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28, 2024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近日,韩国当选总统尹锡悦赴朴槿惠私宅拜访。

其实现总统访问前总统没什么特别的,问题是,当年把朴槿惠送进大牢的,正是他尹锡悦!可以想见此番会面是何等的尴尬。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尹锡悦见面就直接道歉,表示当年把您逮起来,我也很不好意思。

这话让朴大公主都不知道该怎么回他。

逮捕朴槿惠,以及日后与文在寅闹掰,让尹锡悦获得了很高的政治声望,人设立得如同“包青天”一般,人送外号:专门和总统过不去的男人。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这次“包青天”向“陈世美”道歉也让很多网民感叹,包公也得学会做人啊,原来当检察官可以头铁,现在当了总统变软了。

不过,这位“和总统过不去的男人”,真的一直这么坚挺吗?

1

说起尹锡悦和总统这个职位纠葛的历史,那可太长了。朴槿惠并不是他得罪的首位总统,他第一个得罪的是第五共和国的全斗焕总统。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全小将通过双十二事变夺取政权那是在1980年,那会儿尹锡悦才刚上大二,按理说这俩人不会有什么太多交集。

可是好死不死,尹锡悦同学就读的首尔大学法学院拥有一项特别有意思的课程。

那就是模拟法庭

大热韩剧《至上之法》里,我们可以看到该院新盖的模拟法庭,长得和真法庭一模一样。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而在尹锡悦读书的年代,这里就没这么富丽堂皇了,也就是间教室。

模拟法庭上,一代又一代未来顶尖的律师、检察官们第一次接触法律“战场”,同学之间的对抗慢慢变成真刀真枪的厮杀,这一厮杀也将主导他们的整个职业生涯。

在1980年,法学院的学生们,却搞了个大新闻。

1979年的12月12日,全斗焕利用朴正熙突然被刺杀后的权力真空,悍然发动政变,逮捕参谋总长郑升和,并控制了总统权限代行崔圭夏,成功掌握了韩国的最高权力。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这种军人领袖突然夺权的戏码,韩国人民早就不陌生了,因为1961年的朴正熙演过这么一出。

但到了1979年,韩国民众对直选制民主可谓非常憧憬。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朴正熙十多年兢兢业业发展经济,确实大幅提升了韩国民众的生活水准,为了这个,大家勉强可以忍受他的专制统治。

可如今朴正熙被金载圭一枪送走,在韩国民众看来,谁也没有再搞独裁的理由和权利了。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在这个当口,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光头全斗焕突然发力,利用一次毫无合法性的军事政变当上了新任“朴正熙”,这下老百姓是忍不了了,纷纷起来反对全斗焕。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尹锡悦就读的首尔大学,正是当时学生运动的中心,也由此成为韩国民主化运动的象征。那律政先锋预备班的法学院,不整活是不可能的。

法学院这活儿整得相当响亮,那就是在模拟法庭上审判全斗焕及其党羽!

年轻人的胆子确实很大。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这里要谈到在模拟法庭上的分工了。

一般来说表现出色、经验丰富的同学会在模拟法庭上担任检察官和辩护律师,低年级同学往往会担任被告人和证人刷刷经验,法官则看情况,要么是指导老师亲自来,要么找个学生。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但是这个案子不一样,由于审判对象——也就是被告——是全斗焕,所以不需要人来扮演被告人,也因为审判对象是全斗焕,法官这个位置就比较敏感了。

胆子大水平高的人,去演检察官了;胆子小水平高的人,去演辩护律师了;胆子小水平低的人扮演证人;法官这个角色,需要一个胆子大水平低的演员……

尹锡悦光荣当选法官。

当时尹锡悦刚上大二,法律知识还掌握得不太多。反正缺席审判全斗焕也就是个噱头,不需要法官真的依据法律知识和控辩双方的质询来定罪。再说,全斗焕这个罪过,实在没啥可辩的。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而那会儿的尹锡悦,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尹“法官”做出宣判的日期定在了5月上旬,当时全斗焕虽然还不是总统,但朝野上下都知道此人马上要问鼎大权。模拟法庭的指导老师为了保护学生,还是尽量交代了“咱们在这儿缺席审判全斗焕已经是冒渎了,你们要是给判个什么死刑或者无期,那可就不是一般的冒渎了”。

但是在经过几天的控辩交锋之后,尹“大法官”落锤宣判,缺席判处全斗焕无期徒刑!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这一下成了学校里的大新闻,全校都知道法学院有个愣头青,直接以军事内乱和政变罪给全斗焕那厮判了个无期!

