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月 29, 2024

欧洲的反动和中东的反水

欧洲的反动和中东的反水

人讲有什么样子的群众就会有什么样子的政府。

 

伴着窗外的夜色,喝一口热乎乎的花茶,又到了一天中最为放松的时刻。

 

坐在键盘前,和读者朋友们聊聊天吧。

 

这句话大体不能算真理,美国的群众也不喜欢搞生化武器研究,但是美国的政府喜欢,因此我们不能讲有什么样子的群众就会有什么样子的政府。

 

毕竟,群众决定了政府的上限,但是决定不了政府的下限,美国的政府有点没有下限。

 

俄罗斯的群众爱好文艺,爱好和平,但是俄罗斯这个国家的政府,1995年接见李登辉,俄罗斯的航母战斗群穿过台海。

 

1999年又炸我驻南联盟大使馆,2001年军机闯入南海,导致我王伟烈士为国捐躯。

 

2013年发动男孩仲裁,2017年去韩国部署萨德系统,2019年策动紫荆花的暴乱,简直是猪狗不如。

 

这难道是俄罗斯的群众决定的?

 

群众只能决定政府的上限。

 

就好比欧洲的群众,上限极低,一方面要求政府制裁俄罗斯,一方面又要求油价不涨,政府不制裁俄罗斯,他们要骂街,油价上涨,他们就要游行。满嘴的主义,心里全是生意。

 

制裁那是真的为了心里的正义,油价那是真的生活。这样的老百姓满街都是,欧洲被瓜分成什么样子,都事出有因。

 

既要又要,往往就什么也得不到,一个巴掌按不住三个猫,既要又要的原因是分析不了世界的情况,有这样子的群众,能有多英明的政府?

 

中东的群众上限都要比他们高。

 

先拒绝美国国务卿访问,后重启我在沙特的炼化项目,一边和欧佩克操作石油,一边和我国勾兑人民币石油。

 

有这样灵活理智的政府,不管说王爷们再怎么搞家天下,起码福利是发的。老百姓再怎么迷信,起码对世界的格局是清醒的。

 

实用主义,就是比痴心妄想要好嘛。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