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8 5 月, 2024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这是系列第五期,没看过前几期的朋友可以去下面链接看:

第一期《冰与火,显赫与落寞》

第二期《冰与火,富二代与穷吊丝》

第三期《冰与火,战场与内斗》

第四期《冰与火,德国巨轮沉没》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1918年11月,德国主动向法国求和,德国战败了。

希特勒是在他热爱的慕尼黑陆军医院听到战败消息的,当时他因为被毒气毒瞎了双眼在医院疗养。

希特勒微微抽搐,才好一点的眼睛又是一片昏黑,跌跌撞撞的摸索着从花园到病房,蜷缩在床上失声痛哭。

希特勒自己说他从记事起,一辈子只哭过两次,一次是他母亲因乳腺癌去世,一次是德国战败。

他的眼睛哭的红肿充血,眼球火辣辣的热,像烧红的煤块。

希特勒是一个在战场上三年从没崩溃过的人,他从来不休假,从来不抱怨前线的肮脏,泥泞,恶臭和虱子,也从来不会逃避危险的任务。

他所在的十六团,在“最后战役”里三天从3500人死到只剩500人,希特勒还是请求上战场。

希特勒,对于战争的执着,对于胜利的疯狂渴望,看在其他同僚和士兵眼里,都是难以理解的。

这人怎么那么爱上战场?

他是一个疯子。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而当一切都幻灭,德国战败,他的这种崩溃般的情绪,也是情理之中的。

在痛哭过后,希特勒开始寻找“出气口”,他无法接受失败,坚定认为这一定是内部有人搞鬼。

基于1916年腿受伤的时候希特勒在柏林看过后方的情况,德国内部弥漫着投降派和投机派,军人在前面拼命作战,你们在后面大喊投降。

最后小胡子内心锁定了两类人,这两类人,也成了他无法接受德国战败时的,出气口。

一类是犹太人,一类是共产党。

德国会战败,不是德国不行,而是德国内部有这两个癌巢在作祟,是他们侵蚀着德国的躯体,让德帝国虚弱,迟疑,意志不坚定,最终战败的。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1918年,在德国战败的巨大打击下,希特勒虽然双目失明,但反犹反共的“魔鬼花”,已经在他心眼里盛开。

也是从这一刻起,他开始了和犹太人和共产党人,势不两立的道路。

一位当时医院的牧师,记录下了希特勒在最黑暗的日子里,最悲愤的话,希特勒说:

“我知道一切都完了,只有傻子、骗子、罪犯才期待敌人能发慈悲,我承认在这些夜晚,我心里滋长了刻骨的仇恨,对那些卑鄙堕落的罪人的仇恨,我越是想下去,越感到愤慨和羞辱,和战败的悲愤比起来,我的眼病算得了什么呢?”

仇恨之花,已经盛开。

这里多说一句,希特勒的想法不是个例,有成千上万的德国人都把战败的主因,归结于内部的犹太人和共产党捣鬼。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而同时战败也给全德国社会以沉重打击,像其他任何国家一样,国家战败必定伴随社会革命。

1918年后的德国,一直到希特勒掌握大权前,德国的政治并不稳定,甚至一度处于“军阀混战”的状态。

德国内部政变频繁,一个政府建立,然后被推翻,新政府建立,又被推翻,如此动荡。

混战派系主要是三类意识形态:

1,共产主义革命派。

2,保皇党。

3,资本主义民主派。

德国各主要城市,都面临着严重的武装叛乱,尤其是从苏联那吹过来的共产主义革命风,在欧洲各国都有众多百姓拥护。

很多欧洲国家都害怕被赤化,资产阶级政府尤其对于共产革命高度警惕。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德国北部基尔港,8万水兵起义,一声炮响开启德国的红色革命,港内所有船舰升起红旗。

德国第一个工兵苏维埃建立。

基尔水兵们迅速占领了全港和全城,基尔人民也开始总罢工支持水兵苏维埃。

四天后革命浪潮吹到大城慕尼黑,慕尼黑的革命是推翻巴伐利亚君主制的社会主义革命。

绰号小矮子的犹太人库尔特,领导革命。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库尔特身材矮小,不修边幅的大胡子和一顶大黑帽是他的特点。

