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5 4 月, 2024

俄罗斯临阵换将

俄罗斯临阵换将

国际政治是现实主义,这话,我的一部分读者朋友可能不爱听。

理论讲的再好,一到了台上就是不一样的作风,威尔逊上台之前天天民族自决,和列宁异口同声,一副解放者的样子,上台之后立刻搞凡尔赛体系,压榨战败的德国。

国际政治的理论和政治的现实是分离的,国际政治的账算来算去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维护统治。乌克兰政府行政的一切目的,就是维护乌克兰政局不至于崩盘,自证的除了寓言,还有统治。

而泽连斯基只是这个秩序的代表。

因此,开战之初的普京犯了一个错误。

普京拿出了意识形态的武器,希望从法理上瓦解乌克兰的政局,让泽连斯基班子存在的合法性消失。泽连斯基班子的合法性确实消失了,乌克兰的富人100个跑了96个,泽连斯基班子按照普京的道理来讲,就不会再存在了。

但是泽连斯基的班子还存在,还在一三五和谈,二四六抵抗,周日休息。

泽连斯基本人还在到处演讲,拉了不少粉丝,扩了不少影响力。

普京设想的局面没有出现,那是因为普京的设想有问题,我们接下来要梳理一下,普京的问题出在哪里。

突击部队空降基辅,四路大军夹击,这一步没有问题。开战第一周,俄军势如破竹,北路包夹了基辅,东路抵达了哈尔科夫,东南路开到了马里乌波尔,南路打到了赫尔松,海军炮击了敖德萨。

掌握制空权,这一步也没有问题。击毁乌军坦克2000余辆,飞机200余架,火箭炮200余门,榴弹炮800余门,装甲车1900余量。这一步也没问题。野战条件下,乌军毫无还手之力,被打的缩进了堡垒,在中部,乌军在基辅不出门,在东部,乌军在哈尔科夫不出门。在东南,乌军在马里乌波尔不出门,在南部,俄军解放了赫尔松。

巷战攻坚,这一步也没有问题,先拿马里乌波尔给哈尔科夫打个样子,再拿哈尔科夫给基辅打个样子。于是俄军和车臣人进入了马里乌波尔,开始打巷战。到这一步开始,普京的思路出现了问题。

意识形态的武器已经不管用了。

意识形态的武器,俄罗斯可以有,乌克兰也可以有。这个东西和核武器不一样,只有俄罗斯有,乌克兰没有。泽连斯基要维护统治,一开始是维护民选政府的统治。

在东乌被击,乌军主力被摧毁大约4000多件技术兵器之后,民选政府存在的根基没有了。泽连斯基开始为了维护统治而维护统治。

当目的成了手段,手段就成了目的。在意识形态上,整个西方世界都偏向于反俄。

普京再怎么讲是列宁造成了乌克兰的局面,也改变不了西方世界反俄的意识形态,俄罗斯是一定要反的,这不是基于正义的考量,而是基于利益的考量。

苏联未解体时候,北约以反苏存在,苏联解体,华约没有了,这些工资都建立在反苏事业上的人不仅不会主动说我要下岗,因为我干的事情已经不在了。

他们反而会夸大俄罗斯的威胁,让反苏无缝切换到反俄,保住自己的饭碗。

这就是为什么政治是现实主义的,因为国际政治首要的出发点,是干这一摊活的这一摊不会消失,然后才是干活。中国有句固话,叫做百万槽工衣食所系,就是这个道理。

最先明白这个道理是车臣人,卡德罗夫的车臣人进入乌克兰后,首先交手的人就是另一波车臣人。卡德罗夫终于普京,另一波人反对普京,早年间普京没有上台,他们搞独立,后来普京镇压了车臣叛军,他们就流亡出国。

只要是有反对普京的生意,他们就会来干。国际政治,现实第一,饭碗建立在反对普京上,就不能因为对错放下武器。

换句话说,能让对面车臣人放下武器当俘虏的办法只有一个,不是讲道理,讲车臣民族的历史,而是做选择题,要么掉脑袋,要么丢饭碗。他们才会选择保住脑袋,丢掉饭碗。

道理讲得好,不会让反对普京的人放下武器,不再反对普京。国际政治不是请客吃饭,更不是辩论赛,没有那么多道理可以讲。

国际政治不是内政,没那么多温良恭俭让,国际政治是现实主义。

普京错就错在,试图用三寸不烂之舌,让纳粹分子解甲倒戈,以礼来降。

能把别人用嘴炮打死,这样的壮举只有诸葛亮实现过,一番嘴炮,打死了王司徒。但那也是小说。

于是普京换上了在之前和乌克兰人打了七年的德沃尼科夫,德沃尼科夫有一个著名的白手套,叫做斯特列科夫。

德沃尼科夫还领导着在奥赛梯、车臣、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的俄军部队。还去叙利亚打过仗。斯特列科夫的老领导上阵了,这说明普京反应过来一件事情。

批判的武器替代不了武器的批判,真理只存在于力量投送的范围内,要先投送力量,后讲道理,而不是相反。

这一点,对任何地方来说,都是一样的。

对塞尔维亚来说,也是一样的。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