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5 4 月, 2024

无限泄密的好莱坞

来源:牧野之战

原文发表于:2019-03-05 15:31

与西方主流媒体不同,好莱坞是惯于讲真话的,其尺度之大程度之深常令人惊叹。

只不过这些都以魔幻现实主义方式表达,愚民们如雾里看花一笑而过,如同西游记这样科普全真派内丹道的丹经在无知者的眼中不过是戏谑玩笑之作。

不过也正是这样的方式才能真正做到雅俗共赏,正所谓愚者见其愚而智者见其智。

好莱坞的电影剧本都无一例外以反抗者为主角以适合平民胃口,依结局不同可分为三类。

一类是理想主义,指环王就讲述了一个革命事业伟大胜利的感人故事。

作为资本象征的魔戒以其强大的贪欲和权力侵蚀每一个拥有它的人,使其沦为邪恶的资本代理人。

无限泄密的好莱坞

一群革命者为了消灭它踏上征程,而那个拥有上帝之眼的邪恶组织则一直妄图夺回魔戒以重建对世界的统治。

无限泄密的好莱坞

最终,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历经艰险和对灵魂的考验销毁了魔戒,正义战胜了邪恶,人类迎来了从私有制解放后的天堂。

其感染力和教育意义同样深刻,与之相比各种国产主旋律题材的影片确实是渣一样的存在。

一类是悲观主义,云图就是这样的代表。

不同时代不同背景的反抗者对抗当时世界的各种不公和邪恶,从近代美国律师反抗罪恶的奴隶制,到现代同性恋作曲家反抗主流社会对同性恋的歧视,再到当代女记者反抗石油集团绑架社会的阴谋,及至未来的克隆人反抗人类对克隆生命体的残酷剥削。

无限泄密的好莱坞

反抗者如同轮回般出现在各个需要他们的时空,作为细小的水滴终于汇聚成了云图。

无限泄密的好莱坞

然而在这最后的反抗中,人类文明也从建立在克隆人技术基础上的新奴隶制社会中解体,发达文明的遗产由极少数精英保存下来,而多数人则退化回原始文明。

这样的结果可以说与乔治亚指导石所宣扬的计划不谋而合,在这种思想看来,随着人口增长社会发展超出资本集权者的控制能力之后,强大的反抗行动在破坏上层权力的同时也将摧毁既有的社会结构从而造成文明的衰退。

从表面上看云图在歌颂为自由平等而战的革命者,实则传达了对现实的反抗必然走向共同毁灭的悲观立场。

而代表现实主义的黑客帝国对世界结构的揭示则更加深刻,可以说看懂了黑客帝国也就明白了为什么会存在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对立。

无限泄密的好莱坞

在黑客帝国的世界中,人类在与机器的世界大战中败北从而被机器奴役,机器将人类转化为家畜,靠从其身上摄取生物能运转,如同寄生在世界各国实体经济上的金融资本家通过利息摄取劳动力为生。

机器建立了全人类精神系统的数字矩阵网络,创造出一个完美无缺的理想世界,如同金融资本控制的全球主流媒体对民众的思维控制一样。

无限泄密的好莱坞

然而实践证明,一个完美的虚拟世界是有缺欠的,会不可避免地引人质疑。

因为单级垄断是不稳定的,永远会遭遇反抗和抵制。

当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质疑之时,系统就会丧失权威,这是第一代矩阵系统崩溃的原因。

为此第二代矩阵系统创造了一个地下反抗组织及其根据地锡安。它不仅是早期共产主义的乌托邦,更是一个列宁主义革命根据地。

无限泄密的好莱坞

它不断通过地下宣传揭示世界真相发展新的革命份子,以推翻机器的剥削、解放全人类为目标。

于是当双极垄断模式建立起来之后,一个稳定的控制体系就形成了。

当人开始厌恶和质疑现实世界的腐败和丑恶之后,可以投身于革命事业与之对抗。当人受够了革命生活的艰苦和清寒之后,又可叛逃回现实世界放纵享乐。

如同喝够了红包装的可口可乐还有蓝包装的百事可乐,吃够了牛肉味的麦当劳还有鸡肉味的肯德基,不喜欢大众化的微软还有小众的苹果,厌恶了保守的共和党还有开明的民主党,受够了资本主义的剥削还有共产主义的天堂。

对于被操纵的人群而言,当有且只有另一种选择存在时他们就会感受到自由并对此感到满意,他们称这种自主选择为民主。

无限泄密的好莱坞

当选民们手握选票,听着电视上的双胞胎竞争者唇枪舌战彼此攻讦时,如同听见空姐问道beef or chicken而左右为难,忽然产生了自己拥有无上权力的错觉。

单极垄断是众矢之的,而双极垄断则绝不会被看成垄断。

这是近代资本集权从群众心理学中精炼出来并付诸实践的有效控制模式,值得世界上所有集权体系学习。

双极垄断的另一个奥妙在于将社会分成多数和少数,主流和非主流,右派和左派,让他们成为天敌,使他们的注意力永远集中在对手身上而不会对结构本身产生怀疑。

于是结构的设计者就可以安坐在监控室里欣赏两派的搏杀,必要时撩拨一下双方的触须,让他们更加卖力地表演。

无限泄密的好莱坞

 

然而第二代矩阵这个完美体系仍然产生了危机,作为机器的代理人而维护矩阵的防火墙软件转化为病毒,试图夺取矩阵控制权进而威胁机器的统治地位,如同现代纳粹主义的兴起企图摆脱犹太金融资本自立门户,由此不难折射出作为犹太金融资本代理人的盎格鲁萨克逊民族为何此后不断在政治种族等问题上不断被敲打。

无限泄密的好莱坞

作为西方宗教传说中弥赛亚-弥勒身份出现的男主角当得知锡安也为矩阵所创造的终极秘密之后,为大局着想果断放弃了推翻机器统治的革命信仰,最终选择与病毒同归于尽,让世界重返人机共生的和谐社会。

最后一战的正义邪恶大对决,仿佛重现了二战战场上斯拉夫与日耳曼民族、中华民族的国共两党为了彼此的真理忘我搏杀的壮观场景,而矩阵设计者则在屏幕后手持红酒笑而不语。

终于共产主义运动完成了其既定的历史使命而重新转入地下,资本集权也经受住了叛乱的冲击依旧掌控世界。

人类抵抗的领导者最终选择了维护机器剥削人类的现实,抛开魔戒那不靠谱的理想主义,与云图那悲剧的结局相比这的确是最为理性的选择。

那些在电影院就着可乐嚼着爆米花只知道CNN和Fox世界的猪一样的存在,有谁敢想象这是一曲为共产主义谱写的挽歌呢,这也正是好莱坞的恶趣味。

几乎没有理由不相信好莱坞导演了911,因为这手笔这气魄这想象力全世界找不到第二家。

从这意义上讲,中国的脑残电影想赶上好莱坞,在剧本水平上还差不止几个数量级。

黑客帝国的编剧和云图的导演都是Wachowski兄弟,如果没有波兰裔犹太人的先天优势恐怕他们也难有机会和可能创造和参与如此深刻的题材。

不过也正是这先天劣势,使好莱坞剧本永远无法逃出正义与邪恶轮转的低级二元论。

美好的未来只存在于天堂,而天堂则永远存在于未来,这也是好莱坞所呈现的西方思维模式的本质性悲剧。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