须知,那个年代的韩国学生运动圈,可是左得厉害,左得明目张胆。大把的人戴个布面罩就敢顶着催泪弹往前冲,拿起燃烧瓶就向着警察阵线扔,拎起一根钢筋就要和条子玩命,你要是胆子小,你最好别到这里面来混。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在这种雄赳赳气昂昂的风气中,尹锡悦这种胆大包天的行为自然非常受欢迎。

尹锡悦也着实风光了几天。

但是好景不长,5月18日,全斗焕为首的新军部政权发布全面戒严令,空输部队进驻各大学校园。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早上尹锡悦美滋滋地走到学校门口,惊讶地发现原来没人管的学校门口站满了大兵,臂章上写着53特战大队,装甲车就在后面停着,一大队的军人拿着一张名单正在抓人。

尹锡悦的脑子反应非常快,心说这两天全校都在传我给全斗焕判了无期徒刑,这要是让空输给我抓起来,八成我得去西冰库吃顿满汉全席,风紧,我啊,扯呼吧。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尹锡悦挠丫子就奔,连家都没回,托人给家里打了个招呼,就一路跑到了江原道农村亲戚家。

不过跑得了一时,跑不了一世,九州四海,画影图形,连只耗子也跑不了,何况是一个大活人呢。看起来什么时候逮着他,他就得什么时候倒霉。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谁料,尹锡悦给家里打的那声招呼成了关键。

逃亡之前给家里打声招呼是人之常情,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给父母一个心安,但对尹锡悦来说,这声招呼可救了命了。

不是尹锡悦这声招呼打得多么特别,而是他爹尹起重这个人不一般。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小尹锡悦与父亲的合影

尹锡悦出身坡平尹氏,这一门出了无数文臣武将,甚至有六位朝鲜王后,堪称重量级的两班。

光复之后,两班世家大多因为组织义兵反抗侵略而被日帝清洗一空,所以,能够在1945年之后还维持家声的两班家族,在民族立场上就比较可疑。

尹起重生于1931年,在那个年代他从小升学顺利,在延世大学取得经济学硕士学位后,就读日本一桥大学,并顺利毕业。

之前乌鸦也讲过韩国光复之后亲日派得势的故事,看起来尹锡悦的祖上也……

总之,从日本毕业归国之后,尹起重成为了延世大学的一名经济学教授,亲手创立了延世大学的统计系,并以此为基础,成立了韩国统计协会,自任创会主席。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当时韩国政府的财政官员半数出自延世大学,尹起重可谓桃李满天下,想给政府带个话,非常容易。

这还不算,尹起重挑房子的眼光更强,他家在延禧洞建了套二层小别墅,这里还住着一位名人,那就是全斗焕……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你以为尹锡悦是在学校模拟法庭审判大逆贼、大叛徒全斗焕,其实人家是和自家邻居大爷撒娇呢;你以为尹锡悦不怕死、不要命,其实人家老爹有的是退路、有的是办法;你以为尹锡悦头铁,其实人家根本是个滑头……

最终在老爹的斡旋下,尹锡悦安然无恙地从江原道返回继续学业。和他一起整活的那些真·斗士,可是判刑的判刑,强制征兵的强制征兵,一个个都倒了霉。人家尹锡悦不但没被惩罚,还轻松办了免征手续,托病没有服兵役。

2

经历了和全斗焕的“撒娇”,尹锡悦就开始“埋首”学业,在大学“苦读”四年之后,成功在律师资格考试中落榜。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当时的尹锡悦没有太在意,他觉得第一次落榜没什么,第二年好好看看书,考上也就是了。

结果第二年也没考上。然后就是第三年、第四年、第五年、第六年……

剪短截说吧,尹锡悦考韩国司考,居然连续考了9年。

如果他能在第五年考过,他将成为小他3岁的李在明的同期,结果他比李在明晚过了5年。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据他自己说,这连续9年的落榜生涯锻炼了他的意志。听起来像是他自己勤工俭学努力考了9年一样。

当然我们知道他之所以能脱产9年考律师资格,是因为他那有钱有势的大爸爸,考不上也可以让他在家优哉游哉。

终于通过司考的尹锡悦选择加入了检察官队伍,最终在34岁高龄毕业于司法研修院,成为了一名韩国检察官。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面对大部分比自己小10岁左右的同期生,尹锡悦喜提外号“尹大哥”

“尹大哥”年龄实在太大,所以尽管他那有钱有势的大爸爸此时已经是韩国经济学会会长,但也不能照顾到他了。尹锡悦在检查生涯的初期,只能办些小案子,或者那种系统内部贪污之类得罪人的案子……

