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5 5 月, 2024

要学会建立全球治理的思维去分析问题

来源:NE0

原文发表于: 2020-03-01 21:56

我知道你们都想知道我对这个问题怎么看,但不要急,在回答你们之前,我想先问你们几个问题:

第一,二战结束之时,美国在德国派出多支特种部队,首先去抢的是什么?

第二,苏联解体之后,苏联流失到国外最宝贵的是什么?

第三,美国当时掏空前苏联,最主要是抢走了它的什么跟什么?

第四,基于以上事实,你觉得美国现在最害怕的是哪个国家去干什么?

第五,今天如果说中央政府说要加大对中西部不发达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提高中西部城市人民的生活水平,你有没有意见?

第六,如果假设上海市政府宣布在上海缴纳7年社保,且每年基数是上海平均工资数倍的其它城市人口可以落户上海,你会觉得不妥吗?

好了,问题问完了,接下来开始探讨了。

二战快结束的时候,美国军方最先到德国去抢的,是关于核武器和火箭方面的科学家,我国科学大牛钱学森,当时就参与了对德国火箭之父冯布劳恩的审问。

而苏联解体的时候,流失的最宝贵的财富,实际上是大量的有着几十年丰富经验和深厚学科积累的人才,不管是科研还是军事方面的。俄罗斯一直在吃老本而无法重新在各个领域再进行突破,就是与苏联解体之后人才的大量流失有着密切的关系。

美国掏空整个前苏联,最主要的是在短时间内快速掏空了它的整个国家的国民在数十年内积累下的财富和各个领域最顶尖的人才。

什么是百年未有之变局?主导世界的主要权力的更迭就是百年未有之变局。

两次世界大战是百年未有之变局,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同样是百年未有之变局。

他日,美国要是崩溃和解体,一样会成为几十年后历史书上要考的重点之一。

从美国这一百多两百多年的实践经验来看,要快速掏空一个国家的最快和最好的办法,就是掏空这个国家在整个发展过程中积累的大量资本、财富和人才。

未来,对于那个要快速掏空美国整个国家的人来说,要考虑的,必然也是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抢走它的资本和顶级大脑,这是不二法门,没有什么异议的。

所以,美国现在最害怕的有两件事:第一,资本大量流出美国;第二,在各个高技术领域的人才不断流往太平洋对岸,同时带走大量的前沿想法和技术。

我们敌人害怕一件事,意味着我们要去做的这件事,肯定是对我们有利而对他们有害的。

所以,你们担心的这件事,它从大方向上是没有错误的,当然,细则是有问题的,这个在后面再讲。

为什么会激起那么大舆论反弹,实际上从我看到的大量样本文章来看,刻意去煽动的多,认真去分析的少,也就是说,你们能被鼓动去反对这个政策,本来就很值得玩味。

实际上如果读过《镜鉴1:美国政治投机指南,共和党的真正威胁,不仅是民主党》的人就明白,我已经强调过,我们的对手,从来都是双面下注,他们在公知以外,同样储备了另一伙人,你好好想想这伙人,想要的是什么?他们伪装的面目又会是什么?

在这次疫情的舆论场上,我们已经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除了我们自己国家的媒体能够调动起我们自己的舆论,其实还有另外一股力量,能够造出大量的声音,如果说某次事件发出的大量声音并不来自官方媒体渠道,那你就得好好想想,到底会来自哪里?

当然,我不排除有一些人,实际上并没拿狗粮,他们被拿了狗粮的人鼓动起来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个人知识结构和思考深度的不足,也就是说,爱国,但蠢,短视。

自媒体时代的发达,实际上是给大量知识结构和思维深度都不足以支撑理解执政者政策的人提供了大量曝光的机会,因为这个社会说白了还是见识有限的人多而聪明人少。

很多情况下,90%的人是理解不了10%的人的想法的,这90%的人,往往只能理解90%里面的一些水平跟他们一样,但声音比较大的人。

网上的各路“先生”,你让他去考个公务员,他可能连选择题都未必能答对几道,也就说,第一道门槛就会把他刷下来,但这些妖人学会了怎么七拼八凑之后,又能忽悠到一大批跟他处于同一认知水平的人群从而发生大量杂音。

我们要真正看清整个国际斗争的真相,看清什么是对我们有利的,什么是对我们有害的,首先就是建立我们自己的分析体系和分析框架,不被这些妖人带歪。

而我们怎么样去建立我们自己的分析框架去研判一件事情,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立足一件事:我们整个国家在未来的定位和角色。

有一句话,叫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你又想要你的国家主导整个世界,却又只想自己享受这个红利而不发生跟其它国家人群的交流,本来就是不现实的。

要学会建立全球治理的思维去分析问题

成为头号强国,不仅仅是有权利,更意味着要负起治理全世界的义务。

只想着占便宜,去驱使其它几十亿人,而不想付出任何代价,那就会像今天的美国一样,在数十年内被迅速拉下皇座。

山泽前辈已经说过:

“了解中国史就会发现中国是一个以中原为核心向周边不断殖民扩张的历史。

最早的中原伊洛之川是华夷争夺的前线,扩大的中原豫州则是华夷融合的炉心,华夷融合的结果最终使中原的概念扩展到了整个黄河中下游。

南北朝时期长江流域开始得到全面开发,到了近古经济和文化地位上超越了北方中原。

而到了近代辽河、珠江一带文明边缘区的兴起在政治经济上的地位又超过了作为传统文明中心的长江黄河流域。

随着文明中心的扩展和文明边缘区的开发,新兴殖民地将在几百年后崛起,并对文明中心区进行反作用和回溯,这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一般进程。

目前中原文明中心的辐射区将在现有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展,日韩将是新辽东,东南亚是新岭南,西藏是新汉中,印度是新蜀地,中亚是新西域。”

如果我们想要新辽东,又想要新岭南,还想要新西域,那意味着这些地方的人会怎么办?