他最擅长的是利用其矮小身材朝政府机构扔炸弹,是“社会民主党”里打游击战的活跃典型。

慕尼黑的市政府及所有警察和军事机构,很快都被革命者占领。

巴伐利亚君主惠特尔,眼看首府“慕尼黑”失守,害怕自己被送上断头台,连夜坐车逃跑,夜色中车子翻进一块土豆田,一代巴伐利亚君主,车祸而死。

君主制彻底垮台,一卡车一卡车的红旗被送进慕尼黑,革命者在街头架起机枪,旁边的警察和军警把头一扭,视而不见的抽起烟。

巴伐利亚宣布成为自由邦,小矮子库尔特掌权。

没有什么暴力和抵抗,革命就这么成功了。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像如此有秩序的革命之火在全德国蔓延:

在弗莱德利希,工人工会武装夺权成功。

在斯图加特,戴姆勒汽车厂的工人罢工夺权成功。

在法兰克福,水兵起义获得成功。

在卡塞尔,整个城市的护卫部队,包括指挥官在内,全部叛变,全城一枪没放就革命成功。

在科隆,警察象征性的开了几枪,但全城约4.5万名军警一夜之间全部赤化,都加入了苏维埃革命之中。

总之,当时全德国的情况,就是革命此起彼伏,一个个地方政府要么被工人,要么被士兵,接管或者垮台。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德皇,威廉二世

最终就连德皇最放心的柏林,也爆发革命,他最亲信的嫡系部队,皇家陆战队也整团整团的叛变。

德皇自知大势已去,革命之火不可阻挡,此时德皇人在比利时的德军总部,完成与社会民主党的退位谈判后,流亡中立国荷兰。

而德军重要主将鲁登道夫,也在德皇流亡后,流亡去了瑞典。

德皇退位,宣告了帝国的瓦解,温和派的社会民主党领袖,弗里德里希.艾伯特,赢得国家政权,建立看守政府。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艾伯特绰号“马鞍匠”,以前是造马鞍的,投身革命后加入德国社会民主党,是德国第一位平民出身的无产阶级领袖。

德皇的垮台,引起保皇党的极大不满,保皇党多是旧贵族和资产阶级,是旧时代帝制下的既得利益者,普遍是普鲁士的大地主,以及大工厂厂主。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马鞍匠一夜之间荣登大位,胜利来得他诚惶诚恐,艾伯特如坐针毡,他清楚自己谁也代表不了。

即代表不了德国街头激进的革命派,也代表不了退位的保皇派,他不知所措。

当亨里克亲王过来和他道别时,他居然哀求亲王先别走,他希望亲王能留在柏林,稳住保皇派。

但德皇都流亡了,亲王还留着干嘛?马鞍匠执政后,要面临的头顶大事,就是签订投降协议。

因为政权已更迭,虽然鞍马匠的统治根本不稳,但他还是名义上的德国总统,他派出全权代表“马蒂斯.爱茨贝格尔”。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代表德国去签投降协议的马蒂斯,这人是个文官,是干财政部长的,对于怎么谈判,要谈成什么样,完全拎不清,他的任务就是,去完成谈判。

而签这样一份丧权辱国的投降协议,也必定是危险的,后来他被德国极右翼分子,暗杀了。

德皇退位,德国内部到处是革命,马蒂斯火急火燎的带着五辆车秘密进入法国北部。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在一个叫做康边的荒无人烟的地方,停着一辆火车,车上坐着法国的代表“福煦元帅”.

