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3 4 月, 2024

未来1-2年均需要关注大型企业风险问题

原文发表于: 2020-11-21 23:28

未来1-2年均需要关注大型企业风险问题

【正文】

一、《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0》中专门以一个专题讨论大型企业风险问题

自11月10日永城煤电违约以来,大型企业违约便成为近期市场的关注点,但实际上2020年11月6日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0》便专门使用一个专题“大型企业风险监测”来讨论大型企业的风险问题。要知道《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国区域经济运行报告》和《中国金融稳定报告》已共同构成央行对外发布的三大报告,其中始于2005年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则基本指引着中国金融体系的监管方向。

此次央行以一个专题的篇幅对大型企业风险讨论,足见央行等金融管理部门的重视,因此大型企业风险并非近期的一个个独立案例,亦非短期现象,而已经具备系统性特征,未来1-2年的时间里需要给予大型企业风险足够重视。

二、大型企业出现风险会对区域金融稳定产生重大影响

这主要是因为大型企业不仅市场份额大、就业人数多、供应链长,且关联企业众多、股权关系错综复杂、融资金额大且涉及金融机构较多、对区域金融稳定具有重大影响。这大概也是永城煤电违约会引起整个河南地区融资环境急剧恶化以及北京、河北、山西、陕西、天津、内蒙古等多个省份债券纷纷大跌的原因。

事实上早在2013年,央行便开始对大型企业风险情况进行监测。根据央行披露的信息,截至2019年底,全国约3万家大型企业中,共有575家大型企业出现风险、涉及融资规模高达3.88万亿元(不良率高达16.62%)、涉及担保余额1.60万亿(即或有债务规模较高),其中有460家企业出现严重流动性困难、120家出现债券兑付风险、27家企业股权被冻结、67家企业申请破产重整。

三、制造业、批发零售业以及交通运输和仓储邮政业的大型企业比较容易出风险

那么主要是哪些行业的大型企业比较容易风险呢?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出现风险的575家大型企业主要集中在制造业(241家)、批发零售业(87家)以及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51家),融资规模分别达到1.30万亿、4932亿元和5704亿元,这些行业的风险情况也和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分布相一致,因为商业银行在制造业、批发零售、租赁商务和服务业等领域的信贷投放质量会比较差。

575家出现风险的大型企业中,272家的资产负债率超过70%、融资规模达到2.60万亿元,其中97家企业严重资不抵债。

四、大型企业风险主要由扩张激进、公司治理混乱和以贷养贷(息)等因素引起

大型企业出现风险是多因素综合的结果,具体来看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跨行业扩张和跨境业务布局较为激进,债务融资超出自身承受能力。这在很多大型民营企业中较为普遍。

(二)公司治理和内部管理存在问题,如普遍存在股东占款、人事交叉、集团内部债务混同(互联互保)、隐匿关联交易、信息披露失真、股权重复质押等。这在很多大型民营企业,特别是集团类公司中较为普遍。

(三)以贷养贷、以贷养息现象严重,即并非以营业收入作为还款来源。这在很多国企、融资平台中体现的较为明显。

五、大型企业风险的化解路径主要有哪些?

央行在《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0》中也给出化解大型企业风险的几个路径:

(一)扩张较为激进的企业要主动瘦身。这主要针对一些大型民营企业。

(二)资金链紧张的企业(主要针对有资产的房地产企业)要调整债务结构,加大资产处置力度,加快资金周转。

(三)前景好但暂时遇到企业要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改革重组、市场化债转股等方式化解债务风险,这些主要针对国企,即本轮国企改革。

(四)产能过剩行业要加大兼并重组力度,僵尸企业要进行破产清算、实现市场出清。比如昨天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华晨汽车集团控股的重整申请等。

(五)丰富市场化违约处置机制,通过金融AMC、地方AMC、不良资产交易平台、拍卖平台等处置。

(六)发挥债委会和破产法庭作用,加快企业重整、清算进程。

从以上化解方式可以看出,破产、兼并重组等市场出清处置方式的表述虽然较为隐晦,但却是最明确的鼓励方式,这就意味着对于出现风险的大型企业来说,债权人能够寄予的期望不应过高,市场应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

六、未来1-2年均需要关注大型企业风险问题

从央行的表述来看,已经隐隐感觉到大型企业的风险并非是短期的孤立现象,市场可能需要做好未来1-2年的心理准备。

(一)2019-2020年,监管部门一直在推动金融机构向实体经济让利,未来在继续推动金融机构让利的同时,可能还会进一步推动房地产企业向实体经济让利,同时在压制金融业与房地产业的背景下,意味着可能会有一些房地产企业出现风险事件。

(二)2020-2022年国企改革行业三年,每一轮国企改革均意味着新一轮的国企领域兼并重组,也即会有相应的地方国企业可能会退出历史舞台。

(三)未来几年是国内产业链和供应链价值提升的关键阶段,在产业链重整、资源整合、价值链升级的背景下,一些处于低端产业链的大型企业也会退出。

(四)目前国企仍然面临需求严重不足的情形,在外循环尚未完全打通、内循环依然存在不少堵点的情况下,产能过剩的问题会进一步加重,这对处于产能过剩领域的大型企业以及债权人来说均是坏消息。

(五)考虑到今年受疫情影响,宽信用会导致明年甚至后年有大量的债务到期压力,特别是新一轮去杠杆和降风险的背景下,之前盲目激进扩张以及债务压力较大的企业甚至地方政府会面临较大的债务滚续压力,亦可能会相继通过违约、破产重整、兼并重组等方式来释放债务压力。

(六)打破刚兑每年都会提,且这几年每年也都会有一些大型企业出现风险问题,但现在可能是最好的机会,也应是监管部门甚至是国家高层的共识。其中,对于打破刚兑带来的金融市场动荡问题,央行等金融管理部门可能不会像2004-2006年那样直接入市干预,而是会通过打击中介机构等各类违法违规行为主体的方式来重振市场信心。

我们可以发现,金融管理部门在近期违约事件中采取的措施实际上也是为打破刚兑做准备,而非直接干预。例如,(1)11月18日与11月19日交易商协会对永城煤电控股集团及多家中介机构进行约谈,发行海通证券及其相关子公司涉嫌为永城煤电控股发行债券提供帮助、涉嫌操纵市场等违规行为,同时对永城煤电控股、海通证券及其相关子公司、兴业银行、光大银行、中原银行等主承销商以及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希格玛会计师事务所启动自律调查;(2)11月20日证监会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及相关中介机构采取有关措施、

今年中小企业因为政策的特别扶持而较少出现流动性问题,但明年的压力会比较大。不过通过打破大型企业的刚性兑付,反而可能更有利于政策部门宣导中小企业授信的性价比,因此只要大型企业出现风险不会导致区域系统性风险,金融管理部门应该不会直接出手干预,除非中小企业出现系统性风险问题。但是大型企业出现风险,难道不会进一步向中小企业以及整个实体经济传导?这可能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在中国,无论是政策收紧,抑或是经济下行,实体经济一般都会出现流动性问题。当然,现在可能明确的是,对于此轮债市违约所带来的市场震荡,金融管理部门正处于观望中。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