但是尹大哥不是一般人,在检察系统蛰伏了20年,还曾经离职一次之后,作为地方检察所长的他捞到了一个大案子,这个案子又和总统有关系。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2013年,前任总统李明博利用韩国国家情报院干预2012年大选的丑闻曝光,但由于当时执政的是李明博同党的朴槿惠,也是在被干预的大选中得利的一方。尽管李朴二人关系不佳,可没有哪个检察官敢触这个霉头,去调查者惊天的丑闻。

不过,这样的大新闻,如果检查组织装聋作哑也说不过去,于是检察总长看了看手下的这些人才,挑出了自己的大学同学,也是检察组织里的10年后辈尹大哥担任专案调查组长,调查国情院干预大选事件。

组织上已经决定了,这个黑锅就由你来背了。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但是,尹大哥在闲衙冷槽里蹲了20年,这积压下的怨气有多深,上峰是不了解的。

检察系统以为尹大哥会按照他们的暗示,对这个事情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想到尹大哥直接玩了一把大的。

在国情院干预大选的调查组组成后仅仅9天,2013年的4月27日,尹大哥便传唤曾任国情院第3副院长的李钟明接受调查。

这枚巨石投入水中之后,尹大哥又打了国情院一个措手不及,突袭了国情院的心战局,进行了突袭搜查和扣押审查,整个过程持续了13个半小时,共有25名国情院工作人员被扣押。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通过这两次突击,尹大哥一举掌握国情院干涉大选舆论的证据,还牵扯出了国情院的一把手院长元世勋,甚至还挖出了不少国情院贪污腐败的证据,让整个保守阵营为之哗然。

检察组织见尹锡悦玩起了真的,也陷入了懵逼状态,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位大哥进行沟通。

利用这个时间差,尹大哥继续重拳出击,传唤元世勋到案接受调查。

至此,案件调查牵扯出的重量级人物已经有国情院院长元世勋、副院长李钟明、前心战局长闵炳珠、前国益局长朴元东、心战情报员金河影、情报员李焕柱、前首尔地方警察厅厅长金用盼等数十位高官,引发韩国政坛地震。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闹了这么一出之后,朴槿惠政府终于反应了过来,开始直接干预尹大哥的调查工作,以保护国家机密为由,禁止检察方面再调取国情院的资金流向和人员身份。

这一招釜底抽薪,让尹大哥直接没咒念了。

调查陷入僵局之后,舆论热度也渐渐减低,专案组也随之被解散,捅了大篓子的尹大哥成功吸引了上封的注意,被发配到了大邱,并且还被降了职。

但是降职之后的尹大哥毫不气馁,在采访中表示,自己看不惯国情院的违法行为,并称作为检察官,自己效忠的对象不是任何的个人,而是法律,不会为了讨好总统,就不调查某些案子。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而且,尹大哥还为几年前跳崖自杀的卢武铉前总统鸣不平,称检查系统进行这样的司法迫害,是国家之耻,并且深情地表示,自从卢武铉总统故去之后,自己最喜欢唱的歌曲就变成了李承哲的《再也没有这样的人》。

“那天听说了这件事之后,我叫上了几个后辈,去了练歌房,喝了两杯酒之后,就唱起了这首歌……”尹锡悦说。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然而,这出头铁检察官对抗总统和国家机器不成,最后被政权贬职发配的烂俗韩国电影情节,是真的吗?

再强调一遍,你以为尹锡悦是个铁头,实际上人家是个滑头。

如果尹锡悦效忠的不是个人,而是法律,不会为了讨好总统去调查案件。那么下面这段事实将抽他来来回回一万四千个嘴巴子。

早在李明博授意的对卢武铉的司法迫害过程中,尹锡悦就引领了对卢武铉亲信安熙正的起诉工作。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甚至早在大选之前,尹锡悦就担任过李明博操纵BBK股价的专案调查组组长,但是他也放过了李明博。

自认为对李明博功劳不小的尹锡悦,在后来的论功行赏中,却只捞到了一个地方所所长的职务,心生不满这才跳反。

说白了,尹大哥对国情院的调查,只是政治投机失败之后对老主人反戈一击,既无政治节操,又无理想道德。在采访中给自己参与迫害卢武铉洗白,并且向亲卢的民主党势力献媚。毕竟已经把保守派得罪了,当然要给进步派献上橄榄枝,这也是滑头检察官的常规操作罢了。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但是,不少人还是被这厮骗了。