如此重要的谈判,一共只谈了三天,而且法国代表福煦元帅,只出现了两次。

第一次是福煦在火车厢里接见马蒂斯,第二次是福煦代表法国签字。

因为德国当时只想着快点结束战争,速速投降,所以根本不存在什么你来我往的谈判交锋,基本上是法国说什么,德国就答应什么。

到了投降协议签字那天,从下午5点12分见面,到完成签字的5点20分,一共就用了8分钟

(《康边停战和约》的内容已属苛刻,但这也只是对后来更苛刻的《凡尔赛和约》的一场预言)。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二战,法国投降后,希特勒特地找人把当年签德国投降的那个火车厢给拉出来,依样画葫芦,德国在同一节车厢,接受法国投降。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2018年,法国总统和德国总理,再坐到那节火车厢(仿制),预示着德法百年恩怨的真正和解。

回到1918年的德国,投降协议一签订,德国内部的革命越发动荡,而我们的主角希特勒,也出院了。

此时的希特勒,像一条眼红的丧家犬,他为国家卖命近四年,结果是被成批成批的赶出医院的。

别说拿薪资了,就连该发给伤兵的薪资簿都没见到。

但希特勒好歹获颁过铁十字勋章,他被安排去慕尼黑的预备营。

在去的路上,他瞧见了战败后柏林的模样。

柏林的权力,此时掌握在“工人士兵中央委员会”手上。

这是一个士兵,工人,还有社会主义者的联合体。

联合体已经开始着手改革,比如打击资本家,确保八小时工作制,比如让工人自由组建工会,来和资本家抗争,比如废除新闻审核制度,比如释放帝国时期入狱的政治犯。

希特勒冷眼旁观着这些“作秀”,他认定,这群赤色分子是在欺骗人民,获取人民信任,等布尔什维克站稳了脚跟,会立刻翻脸。

而到慕尼黑预备营报道的希特勒,也是一肚子气。

这鬼地方也被布尔什维克的“士兵代表大会”接管,服从前文提到的绰号“小矮子”的犹太人,库尔特。

过去帝国时期的军纪荡然无存,军营和养猪场无异,更气的是,这里的士兵没有尊卑观念,对于希特勒这种获得铁十字勋章的老兵,居然没有一点尊敬。

这个猪圈军营里的兵,来这的目的,只求一日三餐,只求有个住的地方,这鬼地方,全是懒汉。

希特勒一天也没办法在这猪圈里呆下去,他听闻慕尼黑东边的一个战俘营需要狱警,于是希特勒就联系了一个以前的老战友,恩斯特.施密特。

两个人兴冲冲的跑去战俘营当狱警,幸运的是这个战俘营的狱警大多是老兵,入职第一天就下令列队操练。

这符合希特勒的胃口,他也在战俘营当个狱警,暂且栖身。

德国战败初期,国家动乱,革命不断,希特勒整体无所作为,而这里必须聊一聊全德国的政治环境。

这种动荡的政治环境,等于是在为蛰伏的希特勒准备崛起土壤。

现任德国政府领袖,马鞍匠缺乏威信,能力有限,致使首都柏林就从来没太平过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一战后德国总统,马鞍匠“艾伯特”

投降协议签订后,极左团体“斯巴达克”,宣布发动革命,而且还是暴力革命,就是要用暴力,重塑社会,让德国成为真正的苏维埃国家。

几乎同一时间,极右团体“自由兵团”也迅速壮大,自由兵团的目标是,保卫德意志不被共产分子篡夺和破坏。

极左,斯巴达克的主要成分,是工农兵,大多来自社会底层

极右,自由兵团的主要成分是,大批一战老兵。(后来还加入了不少德国的中产阶级新青年)

这群老战士,面临了战败,政府连军饷都发不出,一肚子的怒火,他们强调男子气概,像猎狗一样敏捷,像皮革一样坚韧,像钢铁一样坚硬。

他们要追求一种,民族主义的,真正为国家,为社会,奉献生命的价值观。

这类“战士”,和希特勒的想法很相似,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希特勒一煽呼,就有那么多人加入他的纳粹冲锋队。

雏形,来自这里

柏林,就在这极左极右的两拨人争夺下,陷入动乱。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尤其是极左“斯巴达克军团”,用暴力手段控制了首都多处公共设施,工厂及兵工厂。

德国总理马鞍匠“艾伯特”,气的撤了警察局长的职,因为他平乱不利

这一撤职不得了,当时警察局长是支持“斯巴达克”革命的,斯巴达克视他为“同志”。

很快斯巴达克军团,发起了20万人大起义,20万人身背武器,扛着红旗要占领柏林。

战斗打响。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斯巴达克军团,势如破竹,短短24小时,就占领了柏林大大小小的政府机关,眼看着革命就要成功,极左要夺取政权了

