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5 5 月, 2024

宗教文化决定路线

公元657年,大唐“帝国双璧”的苏定方征讨西域,灭亡了西突厥。

大汉帝国双壁与匈奴上帝之鞭的故事,再一次上演。

西突厥的一支不服,举族西迁到了中亚,在伊斯兰教的滋润下逐步壮大,一路往西打去,在公元1070年攻陷基督教圣地耶路撒冷,建立了土鸡前身的塞尔柱帝国。

基督教的信徒们将“黄祸”以讹传讹的回传到了罗马,变成了异教徒不允许基督徒朝圣,妇女们被轮奸,幼儿们被屠戮。

此时,欧洲的土地已经被封建主瓜分殆尽,贫富差距急速扩大,社会矛盾激化到无法调和,与东方的贸易也被突厥人切断,通货膨胀急速提升。

深陷危局的教皇乌尔班二世,趁机号召“文明世界”的基督徒们,团结起来去东方,驱逐异教徒,恢复主的荣光。

宗教文化决定路线

十字军占领耶路撒冷后,王国鲍德温二世将所罗门圣殿遗址,交给了一群骑士驻扎,后来,这群骑士就自称为“圣殿骑士”。

宗教文化决定路线

不曾想,这群骑士却创造性的搞出了横跨欧亚大陆的现代银行。

早期,圣殿骑士们收取欧洲自由战士的钱,把他们送到中东作战,自由战士们劫掠到的财物,再由圣殿骑士们押运回欧洲。

后来,随着战争积累的财富越来越多,圣殿骑士们又搞了一个汇兑系统,基督徒可以拿着支票,在上千个圣殿分舵随时兑换成当地的货币。

再后来,从储蓄到信贷,到从个人理财到家族信托,从融资发债到外币汇兑,从财务顾问到国家征税,基本上现代西方银行能够从事的业务,圣殿骑士们都给倒腾差不多了。

最后,圣殿骑士的无序扩张,惹恼了法王,直接把他们给灭了,也缔造了西方著名的“黑色星期五”这个梗。

宗教文化决定路线

当然,今天文章不是想聊梗,而是想借此聊一下中西方宗教底层逻辑,所引发的政策导向不同。

中世纪的欧洲人大部分都是信仰基督,由于教义中的“原罪”和“救赎”思想,他们都有着要为主奉献和荣耀的动力。

教皇告诉他们,参加十字军可以赎罪,这让虔诚的基督徒们纷纷放弃了财产,交给同为荣耀主信仰的圣殿骑士们保管。

宗教文化决定路线

这种信任,基于双方坚定的共同信仰。

而通过基督徒的奉献,圣殿骑士们的实力不断扩张,他们通过从突厥人手里夺回与东方贸易线路,向这些基督徒们的投资给予了丰厚的回报。

大概,这就是最早的Fake it Make it之一。

宗教文化决定路线

而这也是我们普遍难理解的西方选择与病毒共存的根源之一。

整个西方的金融,是建立在对自由坚定的信仰上面,如果为了控制新冠病毒而限制了自由,那么以自由为基石建立的西方金融信仰都将面临崩塌的危险。

看看美国的股市和房地产,一旦如08年那样崩了,将爆发毁天灭地式的灾难。

宗教文化决定路线

相反,不同于欧洲的上帝,中国人自西周的周礼以来,近三千年的宗教思想都是祖先崇拜。

基督徒要向教会交十一税,中国人则给祖宗烧纸钱。

宗教文化决定路线

相比于西方信仰荣耀造物主,而中国的传统宗教信仰是荣耀祖先,干什么都是为了祖宗基业,为了社稷……

而这种荣耀祖先,又在随后的儒家思想中被进一步强化成为了“以孝治天下”。

在两千年的历史发展中,孝顺成为了社会运行的重要基石,很多年轻人被逼婚的理由,都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宗教文化决定路线

甚至在古代,官员父母去世后要立即“丁忧”,居家隔离三年,不能出门、喝酒、吃席、洗澡,停止一切娱乐活动。

东西方底层宗教信仰的不同,也导致了上层结构与政策方向的差异,相比于西方追求自由与经济秩序的稳定,东方更重视尊老与社会结构的稳定。

不同的出身与成长环境,使得不同的群体诞生了不同的世界观与价值观,也使得不同群体的忍耐度不尽相同。

更使得这几个月来,在小花梅、俄乌、中西医、开放共存的争执过程中,大家失去了一批又一批的朋友,基于意识形态的对立,也在不断的加深。

双方的路径本没有什么对错之分,就像淮南的桔淮北的枳,有各自适合的土壤和受众群体。

宗教文化决定路线

只要内部统一意见,不要反复左右的摇摆,无论是相信上帝和自由,通过掠夺与贸易恢复,还是相信祖先与秩序,通过自力更生崛起,最终都有可能从这场疫情与金融风暴的浪潮中走出来。

但是,这里我还是要提醒和强调一遍,也是近期这个系列的写作初衷。

当我们选择了走祖先与秩序之路,就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备,准备暂时抛弃基于上帝和自由为基础的西方经济学,捡起基于传统与秩序的红色经济学。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