最高的是“学校领导和老师对学习和如何最好地利用学习空间有着共同的愿景”,有99%的学校领导选择了“强烈同意”或“同意”,排在第二位的“学校领导鼓励教师尝试不同的方式使用现有学习空间”,有98%的学校领导选择了“强烈同意”或“同意”,排在第三位的是“学校对学习时间的安排合理,可以有效地利用学习空间”,选择“强烈同意”或“同意”的占比95%。学校领导这种对自己所在学校学习空间的高度认同感虽然对学校的稳定发展具有重要的促进作用,但是若从未来教育的视角来看,这种高度认同也削弱了对学习空间创新的动力。事实上,从国际趋势来看,围绕未来教育需求而进行学习空间的创新已经得到广泛认可,所以有必要进一步深化对教育工作者未来教育理念的认识,即不能仅仅局限在教育教学改革上,应该将学习空间创新也纳入进去,因为新的教育教学方式也需要有与之相匹配的学习空间。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科学院:2022年中国中小学学习空间调查报告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