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5 5 月, 2024

进京赶考,要好好考

进京赶考,要好好考

进京赶考,要好好考

立华我喜欢讲美国的不好,那是因为我确实知道美国有很多不好。讲美国的不好,是我的生活,不是我的工作,我业余时间来网上哔哔赖赖几句,讲讲美国,也不是在讲美国安居乐业的群众,全都是出于对美帝国主义者的痛恨。

 

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和他们好好交流是我的工作,晚上骂他们是我的生活。我还是分得开的。

 

我不是孩子在美国留学,自己在中国骂美国的人,也因此,我讲话就没有那么让人反感。

 

我们讲美帝国主义者的不好,首先要明白一点,讲别人之前,自己要立得正,立华我一不贪,二不腐,精打细算过日子,我就很仇视贪官,大家都是拿共产党的钱,凭什么我过的精打细算,你天天大鱼大肉?

 

我立得正,所以我讲话毫无心理负担,而且想骂哪个贪官,我就骂哪个贪官,要不是法律不允许,我恨不得扇他几个耳光。

 

同样的道理,我们的组织立得正,我们就可以讲反动派的不好,就好比我们的中央苏区,苏区里面政通人和,我们就可以讲国统区不好,我们的延安政通人和,黄克功被枪毙了,青年们就向往延安。

 

我们建立了地上天国一般的边区,我们就是不讲国民党反动派的不好,美国的记者也会跑过来报道一番,这就是只要我们自己立得正,我们就有绝对的道义优势。

 

就算我们一句话不讲,群众也是喜欢我们的,青年也是乐意来我们这里的,人民群众也是支持和拥护我们的。

 

1949年,要从石家庄进北京了,在车上教员就和总理讲话了,我们共产党人进京,我们要谦虚谨慎,要戒骄戒躁,我们不当李自成。

 

到如今70多年过去,是不是存在一些没有保持作风的行为?是不是有的同志,思想上的弦绷的不够紧,出现了松动?是不是有的同志脱离了群众?是不是有的同志放松了学习,本领出现了欠缺?

 

我不能在这里打包票说没有,虽然我在努力的做一个保持学习的人,努力做一个不骄不躁的人,努力做一个心怀群众的人,但我时长觉得,自己做的还是不够的。

 

我们讲美国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报告也好,还是讲印度疫情失控也好,或者讲非洲人感染比例极高也好,都要考虑一个事情,那就是我们自己做的怎么样。

 

要是隔壁朝鲜同志站出来讲,你们的防疫做的真是太差了,我想人家是没有一点问题的,不过朝鲜的同志从来也没有讲别的国家防疫做的不好。我们国家从武汉开始,到石家庄,到长春,我们战胜了不少次的疫情。

 

不管是阿尔法毒株,还是德尔塔毒株,还是奥米克戎毒株,我们国家都有成熟的应对经验,要是讲一句我们可以,那我们是真的可以。

 

但是这时候就要考虑一个问题,鸡你太美是不是我们的一部分呢?我想是的,在上海市,美国人在二战以后第一次出现海军陆战队成建制断粮,成建制后勤跟不上,搞的美国人的领事馆都要饿着。

 

我看这时候,我们讲美帝国主义者防疫做的不好,就缺少了底气。

 

毕竟,前面几次我们和病毒在城市里面打决战,从官方到民间,物资保障的队伍是能动的,居民是不能动的,这才是封控的正确做法。

 

这次上海市停掉了外卖,停掉了物流,连美团京东都停掉了,这里面的决策思路就存在一定的不周。

 

毕竟,参与国家行动,对于民营企业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去广而告之,也是个很好的机会去展现社会责任,我觉得,但凡能让美团把菜配送起来,小哥一定满腔民族自豪感,公司一定恨不得把美团的制服和电动车都换成新的。

 

美团的不好,不好在各级代理,公司和小哥,我是从来没有讲过的。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讲美团不给力,我看是不对,美团一定是恨不得全城的配送都由美团来,顺丰和菜鸟当然也是这么想的,说人家不给力,不对。

 

这不是人家不干的问题,是有人不让人家干的问题。

 

我们是不是有同志出现了本领缺失,不具备做正确决策的能力?我不能讲一定有,我只是提出一个怀疑。

 

毕竟,成熟的办法别人做出来了,为什么这里没有?

 

我们是不是有同志学习意识淡薄,没有去学习其他地方的封控经验?我不能讲一定有,我只是提出一个怀疑。

 

毕竟,成熟的办法别人做出来了,为什么不去学习一个?

 

我们是不是有同志因为上海的经济发展非常好,就骄傲了起来,认为经济好就能代表自己天下无敌,干啥都行?我不能讲一定有同志开始骄傲,我只是提出一个怀疑。

 

毕竟,上海的经济是真的好。

 

进京赶考,就要好好考。

 

当领导干部的千万要记得八个字,谦虚谨慎,戒骄戒躁。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