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28, 2024

佩罗西的战略定力

佩罗西的战略定力

说是佩罗西要访问宝岛。

将这件事之前,立华我先讲讲我对政客的分类,政客大抵有两种,一种人算账,一种人务虚。立华我很喜欢现实主义者,他们比务虚的人要好。

我有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朋友,是个彻头彻尾的现实主义者,理念他是讲的,但是他更愿意算账。

有多少利益,有多少弊端,算的清清楚楚,十分理性,能把一件事情背后的利益给剖析开,在此基础上推演一种可能性较大的结局。

现实主义的人算账,不是那种嘴上主义心里生意的人,但务虚的人喜欢讲口号,于是务虚的人总是比现实主义者能吸引到关注。毕竟,剖析血淋淋的真相出来,直接把最坏的情况端出来,不讨喜。

于是很多人为了利益或者流量,开始搞速胜论,或者是讲赢麻了,我国整天在赢,赢到最后搞出了著名不等式2000>3000,讲起来国际的形势,就是我在赢,以前是小赢还是大赢。

后来这个东西也开始内卷,赢的不彻底就是彻底没有赢,小赢也不行了,开始变成我国是大赢还是赢无可赢。

他们赢的我有点麻木,所以叫做赢麻了。

分析问题,我向来不惮于先谈最坏的可能,就好比这次俄罗斯搞特别军事行动,最坏的可能是俄罗斯亡国,我成为整个西方世界唯一的敌对对象。

中间的可能是俄大胜,嘴里讲着反法西斯,手上吞并工业区和人口,先吃赫尔松,后吃哈尔科夫,再吃第聂伯罗。

那俄与我的合作之间就要出现一个以谁为主的问题。

比较好的可能是俄成功遏制北约扩张,乌克兰成为缓冲区,俄罗斯寸土未占,继续帮我分摊压力,赢得发展空间。

所以围绕第一种可能,我写了《唇亡齿寒》,围绕第二种可能,我写了《是不是输了?》

我们思考问题,应该先从最坏的角度入手,最坏的局面我们都有办法应付,自然对别的局面也能应付。

一个人,上来就开始赢,赢到麻,赢到爆炸,这肯定离投降派就差几毫米。

越是上来就言论铁血,越是行动就懦弱万分。

海权国家喜欢切香肠,把乌克兰都能切成新纳粹,这一点我们看到了。

要是对此有什么疑虑,大可以出去看看,看看他们怎么在新疆切香肠,怎么在宝岛切香肠,问题不是一蹴而就的,温水煮着青蛙,今天弱化一点,明天弱化一点,弱化着弱化着,真的台海有事,俄罗斯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舆论战线上所有的人都应该对此警惕起来,抵制新疆棉花,只能影响到他们的部分营收,投降派该买还是要去买。

甚至是电视节目,我就不多说了。

我们要做的就是打出去,你们切我们也对着切。你们搞国际舆论,我们也搞国际舆论。

不是有老百姓忘记了纳粹吗,我们给你们翻译,不是有老百姓不知道我们的立场吗,我们有几百个驻外大使。

不能只允许美国人把大使馆当信息节点,不允许我们也这么搞。

更不能只允许美国人搞潜移默化,群众文化输出,不允许我们出去翻译一下中文互联网的东西。

否则,俄罗斯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你心里知道你没问题,可是他们嘴里的“国际社会”,都说你有问题。

我心里清楚我们在新疆的建设,可是在他们嘴里的“国际社会”,新疆是什么样子的?

出去看的多了,任谁,只要没有亲身经历,不免都怀疑。俄罗斯有个民间人士,自己在乌东打游击。打完回了俄罗斯,看了西方的媒体,跟着一起怒骂乌东游击队丧心病狂。

骂了几天回过神来,发现这个主角不就是我么?

差点连亲历者都能洗脑,他们的香肠战术不可谓不可怕。

可怕的很。

现在他们又要去宝岛切香肠,一点一点弱化事实,一点一点洗脑所谓的“国际社会”。

寇可往,我凭什么不能往?泽连斯基讲屠杀,我们就帮他讲,他讲索马里、阿富汗、科索沃,我们这嘴要帮到底。

来吗?

来就禁飞区,来就领空识别,来就逼迫迫降,来就隔离十四天。

差不多得了。

于是,我们看到了佩罗西的战略定力。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