其中最大的上当者,可能就是文在寅吧。

3

2016年年底,朴槿惠的闺蜜门丑闻被曝光,韩国社会掀起了浩浩荡荡的“烛光革命”。累积超过1600多万民众走上街头,一举推翻了朴槿惠政权。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在地方上带着小检察官处理盗窃、强奸等案子的尹大哥一下成了香饽饽。毕竟逼他左迁的总统已经下台,这时候为了向即将上台的文在寅表忠心,检察系统立刻找到了尹大哥,并任命他为闺蜜门案件的调查组组长。

尹大哥痛打落水狗,直接把朴槿惠抓了起来,并且反对了一切保释。手段相当狠辣。

蹲大牢蹲到今年年初的朴大公主恨疯了尹锡悦,她在家信里直白地写道:“尹锡悦,这是我很讨厌的一个人。”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文在寅上台后,为了感谢尹锡悦对保守派政客的有力清算,也感念于此人对卢武铉的“深情怀念”,任命了尹锡悦当检察总长。

当年的留级生,现在成了检察官的头儿了。

看到这儿,你以为尹锡悦是朴槿惠的仇人?

too young 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他尹锡悦,恰恰是朴槿惠的救命恩人。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朴槿惠的闺蜜门案子扒出来,大部分是闺蜜干政,借朴槿惠的名义索取贿赂,朴槿惠自己也有不少腐败行为。这些当然都是大案要案,但是和朴槿惠当时最大的案子相比,这些都是浮云了。

朴公主最大的案子,就是她曾勾结韩国国军机务司令部(前身为保安司令部,金载圭和全斗焕都曾担任保安司令),密谋发动军事政变,武力镇压“烛光革命”

机务司令部计划若宪法法院推翻国会弹劾总统的决议,将用装甲兵清场,铁血镇压烛光集会。

戒严文件显示,机务司令部已制定组成戒严大军计划,命令机械化师、机甲旅、特种部队出动战车、装甲车,向494处重要设施,以及反朴槿惠民众集会之光化门广场、汝矣岛部署兵力。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戒严文件更详列韩国国军管控国会和情报机构的具体做法;2017年3月时,韩国国会“朝小野大”,为避免国会决议解除戒严,机务司令部计划通过党政协商机制,要求当时执政党议员缺席表决,并直接将参加反政府示威的在野党议员以现行犯逮捕。

除了发动军事镇压,机务司令部更企图在戒严时期实施新闻管制,向包括官方通讯社韩联社在内8家通讯社、网络媒体、韩国广播公司(KBS)等22家电视台、电台以及《朝鲜日报》等26家报社派遣新闻审查人员。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如此丧心病狂的镇压方案一旦被查实是朴槿惠授意撰写,那估计借文在寅100个胆子,他也不敢特赦朴槿惠;借朴槿惠1000个胆子,她也不敢出来,不然不得被老百姓打死?

但这个案子为什么么没被查实呢?

因为负责调查的尹锡悦把朴槿惠与机务司令部的通话内容给弄丢了。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尹锡悦不但弄丢了证据,还将能证明朴槿惠亲自下令的关键证人、前机务司令赵显千漏掉,让他逃到了美国。

这尹锡悦还不算救了朴槿惠一命?

作为检察官,居然能够遗漏证据,还让帮凶施施然逃往美国,至今仍逍遥法外。你说尹锡悦不是故意抓小放大,放朴槿惠和军方一把,我是不相信的。

可叹朴大公主一生刚愎自用,好歹不分,尹大哥替她一番谋划,她居然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在今年3月大选中,还授意自己妹妹支持李在明,辜负了尹大哥的美意。这多年的痴情,真真是错付了……

韩国两任总统的爱恨情仇:他抓她,是为了救她

说到如今的文在寅。尹锡悦在检察总长任上与文在寅闹掰。为了抵制检法改革,保住检察系统的权力,尹锡悦和整个民主党决裂,最终甚至成了保守派的总统候选人。

但实际上尹锡悦在竞选过程中对文在寅本人没有太多攻击。反而是文在寅的“接班人”李在明多年来明里暗里一直对文出言不逊,不少亲文支持者因为太过讨厌李在明,最终转投尹锡悦麾下。

看起来是个铁头,实际上是个滑头。这句话用来评价尹锡悦和历任总统的矛盾,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句话居然是号称“包青天”的尹锡悦最真实的故事,真可谓包公被黑得最惨的一次了。


乌鸦校尉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京乡新闻:尹锡悦,英雄主义者还是检方的骄傲?

《中央日报》:尹锡悦背后,是何许人?

《新东亚》:什么造就了尹锡悦?

韩联社:朴槿惠政府戒严计划细节曝光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