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5 5 月, 2024

我们并不亲俄

俄乌战争爆发到现在已经45天了。

这45天来,世界各国开始纷纷站队,有48个国家或地区紧随欧美宣布制裁俄罗斯,隔得远远的站在美国背后画圈圈诅咒普京,俄罗斯也采取反制措施,将他们列为不友好国家或地区,拉黑删好友不再往来,这些国家或区域其实就是以五眼联盟为核心,以及他们在欧洲的北约小伙伴和亚洲小跟班,还有一部分怕被打,不得不过来凑热闹起哄的小国家。

比如新加坡这种芝麻大点的小国家,跑过去大喊大叫说要制裁俄罗斯,俄罗斯也知道是美国叫他过来打群架凑人头的,实际上没什么卵用,基本也不正眼看他。

另外也有一些特殊国家,比如永久宣布中立的瑞士,这次终于不装了,连俄国人资产都敢没收,另有被苏联援助15年、被中国援助20年的阿尔巴尼亚,他们家为了抢夺科索沃,也跟俄罗斯翻脸了。

反而发展中国家里的大国都没有参与制裁俄罗斯,金砖五国里头没一个跟着欧美走,当中又以印度的关系最为暧昧,他们家每年49%的武器进口来自俄罗斯,在克什米尔问题上俄罗斯又站在他们这一边,双方互相需要。

俄印之间几十年来一直没有翻过脸,虽然印度在苏联解体后坑过俄罗斯,用暴跌的卢布还债,但俄罗斯也用卖武器做CRM回坑过印度,两边扯平,平时关系处得不错,在反复无常的国际政治斗争里极为罕见,为了避免中国趁俄罗斯陷入战争泥潭而走得更近,印度需要从中平衡,毕竟他们抗衡中国就指望俄罗斯了,这次也就显得更亲近俄国,所以印度人这次在网络上少见的跟欧美对喷,能投弃权票就弃权,别说参与制裁了,还拼命买俄罗斯的资源,暗地里能帮一点是一点。

中国这边就是一贯以来的态度,我们就是不想参与、干涉世界上其他大国之间的冲突,俄罗斯莽出去的时候,我们拉也拉不住,能劝和就劝和,但也不跟欧美走,我们跟俄罗斯之间正常的生意往来也还得继续做。

但欧美这边就看不顺眼了,俄乌战争幕后的冲突制造者其实是北约,这帮哥们煽风点火还不够,还要拉中国下水,北约秘书长4月7日在记者会上,说“中国拒绝谴责俄罗斯是严重挑战”,还放狠话:“将首次考虑中国对北约的安全造成的影响。”

中国离北约十万八千里,他们把萨德都架到东亚了,反而要“考虑中国对北约的安全造成的影响?”

什么是恶人先告状啊!

那中国既然不制裁俄罗斯,是不是意味着中国现在是亲俄的?

并不是。

中俄之间的关系,是战略上相互需要,亲俄是谈不上的。

有点像吴蜀联合抗魏,但你说吴蜀之间真的有多亲?该抢荆州还得抢荆州。

网络上一般分两派,一派说俄罗斯欠中国的血债太多,夺走了中国大量土地,这笔帐我们得跟俄罗斯算,说到激动处,恨不得卷起衣袖就要抄起家伙去收复海参崴。

这一派说的都是真的。

1858年,英法联军跟太平天国南北两线,揍得清政府满头是包,俄国说我们来帮你大清调停,但得重签边境条约,以《瑷珲条约》夺取黑龙江以北6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又以《北京条约》夺走了40多万平方公里、含海参崴在内的土地,作为他们参与调停的奖励。

我们并不亲俄

这两个条约一签,黑龙江和吉林从此失去了出海口,大批物资运不出去,被困守成内陆省,老铁们只能去搞直播加烧烤。

1863年,俄国趁西北回乱入侵西北,清军扛不住,第二年又被迫签下《西北界约记》,又被俄国吞下44万平方公里土地。

我们并不亲俄

之后加上1880年代7个改订条约和一些边境小动作,俄国实际一共侵占了中国15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

另外我以前在介绍西伯利亚大铁路时说过,俄罗斯为了保证这条铁路的安全,逼迫老蒋在东北和外蒙古中二选一,强行让156万平方公里的外蒙古独立,在这过程中,又偷偷强占了17万平方公里的唐努乌梁海。

说俄罗斯直接掠夺了中国3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并没有错。

俄罗斯不仅抢土地,还屠杀华人,1900年庚子国难,俄国趁八国联军进北京,为了加强在东方的统治,在海兰泡(今布拉戈维申斯克)砍死淹死6000名中国人,又在江东六十四屯杀了7000名中国人,并纵火焚烧了瑷珲城。