此时极右的“自由兵团”站了出来,自由兵团以一战老兵为主,夹杂着另一群热血的中产阶新青年。

他们一起,团结成对抗“布尔什维克革命”的中坚力量。

大批的自由兵团从柏林郊区向市中心突进。

街头的战斗进入白热化。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最终还是自由兵团更胜一筹,他们从外围逐渐将“斯巴达克团”逼入中心,粉碎了极左的抵抗中心,绰号粉红玫瑰的“罗莎.卢森堡”被活捉。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罗莎.卢森堡”,犹太人,出身波兰,极左团体领袖,德国共产党创党人之一。

由一战老兵为战斗主力的自由军团,摧毁了极左革命,粉红玫瑰被捕,随后被严刑拷打,接着被枪决,尸体被扔进柏林的兰德运河。

当粉红玫瑰的尸体漂浮在运河上的时候,魏玛共和国,举行了第一次大选,德国妇女也第一次被允许投票。

最终的投票结果是:

保皇色彩的政党获得15%选票。

中间派,包括看守政府马鞍匠的党派,获得40%选票。

极左苏维埃党派,独立社会主义者党,获得7%选票。

大选确立了一个结果,就是德国是一个共和制国家,同时阻止了进一步滑向苏维埃革命。

马鞍匠也从看守政府领袖,正式当选德国第一任魏玛总统。

他上台第一天立刻任命古斯塔夫.诺斯克,担任国防部长。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诺斯克(左)和马鞍匠一起游泳。

诺斯克绰号“警犬”,是鼓励和帮助自由兵团壮大的背后大佬,他也愿意和保皇派的军方势力合作。

“警犬”,是德国镇压共产革命的重要势力,积极的反共防共,手段残忍。

一直到1933年,警犬才被纳粹党给踢了出去。

也是在“警犬”的主持下,德国政府成立了间谍监听组织

这些间谍监听组织,专门潜伏在老百姓里,散布在啤酒馆或咖啡馆等市侩场所,搜集有哪些人在搞左派革命,哪些人和共产党有关系的情报。

(后来希特勒,就是加入了这个组织,成了特务间谍。)

而此时德国远没太平,柏林革命刚被镇压,第二大城慕尼黑所在的巴伐利亚州,共产主义革命浪潮,比柏林还要旺盛。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还记得上面提到的巴伐利亚掌权人犹太人“小矮子库尔特”吗?

巴伐利亚转为自由邦后,左翼革命之火越烧越旺。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在巴伐利亚的特雷西亚草坪,左派民众聚集起来,随后去冲击了从前线返回的巴伐利亚师团。

巴伐利亚师团被全副武装的革命队伍阻击,左翼革命分子揣着挂满手榴弹的皮带,背着步枪,大声朝返回的巴伐利亚师团呼喊:

兄弟,同志们,奴隶制已经完蛋了,不要再做任何人的奴隶,更不要向你们的兄弟们举枪啊,放下武器吧。

本就无战心的巴伐利亚师团,选择放下武器。

这场兵不血刃的胜利,极大鼓舞了革命军,更鼓舞了更多民众加入独立社会民主党。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巴伐利亚革命“红军”。

1919年4月,在军队,党员和部分人民的支持下,德国“巴伐利亚州”正式赤化,宣布独立建国,成立“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赤化后的首府慕尼黑,正好是希特勒所在的地方,而小矮子库尔特,成了真正的掌权者。

眼看着巴伐利亚建立了德国第一个苏维埃共和国了,但这份政权并不稳固

不稳固的重要原因是,掌权者“小矮子库尔特”,是个修正主义者。

什么叫“修正主义”呢?就是库尔特并不同意搞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

库尔特引用马克思理论认为

“在建立社会主义前,必须先建立资本主义工业社会,只有把资本主义工业的基础打捞,我们才能通过经济增长,进入社会主义”。

就是这个观点,成了要他命的东西,也被称之为“修正主义观点”。

巴伐利亚共产党认为,你这是对资本主义的绥靖,是革命不彻底,等于不革命,是要对资本家妥协。

但小矮子依旧坚持很坚持他的“修正主义观点”。

这个“修正”观点,更让刚团结起来的巴伐利亚“工农联盟”深感失望和挫败。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巴伐利亚革命领袖,小矮子库尔特(左二)