会成为我们新的子民啊。

要学会建立全球治理的思维去分析问题

为什么我从来不反对去落后的亚非拉国家支援他们的基础设施建设,就是因为如果我非常清楚我们国家未来的定位和角色。

如果中国只是想做一个区域性的二流国家,那么那些对外投资肯定是不划算的,因为投出去的钱和大量人力物力只是便宜了其它国家的国民。

可是!

你想,如果当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的时候,那些基础设施最后都是谁的?那不还是我们自己的吗?

今天中国政府去贵州山区投资修高速,修高铁,去云南边缘地区架电网,拉网线,你们会反对吗?是不是不但不会,而且心里还觉得这是我们国家的一种体制优势?

那你想,如果是去“新贵州”,“新云南”投资搞建设呢,不还是一个道理吗?

话已经说得很直白,甚至可以说过于直白了,如果你还不能理解这其中的道理,那只能说明还是尽快取消关注比较好。

说白了,为什么我说一定要具备全球治理的思维,是因为提这个的国家早晚会主导这个星球啊同志们,我真的不能说得太赤裸裸了。

而如果你能把自己放到2149年再回看,你会发现今天这些担忧的问题,纯粹都是一些庸人自扰的问题。

那些连个村官都未必能考得上的网红大V们,脑子里只有存量思维而根本意识不到这个世界还有增量思维,一件事,我既然付出代价,那我自然是要从这件事里拿到更多利益的。

他们眼中的世界就是自己门口的一亩二分地,当这些井底之蛙看到井里可能又来一些蛙的时候,最害怕的就是自己生存资源被挤占,他们根本意识不到的一个事实是:

在很久之前,我们的控制范围也就几万平方公里,而在很久之后,九百六十三万平方公里也不可能是终点。

资源是靠不断去开拓经济腹地,去拓展控制范围而得来的,不是困守在前人留下的存量资源里挣扎的。

如果你们看明白了以上我说的,就应该能知道我对很多事情的态度了。

大方向肯定是要往更开放的路子上走的,因为这个政策不是一个孤立的政策,而是一系列配套政策中的其中一个组成环节而已。

我们要消灭敌人,就意味着要尽可能吸收那些能够壮大我们力量的人,我们多吸收一个,不仅意味着我们的力量壮大一分,更意味着敌人的潜在可利用力量减少了一分,这实际上已经是两分的差距。

别人带着钱和技术来的时候,你不给他来,他就只能去投我们的敌人,明白了吗?

大方向说完了,剩下的,也就是我担心,其实只是细则的执行问题,因为现在的标准看来确实有不少漏洞和能够被弹性执行的地方。

毕竟,自唐以后,我们已经差不多1400多年没有处理过类似的问题了。

要学会建立全球治理的思维去分析问题

所以,在我看来,最终的条件肯定会做出完善和修改,而政策的落实,也会先选试点而不太可能一下全面铺开。

我个人的建议是什么呢?两个。

第一,优先对女性申请者开放。

第二,对技术型人才和资金型进行区分,偏远地方先试点。

今天的很多人反对外国人来中国,其实反对的是那些大爷们过来享受超国民待遇,要是这外国人指的是日韩妹子,越南妹子,乌克兰俄罗斯妹子,你看他们反对不反对?我觉得不但会举双手双脚赞成,另外的腿说不定也要举起来赞成了。

要学会建立全球治理的思维去分析问题

我们要杜绝那些洋垃圾过来吃喝玩乐,首先就应该在政策上卡死,或者在执行上卡死,优先考虑对女性申请者开放,解决我国光棍问题先。

那些有钱没技术的,可以去我国的偏远地区居住和工作一段时间,我们的大城市已经沉淀了太多的财富了,不缺他们的钱,没必要再把他们放过去增加泡沫。

符合高科技领域需要的技术人才,才放开大城市和发达地区的限制,而且每年应该有严格的配额。

其实,在我看来,这个政策现在已经万众瞩目,也引起了强烈的关注,它一定会进行大量更加细致的修订,大家应该对我们的执政团队有信心,我相信政府会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的。

虽然在我看来,未来20年后再推行这个政策,由更年轻对这个世界更自信的站着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来制定和执行的话,会更好,可是,国际态势的快速变动,使得我们已经没有那么充裕的时间了。

百年未有之变局,可能会比我们想象得要发生得更早,所以,我们只能尽早未雨绸缪,希望大家能够理解。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