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5 5 月, 2024

刘都统表态,黄四郎都沉默了

话说,俄乌冲突开始后,西方各大企业纷纷站队,退出俄罗斯市场或暂停在俄业务,一些不愿意退的企业,如壳牌石油,因为买了俄罗斯石油转手赚了2000万美元,而被西方舆论骂了个狗血淋头,不得不道歉。

对于那些不情愿退出俄罗斯市场的企业,西方舆论尤其是美国媒体总是毫不客气,骂了又怎样?

不过,有一个企业例外,它就是科赫工业集团。

前两天,科赫工业表态留在俄罗斯市场,按照科赫工业集团总裁戴夫▪罗伯逊的说法,“退出俄罗斯市场弊大于利”。

刘都统表态,黄四郎都沉默了

 

其实科赫早就表态谴责俄罗斯了,但实际上却不愿意退出俄罗斯市场,属于典型的“嘴上制裁俄罗斯”,它目前在俄罗斯有两家玻璃工厂,员工600余人。

有意思的是,科赫表态留在俄罗斯市场之后,一向热衷于充当道德标兵的美国媒体,却对此轻描淡写,不仅没几个报道,少数几个报道的,如CNN,报道内容也平淡如水,完完全全像个正常的新闻报道,而不是像CNN谴责其他企业那样,大骂一通。

而且,在谷歌搜索前排,完全查不到这条CNN报道的新闻,要翻到很后面才有,显然,这是生怕别人知道。

这就奇怪了,换了其他企业,表态留在俄罗斯,早就被CNN骂翻了,可口可乐和汉堡王两个最近就被CNN追着骂,怎么轮到科赫工业,CNN突然变得客观起来了,这不科学呀。

刘都统表态,黄四郎都沉默了

秘密就在于科赫工业的身份。

在鹅城,看起来老大是黄四郎,又是谋杀县长,又是搜刮民脂民膏,威风得不得了,但黄四郎终究不过是给刘都统当跑腿的。

刘都统没来救他,郭旅长的骑兵也没有来,直接导致黄四郎被张麻子干翻。换言之,刘都统才是真正的幕后老大,他能决定黄四郎的生死,就连黄四郎一口气买下五个县长,也必定有刘都统点头。

所以,黄四郎很清楚自己的角色,给刘都统当跑腿的,而且只是其中一条腿。

刘都统表态,黄四郎都沉默了

 

而在美国,别看民主党和共和党天天斗来斗去,总统议员轮流坐,但他们也不过是跑腿的黄四郎而已,幕后的刘都统才是真正的美国总统。

平时美国媒体都牛逼得不得了,但是只要刘都统出声了,你看谁敢反对?

而科赫工业集团究竟是不是刘都统呢?

科赫工业集团是美国最大的不上市公司,没有之一。2014年科赫工业集团的销售额估计就在1160亿美元左右。

1160亿美元这个数字是什么概念呢?特朗普天天吹嘘自己是富豪,但实际上特朗普的资产也就不到40亿美元的样子,就这点钱还是特朗普好几代人积累起来的,跟科赫每年的销售额比,孙子都算不上。

更不用说,科赫这种级别的富豪,一般还会有大量的投资,投资收益通常也不小。

科赫工业的业务范围非常广阔,石油炼化、农业和畜牧业、金融服务、道路沥青等等,其中在液化石油气加工领域,科赫工业占北美市场的25%,是最大的液化石油气加工企业。

科赫还是世界上最大的沥青材料生产企业之一,美国TOP5级别的电力供应商,业务遍及全美。

刘都统表态,黄四郎都沉默了

要说科赫的起家,跟俄罗斯还真的有很大关系。

1922年时,苏联成立,新生的苏维埃百废待兴,急需发展经济,但是由于意识形态的原因,西方普遍敌视苏联,对苏联展开了严密的技术和资本封锁。

没钱又没技术,长此以往,苏联就危险了,但是很快,转机来了,1929年,美国爆发了经济危机,迅速蔓延到全世界,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一片哀嚎。

企业大量倒闭,失业率大得惊人,各行各业都一个样,这时候,所有的美国企业只有一个信念:活下去。

而为了活下去,美国企业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的游说联邦政府,搞贸易保护主义,有的拼命开发新技术,试图突破新领域。

不过,这些都是大企业的玩法,中小企业玩不起,这些玩不起的中小企业主里,就包括一个叫弗雷德·科赫的人。

1900年,弗雷德·科赫出生,父亲是报刊商人,希望能培养弗雷德继承自己的事业,不过弗雷德却从小对化学情有独钟,上大学的时候,非要读麻省理工化学专业,别的专业打死都不读,气得老父亲画圈圈咒骂他。

事实证明,弗雷德很有化学天赋,他毕业之后就加入了一家小油企做合伙人,就是在这家小企业,弗雷德鼓捣出了一项新技术–重油转汽油热裂解技术。

石油刚开采出来时,被称为原油,原油是不能直接用的,需要提炼之后,才能变成汽油,也就是我们平时加的汽油。

但原油也分很多种,理论上可以分为重油和轻油,轻油方便提炼,杂质少,重油不好提炼,杂质多,更多用于做沥青。

而弗雷德鼓捣出的这项新技术,就是能以较低成本,在重油里提炼出汽油,一时间,弗雷德所在的企业获利颇丰,但是,人怕出名猪怕壮。

当时美国的油气市场被大企业支配,弗雷德的成功很快引来了他们的打压,几个大企业联手,指控弗雷德侵犯专利,弗雷德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很快就败下阵来,一度走投无路。