也因此“小矮子”实际上把自己置于了上上不了,下下不去的尴尬境地。

在政府内,他被视为修正主义,想要对资本主义妥协,而在政府外,更有一批仇视苏维埃,更仇视犹太人的极右翼,想要他的命。

最终就是在这样的状况下,小矮子从政府大楼走出来时,被一个反共反犹的右翼分子连开数枪杀死。

库尔特一死,好不容易整合起来的“巴伐利亚苏维埃”立刻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内部纷争中。

跟着又是一波内部的派系夺权斗争。

最终巴伐利亚苏维埃的政权,落入了欧仁.莱纳手里,这人压根不是德国人,是个俄国“圣彼得堡”人,也是个犹太共产党人。

欧仁.莱纳掌权后,巴伐利亚苏维埃不再“搞修正主义”,不再向资本家和地主绥靖,巴伐利亚真正成为了一个共产党执政的苏维埃政权。

然而这也击碎了柏林方面对于谈判解决问题的幻想。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马鞍匠总统,下令国防部长警犬“诺斯克”去解决巴伐利亚问题,诺斯克调动“自由兵团”,分五路进攻“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

胜利没有费多大功夫,自由兵团里多是作战经验丰富的一战老兵,而巴伐利亚红军则多是工农兵联盟,况且执政的还是个“圣彼得堡犹太人”,一个外族人,这就更不得巴伐利亚民心。

首府慕尼黑城破,红旗降下,被解救出来的市民欢呼着欢迎“自由兵团”,剩余的共产党人,死的死,散的散,全都转入地下工作。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德国自由兵团,1919年

很快,巴伐利亚“大清洗”开始,自由兵团颁布了极为严格的法律和秩序,宁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个的清洗共党可疑分子。

后德国历史记载,自由兵团的大清洗,是一场“有组织的屠杀,无法形容的暴行”。

但是作为自由兵团的士兵,他们则高唱起:“我们是新时代的突击战士,是欧洲的精华,我们是一个崭新的,坚强的,智慧的,又目标明确的种族。”

“我们是为挽救德国而战的军人,我们必须用鲜血和铁拳,来捍卫我们的政权。”

“我们是优等种族”,“我们用鲜血和铁拳捍卫政权”,这番话,完全符合希特勒后来的调调。

所以并不是希特勒煽动起的这种情绪,而是德国在一战战败,和广泛的社会主义革命后,社会上本就弥漫着这种情绪

希特勒不是创造者

希特勒不是风口,希特勒也是一只站在风口上的猪

而在解决了“巴伐利亚苏维埃”30天后,也就是1919年6月28日,《凡尔赛和约》的噩耗从法国传来

为了彻底弄死德国,也为了弥补法国巨大的损失,《凡尔赛和约》的内容,异常苛刻

1,德国承担发动战争的所有责任

2,吐出所有侵占的他国领土,以及海外殖民地

3,割让6.5万平方公里德国国土,以及上面的700万人口

4,莱茵河被盟国占领,右岸划为非军事区。

4,巨额赔款,1320亿德国马克(1919年的1320亿,是天文数字)

6,各类军事制裁,德国不准拥有潜艇和军机,军队人数限制为10万人等

上述条约,每一条都是羞辱,整份《凡尔赛和约》更被德国民众认为是,奇耻大辱。

而德国政府面对如此苛刻条件,也没多做挣扎就签字同意了。

大致描述了下德国战败后的动荡情况,此时我们的视角终于要回到希特勒身上了

希特勒目前处于一个什么状况呢?

