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5 4 月, 2024

大佬如何赚到的第一桶金

前段时间,跟同学一起练赛艇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房地产大佬。

吃饭闲聊时,聊到了大佬的发家史。

我问他,你的第一桶金是怎么来的?

大佬微微一笑,自豪的说,做食品生意赚的。

那是上世纪80年代,某市被画了个圈,经济高速发展,城市需要人口,人口需要粮食,一时间城里缺粮,于是他就站着把钱赚了。

我问,当年粮食不是供销社统购统销么,哪会有那么多的利润。

大佬说,供销社的官老爷就别指望了,人家啥也不缺,会哪里知道缺粮?等他们反应过来,食品都紧缺半年了。

再说了,你还能教他们做事?

话匣子随即打开,大佬开始了忆往昔峥嵘岁月,往事云烟仿佛昨日重现。

当时,国家严格打击倒买倒卖和投机,太严格了,严格到正经商人的生意都被挤了出去。

他能走下去也多亏了供销社与市场转型的空档期。刚过去就发现了食品不足,他马上托关系找市里搞了一个特许经营证,让他可以把食品运进去。

按照协议,他和市里面五五分成。

大佬如何赚到的第一桶金

我恍然大悟,老哥您是批条子致富啊,还是上面有人好办事。

但入市的通道和运输怎么办?从不能专门为你开一个吧?

大佬说,既然都靠批条了,就批到底呗。

现在说会觉得不可思议,但他就是找海运局专门开通了条海运线路,能够免检从外地直接运进来,然后再运进公家的仓库,分给关系户们去卖,大家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而没有条子的,都堵在外面进不来。

条子解决了我一部分的疑惑,我随即又问,你从哪里找的货源?手上资金够吗?没钱怎么进货?

大佬说,那个时候钱没用,条子才是硬通货,再说当时,本来就动荡,都得靠点指望活下去。

外地有很多小作坊快撑不住了,被一张嘴和几张盖了红印的条子,糊里糊涂的就把乱七八糟能卖的都赊账运了进来。

我说,小作坊的质量肯定不行,你这么搞不怕出事儿吗。

大佬很淡定,说:有什么办法,做生意,先得能转起来。走正规渠道,有利润给我、给上面们赚吗?何况越正经的渠道,越难赊账,也没有利润。

我问,那你这些三无产品当时没人管?

大佬说,拿着条子谁管啊,当时也有媒体和记者,这新闻那新闻的,逮住了一顿喷,有说三无产品,有说质量问题,还一度搞了个大新闻,说是产品致癌。

我问,那顺利解决了?

大佬说,好在那时候是报纸,也好管。无非是一些老掉牙的套路。

他先是花钱在报纸上打了很多的广告,砸钱做正面宣传。之后又请了政府领导接受采访,也帮忙辟谣,说产品没问题。

毕竟,大环境的食品短缺摆在眼前。

在供销社把粮食运进来之前,市面上始终还是缺粮的,饿急了的老百姓就只能加价把他的食品买走。

政府最终也就处理点倒爷意思意思,给老百姓一个交代。

最终,机缘巧合之下,让他在人生中赚到了第一个三百万。

后来,随着政府干预和市场化的推进,价格恢复了正常,他也就不倒腾粮食了,转型去搞房地产,成为了行内著名的大佬。

我说,你这不是从一个批条子的行业,又转到了另一个批条子的行业?

大佬指了指旁边书架上的哈耶克说,只要监管强力干预市场,市场就一定会出现权力的寻租,就一定会出现向他这样想办法靠批条子做事的人。

毕竟,只要上面不愿意下场漏出自己的手,自然就需要有人来给他们当手套。

听完前辈的教导,作为红旗下长大的我不禁质疑,您真的觉得政府的强力干预解决不了问题么?

大佬说,且不说条子的问题,政府要是干预,不给利润,咱就撂挑子呗,爬爬山,划划船不是挺好的么。

我到吸一口冷气后,悠悠道,经你这一说,怎么感觉这么多年,好像变了,又没变……

大佬说,噫,小伙子你可别瞎联想,指了指旁边的一盘红烧肉说,有个道理一定要明白,咱们这帮人吃饱了,才有力气去干活。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