也有资料说1900年7月16至21日,沙俄一共屠杀了20万中国人,曾将“整个村庄的居民都放火烧死。”

中国近代史,杀害中国人最多的是日本人,但获利最深的,是俄国人。

中国现在还有这么多痛恨俄罗斯的群众基础,主要来源于此。

另一派认为新中国建国后曾获得俄罗斯的巨大帮助,而且俄罗斯现在跟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唇寒齿亡,必须抱团,一起建立起火热的阶级感情。

这一派说的,也都是真的。

我们建国后从零基础起步,苏联援建的156个项目是我们起家时的全部家底,大批苏联专家跟我们建立了深厚的友情,甚至我去年到洛阳调研时,当地人还跟我十分动情地,说起洛阳留下来的几位白发苍苍的俄罗斯专家。

可以说没有那156个项目,今天中国就别谈什么工业化,也别谈什么独立自主。

苏联在解体时,又拿命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实践课,使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全面倒向欧美是什么结局,这个经验值来得实在太及时、太宝贵,解体后俄罗斯人的悲惨遭遇,使同为社会主义阵营的中国产生了一丝同情与怜悯,希望俄罗斯能顶住欧美的肢解,重新振作起来。

而今天美国咄咄逼人欺压我们时,放眼全球,唯一有实力能携手一起抗美的,只有俄罗斯人,俄罗斯一旦倒下,就意味着中国将成为他们最重要的攻击目标,所以中国现在有这么多亲近俄罗斯的群众基础,主要来源于此。

总之我们对俄罗斯这个国家的感情是复杂的,有痛恨、有同情、有怜悯、有亲近,是各种复杂的感情交织在一起的。

重要的是,我们在审视自己的感情时,要面对这份感情的复杂性,不要极端化,不能因为别人说不喜欢俄罗斯就说他亲美,也不能因为别人说喜欢俄罗斯就说他是黄俄。

许多人只看到了历史的碎片,但我们要完整地看清历史的全局。

反俄派主要纠结的是俄国曾侵略中国那么多土地,并且依此对今天的乌克兰感同身受,认为俄毛侵略成性,禀性难移,那这些地方还要得回来吗?

大概率是要不回来了。

各个国家每个时期的领土面积,是在不断变化的,李白还是在碎叶城出生的,我们总不能按唐朝时的领土,去吉尔吉斯斯坦找人家要地吧?明朝时安南还是我们的属地,那今天也不能去找越南要吧?

伊朗人的博物馆里,陈列着波斯帝国鼎盛时的疆域图,从埃及到阿富汗都曾是他们的地盘,伊朗人要去问他们要,塔利班恐怕要直接用子弹作答。

当今世界各国疆域的法理,主要来自二战以后的世界秩序,大家打完这血腥的二战,都受不了了,心力交瘁,划定了各自地盘范围,咬牙认了,从此不再折腾,二战后就很少发生大的领土变化,大国与大国之间互相忌惮,更加不敢轻易动边境线。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无可争议的核心地带,比如中国的关中、江浙、中原地区等等,你要说这些地方不是中国的,当地人都怀疑你脑壳有问题,边疆地区倒一直在反复争夺,有时是我们的,有时不是,你一口咬死说碎叶城只能是中国的,自己怕也有几分心虚。

俄罗斯确实侵略了我们,夺走了大片土地,这是事实,但是二战是一个分界线,全世界都认了,我们只能跟着认,就好像外蒙古确实是从我们这分裂出去的,我们也知道是俄罗斯人搞的鬼,但现在我们跟他的关系,只能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

有什么办法才能收回被俄罗斯侵略的土地呢?

那估计只有下一次世界大战才有可能,但真闹到世界大战那地步,收回远东国土可能都不是那时候的故事主线了。

而且当前的国际关系,总体上对我们中国是有利的,我们没有必要打破现在这种平衡,突然跟俄罗斯翻脸,说必须把贝加尔湖还给我们,要不就开战,这是非常不成熟的举动。

网上很多人被别人普及一下俄罗斯侵略中国的历史,就急得不行,热血上涌,要跟俄罗斯人玩命,也不考虑世界环境的变化,态度好是好,就是做人太不讲究技巧了。

另外,俄罗斯人自己也是十分紧张的,他们害怕中国来夺取远东的土地,俄罗斯远东地区一共621万平方公里,但仅仅有622万人口,相当于3.7个新疆那么大,却只有三分之一深圳人口,人口还在不断流失,毕竟这里是苦寒之地,连个夜生活都没有,不是人呆的地方,换谁都想跑到东欧温暖的大城市里去过好日子。