直白讲,他就像一条积极寻找主人的流浪狗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希特勒当时的处境并不好,他人在慕尼黑,可慕尼黑爆发了多次革命,希特勒即不属于苏维埃红军,也不属于柏林来镇压的自由兵团。

他是一个局外人,但他却在这段时间里,亲眼目睹了犹太人的丑陋,尤其是犹太社会主义者的丑恶。

希特勒发现,在“巴伐利亚苏维埃革命时期”,掌权的无一例外,全是犹太社会主义者。

小矮子库尔特也好,后来的圣彼得堡人“欧仁.莱纳”也好,全是犹太社会主义者。

这种观察,加上社会的氛围,又极大增加了希特勒反犹反共的决心。

但希特勒“报国无门”,当狱警碰到革命爆发,随后就歇着了,等到“自由兵团”来慕尼黑搞“大清洗”时,希特勒才灰溜溜的跑出来。

他就像一条,又饥又饿,想要寻找主子的流浪狗。

恰巧这时,德国国防部要搞一个“特务组织”,军事情报局,专门用来搜集共产革命情报的。

也就是培训一批人,让他们混入老百姓中,去啤酒馆或咖啡馆,打探哪些人有共产革命的倾向

而挑选这群特务的标准,必须是对德国绝对忠诚,必须旗帜鲜明的反红色革命。

那就最先在德国的“埃尔哈特旅”里挑人。

埃尔哈特旅(Marinebrigade Ehrhardt),是自由兵团中的一员,这群人以前是海军陆战队,德国战败后,参与了多起挫败共产主义起义

他们是右翼的保守分子,佩戴着醒目的卐标志,这也是卐字头一次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德国军队的身上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当年埃尔哈特旅的宣传画,最早卐字是挂帽子上的,后来改了,而希特勒也曾参加过“埃尔哈特旅”,并且旅团醒目的卐字符号,就是希特勒这个前美术生设计的。

《凡尔赛和约》签订后“埃尔哈特旅”,被列为裁军对象,也因为不服裁军,成员发动政变,想攻克柏林,阻止裁军,后被国防军镇压。

被镇压后的“埃尔哈特旅”成员,就被吸纳进特务机构,“德国军事情报局”,去搜捕地下共产党了。

而希特勒也因为设计了醒目的卐字符号,被梅尔上尉记起,招揽他加入情报局

这对于正流浪在混乱社会上的希特勒,可谓是天大的好事,一战后他成为了社会边缘人,没想到这次能再入“体制”。

正式入职前,希特勒和其他特务被送去慕尼黑大学专门培训,这个大学里,全都是和希特勒“志同道合”的狂热分子。

他们经常在一起细数,德国现在各党派的罪行,最终得出结论是,现阶段任何党派都无法拯救德国。

特务同学们曾问希特勒,你想加入哪个党?

希特勒一概回答,哪个都不,他认为必须有一场新的社会革命,才能实现他的目标。

此时,在慕尼黑大学,希特勒再次展现出了他的最大能力。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其实战场不适合希特勒,希特勒虽然当兵英勇,但英勇不是特长,希特勒最大的特长是,煽动群众

这个特长,在他当兵前在维也纳的底层公寓,在慕尼黑的辩论会,全都展现过。

只不过一战爆发,他当兵后,这个特长就被埋没了。

如今希特勒在慕尼黑大学,再次重拾他的特长,在一大群特务伙伴里,你经常能看到一个脸型苍白干瘦的男人,在那里高谈阔论。

他是一位演讲天才,非常擅长调动听众情绪,听的其他老兵同学,一愣一愣的。

听入迷后,大家就会跟着希特勒一块群情激愤,希特勒也被教授和上尉赏识,给了他一个“训导员”的小官当当。

所谓“训导员”,就是负责为新来的士兵灌输军国主义思想和大日耳曼民族主义思想,另外还少不了的就是反共和反犹思想。

希特勒当训导员,最常讲的“三门课”是:

