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2, 2024

一场饭局

一场饭局

一场饭局

工作很忙,立华我很久没有参与饭局了。

 

下午的时候,有个退休的老领导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吃点,想来不是要吃点,是有什么局,我便问了一下,原来是让我作陪。

 

老领导也要去,我便没有多问,答应了。

 

下了班,便打了车去吃饭的地方。地方产权的一个大厦,出入者有头有面,我的车太寒酸,实在没好意思开。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像极了苏联的那个元帅,解体后没有什么收入来源,大使馆要他出席活动,又需要去。

 

莫斯科雨天,街道上有不少泥水,他便坐地铁到了大使馆外,走到门口,从纸袋里拿出皮鞋,换下满是泥水的鞋,穿上干净的皮鞋走了进去。

 

到了桌上,老领导也到了,退休的人没啥事情,难得有人想起来,就我们两个人,他便和我讲了讲退休的生活。

 

人一退休了,便觉得没有了用,找他做事情的人一下子无缝找了别人,布置给他的工作一下子无缝布置给了别人,再也没有了考勤,再也没有了出差,再也没有了迎来送往,感觉自己是个废人。

 

非要找出来一点有用的地方,就是自己认识很多人,便时不时有人叫他组局,想要认识个谁,就叫他出来组局,今天有人叫A的,想要认识他战友以前的下属B,便叫他组个局。

 

战友也退休了,听说有这种发挥影响力的机会,便欣然应允,叫了自己的下属B,交了自己的小舅子C,我的老领导叫了我,叫了一个会算命的魔术师D,那个想要认识人的A,叫了一个商人E,叫了一个学播音的F,F又叫了自己的闺蜜G。

 

一桌人,算是9个。

 

商人E带了一件白酒,是钓鱼台,下属B什么也没拿,我自觉买了一条软包中华,算命的魔术师带了一个包,我估计是道具。

 

老领导带了两瓶红酒,他战友说是带了一些山珍,我也不认识许多,进来就交给了服务员,让后厨去做。

 

见面首先是叙旧,两位老领导拉着我和B,分别讲起了以前的事情,人群分成两个圈子,一左一右,开始讲故事,哪年哪件事谁办的不地道,哪个人现在在哪,哪年大家出去旅游的趣事,都讲了个遍。

 

两位老领导说到一个事情,前段时间我参与了,凑巧B也参与了,于是各自说起工作的难处,两位老领导勉励一番,讲讲以前是怎么克服困难的,便算是过了关,我和B也就认识了。

 

小舅子C和商人E紧接着就说起了你们办公难,我们和你们打交道也难,营商环境如何,讲起来哪年去哪里跑生意,遇到了什么囧事,哪年又到哪里发了财,大家哄堂大笑。

 

于是,小舅子C和商人E,也就分别和我与B认识了。

 

突然老领导的战友说起了魔术师,说这个人是个大师,会什么东西,立华我是全然不信的,但我想看个热闹,于是便带头起哄,要他展示一下。

 

大师也全然不怯场,从包里拿出道具就表演了几个神迹,确实看不出来是怎么搞的,有点厉害,立华我也不好说什么,紧接着聊天的主题就向着命运,关系,风水和八字去了,大师侃侃而谈,大家侧耳倾听,说到两位美女的终身大事上去,又说回B的仕途,最后说到了A最近吉人天相,如何如何之类。

 

这一圈子打下来,大家都认识了个七七八八,A便要加好友,大家加了一圈,加到了B,B也不推却,大家都加了。接着便说起了一会要不要去放松一下,我讲明天是要工作的,我不参与了,B也这么说,A也这么说,学生说还要上学,最后两位老战友自己去喝茶,说不管你们了,便散了。

 

回到家里大概是9点多,夫人问我什么事啊,我说A有事想找B帮忙,不认识B,一转二转,通过我的老领导转到了B。

 

夫人说真是煞费苦心啊。

 

我说是啊。何必呢?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