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5 4 月, 2024

美联储Taper进程加快的可能影响

原文发表于: 2021-12-02 23:13

一、2021年12月1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向美国众议院提交的证词中表达了以下几个值得关注的观点:

(一)目前经济正持续走强,预计2020年GDP增速有望达到5%左右。

(二)与经济基本面的恢复相对应,10月份失业率降至4.60%,劳动力市场状况持续改善,且失业继续集中在非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身上。

(三)总体通胀率远高于2%的长期目标,推动通胀上行的因素将持续至明年。特别是,近期新冠疫情病例的增加和Omicron变异体的出现对就业和经济活动构成了下行风险,并增加了通胀的不确定性。

(四)所有预测均显示通胀将在2022年下半年下降,目前通胀持续的风险已经上升,不能再用“暂时性”这个词汇了,在下次会议上讨论加快缩债是合适的,且Taper过程不一定会对市场造成破坏性影响。

(五)2020年推出的工具已经陆续退出,具体可见下表

美联储Taper进程加快的可能影响

二、以上信息表明,美联储Taper进程将加快,意味着原计划的2022年年中结束Taper进程将提前至2022年4月左右结束,而与此对应美联储加息进程也有望提前(今年11月议息情况参见Taper来了——美联储11月议息会议点评)。这一计划的调整较市场预期明显更快,而美联储Taper过程调整计划将会在年内的最后一次议息会议上宣布(即2021年12月14-15日)。

三、现在需要考虑,美联储Taper进程加快的可能影响。之前我们已经讨论过,今年上半年以前是政策紧一紧的窗口期,因为这段时期中国经济整体上表现还不错,有资本略微收紧;今年下半年以来至美联储加息之前的这段时期则是中国政策松一松的窗口期,因为这段时期中国经济基本面开始出现下行压力。

当美联储Taper进程加快时,也意味着美联储加息步伐可能会提前,进一步意味着中国政策松一松的窗口期实际上是变得更短了,也更紧迫了。毕竟在美联储Taper加快的这段时期,中国经济又出现了新的下行压力,稳增长压力正变得越来越突出,中国需要在美联储正式加息之前呵护好国内经济基本面。

四、实际上,上一轮美联储政策收紧时,国内政策环境整体上也是宽松的。

(一)在美联储Taper过程和正式加息之前,中国的货币政策整体上较为宽松,这一时期,中国经历了股市泡沫及破灭。具体看,中国存贷款基准利率自2012年6月开始下调且下调周期持长达三年(即持续至2015年10月,中国的存款准备金率自2011年12月开始启动且下调周期长达近十年(即持续到2020年5月)。

(二)2015年8月11日(美联储正式加息前夕),在人民币贬值预期较强时,中国对人民币汇率报价机制进行改革,即所谓的8.11汇改,此次汇改后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明显加大,一定程度上释放了人民币峰值的预期,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亦明显增强。

(三)2013年以后,中国经济仍处于持续下行通道中,但开始更为注重内部风险的化解,致力于解决内部问题和提升抗风险能力,特别是地方政府债务,而地方政府债务置换正式在这一背景下启动,我们理解当时的货币政策环境较为友好可能更多层面上也是为了配合这一过程。

站在当前来看,和上一轮美联储政策收紧过程相比,本轮最大的差异在于货币政策的自主性以及监管政策的高压性更为突出,同时中国也在汇率方面也有更大的操作弹性。不过,较为相似的是,中国经济虽然较西方经济体更早修复,但也更早回归常态且整体上会重新趋于下行。

 

基于此,可以预期的是,接下来的半年左右时间里,国内政策将比较确定性地走向宽松,或加快走向宽松,降息、降准以及大规模投资计划均可期待。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