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6 5 月, 2024

选举之年,总是很多事情

选举之年,总是很多事情

韩国的女权是谁开始打的,讲不好,打的韩国的男人都有点受不了,尹锡悦讲要反女权,李在明也讲要反女权。

 

尹锡悦更极端,是个极端的拳师,就能以微弱之差赢得选举。

 

最近的选举总是如此,嘴上说不说要两说,起码要真的打钱,就好比女权势力说支持温和的李在明,回头一分钱不肯花,整天就想着白嫖。

 

这肯定是不行的。

 

就好比哈萨克斯坦颜色革命,坏分子当狗,美国人起码能给发150。钱从美国预算批下来是800多,一层一层回扣完剩下是150多。

 

起码还真的给冲在一线挨打的坏分子150,人家吃拳吃脚的,拿150,各层转包拿走650,坐在家里把钱挣了,看着拿走的多,但是起码还是剩下了。

 

韩国的女权讲了半天,小钱也不肯花一点,预算给多少他们就敢贪多少,见了小利忘了生命,真干大事的时候就不上了,就这点出息还想赢,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选举的时候总是事情多,法国今年要选举了,事情一样少不了。

 

马克龙整天想要调停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冲突,但是调停之前要想想你是谁,法军是能保障俄罗斯的国防安全,还是能保障乌克兰的国防安全呢?

 

啥都做不了,人家还断法国的气,自己嘴上说对所有人一视同仁,结果非洲人整天在法国当洋大人。

 

搞得巴黎嘴上是全世界的巴黎,实际上的非洲人的巴黎。

 

天然气涨了30%,法国人开始绝地求生,勒庞站了出来,不要光讲你的功业了,是不是吃了非洲移民的回扣啊,非洲人是你爹呀你这么供着他们?

 

全球化了这么多年,全球化到俄罗斯的国防安全没有了,开战打了一个多月,勒庞的支持率飙升,就比马克龙低几个点。

 

法国相当一部分人是忍不了损着法国的利益伺候美洲和非洲的洋大人的马克龙了,正好有个泽穆尔,搞得像个法西斯主义者,就是最极端民族主义的那些人看了都害怕。

 

现在问题就来了,打击俄罗斯,对部分法国上层的人来说是大事,就像是孟买的某些人,疫情来了有特效药,有奢侈品商店的人送货上门,他们当然觉得普通法国人的生活不是个事情。

 

但是对大部分的法国人来说,和美国人做生意的不是他们,他们当然不会因为马克龙周围的财团要和美国人做生意就支持马克龙。

 

他们在乎的是自己的生活。

 

于是,马克龙一周的民调就下降了3个百分点。现在领先的差距也就只剩下两周。

 

给美国人加工产品,用着自己国内的劳动力,钱给富人赚走,最后又去了美国买房,马克龙这富人总统当下来,巴黎就要成为美国的巴黎了。

 

于是马克龙坐不住了。

 

“乌克兰有大屠杀,是俄罗斯人干的。”

 

转移矛盾找俄罗斯,老办法已经用了40年了,苏联人天天背锅,做事情要有创意。当时反对纳粹的时候,投支持票的是你,精准投票。

 

后来去斡旋的时候,保证不会打起来的是你,说的好像你可以和病毒讲话一样,乌克兰俄罗斯什么样子,你一个法国人算老几?

 

再后来眼看着出事了,纳粹思想外溢了,一句话不说的也是你。

 

巴黎只能是,也必须是法国人的巴黎。

 

美国人和非洲人不可以是洋大人,永远不能是。

 

我们只能祝马克龙永远的结束他的政治生涯,去少年宫养老。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