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2, 2024

关于这次武汉疫情我的几点建议和看法

原文发表于:2020-01-21 23:35

关于武汉的这次肺炎,从我自己看到的目前状况来说,有必要说说我自己的几个看法。

首先,我不怀疑我们的科研人员及医务工作者能够有效治疗这次的肺炎。

因为这次的病毒与上一次的SARS有极大的同源性,而在上一次治疗非典的过程中我们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这是我们这一次对付病毒的足够底气之所在。

但在我看来,这一次的重点,其实完全不仅仅是对于感染病毒的人的治疗,而是防控,更准确地说,是对人口在大范围内流动的管控。

这才是最重要的,也是最要命的。

你要是去看从南到北或者从东到西的铁路交通大动脉,你会发现武汉是一个绕不开的点,尤其是铁路的南北线,几乎都要经过武汉。

除非能够彻底中断中国铁路网南北方向的流动,不然是不可能封闭掉整座城市的。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建议必须尽快去做的是分流人群。

主要的思路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控出,第二个是防串。

疫情的扩散本质上就是携带病毒的传染源不断扩散的过程,要控制疫情首先就要控制相关人员的扩散。

设立一个临时的地点,让需要离开武汉的人,都要走这个专用的通道进行相关的检测和登记,建立初步的可追溯网络。

其次就是放串。防止新进来的人在未经意间被感染后然后又携带出去。

要解决这点,就意味着在疫情面前暂时要降低武汉作为南北枢纽的地位,在南北铁路线上,凡是不以武汉为终点站的列车尽量避开武汉站,不作停留也不再上下,直接穿过武汉。

对于大量已经离开武汉的人群,特别是大量的高校师生,应该建立一个追溯和反馈体系,在学校的协助下对已经离开的师生以班为单位进行追踪和调查,任何可疑的状况都要及时的跟进。

从目前来看,远远没有到可以松一口气的地步。

而在医疗资源和相关人力已经接近极大负荷的情况下,不应该仅限于调动民间的医疗力量,如果事态进一步恶化,解放军的防生化部队应该成为一个重要的补充部分参与进来。

当然,这是最没有选择时候的选择,毕竟这会带来极大的社会影响以及左右人们对事态的判断。

真到了那一步,就必须得有一锤定音的魄力和准备。

其它的就不多说了,对于中国人来说,辛苦一年,无非是想跟家人过个欢欢喜喜的春节,这个时间点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恶心,而爆发在武汉这个南北交通枢纽,更是让人揪心。

我相信我们有能力战胜这一次的病毒,但比看得见的病毒更值得我们去思考的,是那些大部分人不能直接看得见的影响。

我们不会在同一个坑掉两次,但挖坑的人,不会蠢到两次都挖一样的坑。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