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3 4 月, 2024

惊雷的天塌地陷

惊雷的天塌地陷

尼古拉斯赵四有句歌唱的好,惊雷这通天修为天塌地陷紫金锤,我家夫人有一段时间刷短视频,每天手机里传出来的音乐都是这个声。耳濡目染熏陶之下,立华我学会了喊麦。

 

铁岭的喊麦和上海的清口,大同小异,都是一种地域文化,讲起来开心就是唯一的目的,清口不是为了高雅,就像是相声不是为了说教。

 

事实就是事实,到底是没有能力搞,还是人心不齐,还是有人吃了回扣,亦或是有人要当买办,理由可以找成千上万个,但是事情只能有一个结果。

 

那就是事情没干好,干的很不好。

 

出头这件事,可不能强出头,有些人嘴上没有说你替我出头,也没有说你要说什么话,总是暗示一番,如何如何。

 

于是就有人抓住了机会,刀头舔血的事情好做的很,只要站出来出一波头,就会有人记住他,他就有了往上爬的资本。

 

往上提可没有尽头,下面的人眼里,这是大领导,可是他自己眼里,自己只不过是个最底层。

 

身患疾病没有办法进医院的群众有许多,操作这一切的人身患疾病,却直接就去住了医院。

 

头痛这个病,立华我略知一二。

 

吃止痛药,可以缓解一阵子,但是容易手脚麻痹。

 

有一种进口的注射剂,打一针就可以缓解头痛,药效大约是一个月,印度要是搞出了仿制药,大概一针就是2000块多一点,要是印度的仿制药出来了,或者我们以岭药业自己合成出来了,将来一针大概就是200块。

 

不说将来,就单说现在,一针2000块,一个干部还是打得起的。

 

头痛,不影响工作,或者说影响没有那么的大。住院的必要不是很大。更何况,现在医疗资源成了这个样子,小病的人能去住院,就有一定的特权可能在里面。

 

但是担当是一点也没有了,不管是要刀头舔血,还是要逃跑,人都要有担当,有担当,上面才敢用,有担当,底下才敢跟,一有点事情,上面的人突然怂掉了,冤有头债有主,要找个人来问责了,就突然跑掉了。

 

一个月40天,张先生不知所踪,吴女士不知所踪,人家跑的快。

 

战术性生病还是个很不错的方法嘛。安倍战术性肠胃炎,佩洛西战术性新冠,自然,我们也可以战术性头痛。

 

但是人一旦战术性了,威信就要少一大截,人一旦退缩了,跟着的人心里就要怂一大截。

 

感染四十万人,损失可能要上万亿人民币,事情不能不了了之嘛。

 

医疗事故总是有的,指不定哪天就到了谁的头上,住院可以不公平,物资可以不公平,但是违法违纪总是要公平的。

 

要是有人非要讲违法违纪也不公平,那死亡总是公平的。

 

我讲的没有错吧?

 

惊雷有没有通天修为,存疑,天塌地陷,是一定不远了。想不想吃紫金锤,还要看态度,我看就目前这个态度,还是吃玄真火焰吧。

 

人只能死一次,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确实都只能死一次。死于新冠也是一次,死于医疗事故也是一次。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