加上中国现在国力强盛,人口又多,俄罗斯也特别担忧远东会被中国吞掉,天天操碎了心,俄罗斯越着急,我们反而越要让他放心,不能让俄罗斯陷入东西两线作战的局面,那样我们就算可以拿回远东,那谁替我们做战略缓冲?毕竟事情有个轻重缓急。

亲俄派所认为的要团结支持俄罗斯,就是这么个意思。

但是亲俄派也得有个底线,不能爱俄罗斯爱过了头,俄罗斯就是战斗民族普京就是英雄盖世这么一顿吹捧,对俄罗斯人还是要有一定的防备心。

我们现在亲俄,是短暂的亲俄,是当前世界局势逼迫我们亲俄,俄罗斯只要变得强大,他就会忍不住又想夺取出海口,对周边国家亮出熊爪,做俄罗斯的邻居,没有一家没被他欺负过,说他是恶霸也毫不为过。

西欧人一直认为俄罗斯是野蛮国家,是被蒙古人统治过两百年的东方异族,跟他们不是同类,形象跟《权力的游戏》里的北方异鬼一个调调,哪怕是奥斯曼帝国都文明一些,俄罗斯人还信那套充满了迷信和偶像崇拜的东正教,跟他们格格不入,哪怕俄罗斯后期出了一票文艺和科学大拿,但改变不了俄罗斯是一个野蛮、迷信、奴性、专制、邪恶国家的本质。

这是西欧人的看法,那事实是这样吗?

我个人的看法是(我的看法不一定是对的):比较其他民族,俄罗斯普通男性确实相对野蛮。

不管是我在莫斯科街头遇到的酒鬼,还是我在俄罗斯认识的当地华人向我口述的内容,俄罗斯普通男性鲜少见到彬彬有礼的人,当地警察对华人也相当不客气,华人的市场还反复被敲诈拆除。(注意我说的是普通男性,不要拿大学教授来对比。)

我一直认为,越是在生存条件恶劣的地方长大,人的性格就很难温和亲切,在那么苦寒之地长大的俄罗斯人,他必须野蛮,必须酗酒,要不他活不下去,他们连自己家的人命都看得轻,动不动暴风雨天气起降飞机,所以他们对其他民族的人命,也看得轻贱。

我个人有一个观点(我的观点不一定是对的):盎撒民族是真的讨厌,又阴又损,全球到处挑事,但为了统治的正义性,做事还是有一些底线的,而俄罗斯人,底线比盎撒人低不少,有时候,他们根本没有底线。

俄罗斯人还有个特点,就是爆发力特别猛,跟怒气槽满格的灰熊一样猛,不管是彼得大帝、叶卡捷琳娜、还是斯大林,都是只用短短小几十年时间,就能让俄罗斯突然从虚弱中处于狂怒状态,追着围着的邻居一顿猛捶,打得奥斯曼和纳粹哇哇叫。

所以我对俄罗斯吞下白俄罗斯、乌克兰是十分警惕的,当年苏联解体后四大宝地,分别是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普京只要将这四大宝地一一收回,要是老天再给他一条北极航线,他就可以拉经济、爆兵爆装备,小几十年满血复活,那时我们面临的压力,肯定会比今天美国给我们的压力还要大。

我们现在是亲俄,但是,只是短暂的亲俄,俄罗斯活成了西方世界的假想敌,美英带着一群小弟围殴他,德法不愿意,被美英指着鼻子说他们不民主,不是民主村里头的好兄弟,连推带搡拉过来一起打俄罗斯。

我们不会跟美英一起打俄罗斯,还要偷偷帮俄罗斯躲几拳,因为他们打完俄罗斯,下一个假想敌就只能是中国了,他们就会急吼吼地跑过来围殴中国。

从奥巴马到川宝到拜登,一直在中国周边搞事,搞了这么多年也没俄乌战争这种级别的冲突,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战略重心在俄罗斯身上,总觉得中国没那么大威胁,中国人看起来是真的比俄罗斯人平和多了,从来不喜欢惹是生非。

还是那句话,当前的国家环境,对中国是非常有利的,我们要帮俄罗斯顶住压力,不能让他真被打死肢解了,我们得继续站在塔下刷经验值猥琐发育。

十几年前,中国的网络刚刚开始兴起之时,就有人在网络上到处传播俄罗斯侵略了中国多少领土,我那时也听得十分上头,很想操起家伙收复国土。

但你再长大一些,就发现政治是复杂的,每一个时段该采用不同的方法处理邻国问题,不能光凭一腔血勇,要看历史的全貌,不要光看历史的局部。

你说中国真的很偏爱俄罗斯吗?不,我们是看着俄罗斯帮我们顶英美,看得十分过瘾,大部分中国人并不是真的亲俄,大家的真实想法是:

只有半死不活的俄熊,才是好俄熊。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