不过,弗雷德很快发现了一片蓝海市场–苏联。

弗雷德决定去苏联碰碰运气,当时斯大林非常迫切地想要发展苏联的石油工业,热情地接待了弗雷德。

刘都统表态,黄四郎都沉默了

考察过后,弗雷德发现苏联的油田多数是重油,自己发明的技术正合适,说干就干,弗雷德开始在苏联盖炼油厂,前前后后盖了15个之多,获利50万美元。

不过,由于后来斯大林搞大清洗,弗雷德害怕自己也被清洗(毕竟自己是资本家),便跑去了德国,给希特勒建炼油厂,又赚了一笔,1940年,弗雷德带着这两桶金回到美国,开了一家叫木河炼化的企业。

不过此后很长一段时间,由于企业内讧以及老弗雷德自己身体恶化,无暇管理,木河炼化没有得到很大的发展,直到四子查尔斯加入。

弗雷德有四个儿子,分别是长子小弗雷德、次子大卫、老三威廉和老四查尔斯,老弗雷德最喜欢四子查尔斯,逢人便说老四最像自己。

查尔斯也的确不负父望,大学毕业就负责木河炼化的欧洲业务拓展,短短几年就把公司带到了千万美元营收级别,成为了一家大企业。

1967年,老弗雷德去世,查尔斯继承了木河炼化,并将其改名为科赫工业集团,与前面的靠硬实力开拓业务不同,此后的科赫工业,逐渐走上了靠收购扩张的道路。

比如2005年,以210亿美元收购乔治亚太平洋公司,乔治亚公司是世界造纸业巨头,这桩收购使得科赫工业一举成为了世界造纸巨头。

而企业做大后,查尔斯领导下的科赫家族不再满足于靠商业手段赚钱,而是走上了培养政治代理人的道理,也就是干预政治。

刘都统表态,黄四郎都沉默了

 

从80年代起,科赫开始给共和党塞钱(当然民主党也给,只是没有给共和党的那么多),科赫集团几乎是美国政坛最大的单一金主,比如2016年,科赫集团光直接投给共和党的钱就有8亿美元。

如果算上其他林林总总,一年给共和党10亿美元以上是肯定有的,而波音一年政治捐款加上游说,也就不到一亿美元的样子,跟科赫的大手笔相比,波音也就是个弟弟。

科赫家族的意识形态就是极端自由主义,也就是小政府这一套,所以共和党的意识形态几乎就是这一套,科赫之所以如此推崇小政府,原因也不难理解,毕竟大财团都是希望政府越弱越好,这样方便他们掌控更多利益。

科赫还开创了一种新的塞钱模式–把塞钱当成创业投资。在科赫的大手笔砸钱下,美国政坛出现了一大批科赫家族的代理人,比如蓬佩奥。

刘都统表态,黄四郎都沉默了

 

蓬佩奥是西点军校毕业的,毕业后前往德国服役,冷战结束后,蓬佩奥也随之退役,回到美国,先是跟别人合伙开律师事务所,然后又成立了一个叫塞耶航空的公司,主营飞机零部件,但都没混出什么名堂。

塞耶航空一度严重亏损,账面只剩下几万美元,摇摇欲坠的样子,就在此时,蓬佩奥结识了一个叫苏珊的女人,认识了苏珊后,蓬佩奥迅速将自己的发妻抛弃,然后竭尽全力赢得了苏珊的欢心。

对于这段历史,蓬佩奥自己讳莫如深,一副见不得人的样子,苏珊是什么女人,值得蓬佩奥抛弃自己老婆?

答案揭晓,苏珊当时是一名银行业高管,人脉很广,蓬佩奥跟苏珊结婚后,便搭上了便车,塞耶航空也获得了银行注资,缓解了困难。

不过,苏珊带来的帮助不止于此,苏珊的家族当时和科赫有着很深的交集,于是苏珊便向科赫引荐了自己的老公蓬佩奥,科赫果然有钱,一出手就是九千万美元的投资,直接从蓬佩奥手里买下了塞耶航空大部分股权,让蓬佩奥得以套现离场。

刘都统表态,黄四郎都沉默了

 

蓬佩奥日后一直吹嘘自己这段经历是白手起家,听听就好。

不过,科赫家族的钱可不是那么好拿的,拿了钱,那就得办事,所以,在科赫的要求下,蓬佩奥进入了政坛,并于2010年成功当选堪萨斯州国会议员。

科赫家族极为讨厌环保那一套,因为这些都与自身的石油业务存在利益冲突,所以蓬佩奥也就成了反环保先锋,多次挡下了环保议案。

所以,蓬佩奥也被称为科赫的家臣,说难听了是走狗的意思。

科赫的走狗可不止蓬佩奥一个,上一届美国副总统彭斯,同样对科赫家族忠心耿耿,彭斯能做到印第安纳州州长、共和党众议院三号人物,可少不了科赫的帮助,彭斯还因为给科赫家族干活太卖力,得了个绰号叫“科赫的议员”。

而特朗普在位时,其内阁成员(部长)里,粗略统计有16人跟科赫有直接的利益关联。

刘都统表态,黄四郎都沉默了

 

也正是因为科赫如此巨大的能量,所以美国媒体干特朗普毫不在意,但鲜有敢骂科赫的。

鹅城的统治者,并不是黄四郎,把黄四郎赶走,鹅城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无非是换一个黄四郎,反正,刘都统才是真正的鹅城之王。

而科赫家族,真的是刘都统。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