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5 5 月, 2024

国际舆论话语权的重要性

国际舆论话语权的重要性

要理解我国现在遇到的一个主要的困难,国际舆论话语权的缺失,对于我国生活的居民来说,有一点点困难。

 

要理解世界上其他话语权缺失国家的困难,那就更为困难。

 

伴着窗外的夜色,喝一口热乎乎的花茶,又到了一天中最为放松的时刻。

 

坐在键盘前,和读者朋友聊聊天吧。

 

以美国为代表的媒体,常年把持着国际话语权,没有话语权的国家异常的被动,前几天俄罗斯的例子,我们都看的到,俄军打什么样子不重要,亚速营干了八年坏事也不重要。

 

俄军进入乌克兰的时候,美国人在炸索马里,这更不重要。

 

乌克兰的新纳粹如何屠杀平民,他们如何制造纵火案件,如何炮击平民区,如何击毙说俄语的居民,那是无事发生。

 

就像是澳大利亚人杀中东的平民一样,在他们的嘴里是无事发生,看都不看。

 

俄罗斯但凡有一点点反抗的举动,立刻就成了十恶不赦之徒。

 

这就像上海有个媒体,名字是啥我就不讲了,西安疫情的时候,写了篇《西安,多少让人有些遗憾》。

 

讲西安的诗意和繁华,配不上西安的管理水平。

 

西安封控的时候,他们又写了篇《上海成为疫情中唯一的超一流城市,不是偶然的》。

 

讲西安的模式不行,上海的模式天下第一,所以西安叫废都,上海叫魔都。

 

突然前几天,上海疫情了,如果你以为这家媒体就无话可说,那就错了。

 

他们立马写了一篇《不要对上海落井下石》。

 

你说这叫互联网企业,我看不对,这叫沪脸网企业,别人疫情你去落井下石可以,你疫情就不让人讲,你脸咋那么大呢?

 

前后不过五十天的事情,一面叫人家废都,一面不许人家说上海,难道你以为你这是在维护上海?

 

你在是在抹黑上海啊。

 

西安市封控,也没有让媒体不要讲话,更没有让网友不要讲话,结果上海市的领导还没出来说话,你先叫起来了,这就叫刚来上海的小赤佬有种皈依者狂热。

 

像极了刚去美国的所谓高华。

 

黄浦静安的土著都在逮着喷,结果可好,直接让外地人讲我们不配讲上海。土生土长的地方,土生土长的人,爱之深则盼之好,盼之好自然责之切。

 

不说别人,就说我,立华我已经让移除籍贯七八次了。

 

像极了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每天说美国的不好,高华二狗子一句美国的不好都不让人讲。

 

八十年代的上海我生活过,这是我成长的地方。

 

当时下雨排水都有问题,还不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上海人民,一砖一瓦修建了现代的都市。

 

难道你以为上海自古以来就有这么发达的淮安路,给你买咖啡装城里人?

 

西安不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都市?你就张口讲人家废都,我倒要问问,你有什么资格?

 

整天讲上海这里好,上海那里好,上海现在是好,但是不是从公元前五千年就好过来的。

 

是我们能正视上海的不好,用汗水,用双手去改变它,建设它。才有了今天的好。

 

好不是你们这些外地人搞的媒体拼命维护短处,舔出来的。

 

好,只能是干出来。

 

所以,国际舆论话语权的重要,不可不察。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