1,凡尔赛之耻

2,德国红色革命之危

3,犹太主义之恶

这三套话术,是相辅相成的,主要也是把德国战败的主因,归结于犹太人和共产党的头上。

希特勒的训导员工作完成的很出色,只要听过他演讲的新人,无不被洗脑,然后他也完成了慕尼黑大学的培训,开启了跨入德国底层,当特务的日子。

去到老百姓里当特务,其实不符合希特勒的性格,特务要小心谨慎,而希特勒擅长的是高调煽动,正好是两个不同性质的东西。

所以希特勒当特务,也没什么出彩的,可以说是平庸,他给上级打报告,最多的也不是探查到哪个组织有共党倾向,谁谁谁可能是社会主义者。

他给上级打报告,最多的是抱怨,比如和他住一起的其他两名特务,希特勒就经常向上级抱怨他们。

说一个讲梦话,又梦游,非常讨厌。

另一个夜不归宿,经常看不到人,也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后来希特勒要求搬到楼上的仓库去住,虽然这个二楼仓库没有窗,但能远离烦人的特务同事。

希特勒又觉得自己被大材小用了,他恨共产党,但你让他亲自去抓共产党,他的兴趣就没那么大。

这天,1919年9月,上司送来小纸条,让他去瞅瞅一个叫做“德国工人党”的小团伙,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德国工人党,听名字就有点“左”的意思,希特勒奉命前去,在一间又潮又暗的破啤酒馆。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参加集会的工人党,一共就25个人,大家在那里讨论发言,说的东西也没什么新意,希特勒坐那儿半听不听.

大概搞了一个多小时,实在是听的无聊,希特勒起身要走,突然听到啤酒馆里一个学者模样打扮的人,在攻击工人党党员。

那个“学者”说:“你们那套东西,救不了德国,真正能救德国的方法,是让巴伐利亚脱离和普鲁士的关系,然后巴伐利亚和奥地利重新组建一个南德意志共和国,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摆脱战争的挫败。”

“学者”的这个论调,也不新鲜,是当时德国一派比较流行的“分裂主张”

讲白了就是分裂德国南部,然后把德国南部和奥地利,重组成一个新国家。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本来已经起身要走的希特勒,一听这个要“分裂国家”的主张,立刻火冒三丈,这是希特勒最忍不了的东西

他也不顾特务要低调的身份了,冲过来指着“学者”痛斥,劈里啪啦的把这学者一通骂,然后高声畅谈自己的观点

高贵的德意志民族,为什么会战败?

未来德国真正要走的路是什么?

这类东西在啤酒馆里劈里啪啦讲了一大堆,听的工人党目瞪口呆,也听的那个分裂学者,灰溜溜的夹着尾巴跑了

希特勒义愤填膺的演讲完,可能也觉得自己的特务身份,不该这么高调,也马上离开啤酒馆。

可没走几步,后面一个人过来拽住他,塞给他一本小册子

小册子是德国工人党的宣传册,而拽住希特勒的人,正是“安东·德莱克斯勒”。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希特勒打量着这个人,戴一副眼镜,两撇胡子,和自己很像也是一脸病容。

安东,家里是干锁匠的,后来他去慕尼黑铁路局工作,和希特勒一样,没受过正式教育。

在铁路局当工人时,他看不惯马克思主义工会的乱搞,自己成立了“独立工人委员会”,来对抗“马克思主义工会”。

但是“安东”这个人,能力有限,他搞得工会会员就没超过40个人,搞的德国工人党,也是芝麻绿豆大小的50个党员。

希特勒接过了安东递来的小册子,但两人没有多聊,因为希特勒的身份还是特务。

回到了家(那个二楼没有窗户的仓库),希特勒才翻翻那本小册子,里面写着标题:

《我的一篇政治觉悟》

文章里的很多内容,都和希特勒不谋而合,安东的目标是建立一个以“工人阶级为基础”,却不像偏共产党的独立社会民主党那样的,工人政党。

并且这个政党,积极的宣传大日耳曼民族主义。

这就像一片符合希特勒口味的面包,正好塞进了他的嘴里。

第二天,希特勒又收到一张明信片,信上通知他,您已经成为了德国工人党,第55位党员,让我们一起为伟大的德国和日耳曼民族战斗。

希特勒看着信好气又好笑,自己根本没同意加入,怎么就成55位党员了?

根据希特勒后来的回忆,他当时心底里是看不起这个小党的,希特勒的愿望是,创立一个自己的政党。

但他还是决定,去工人党的聚会看看,顺便告诉安东,“我不会参加你们这个荒唐而可笑的小团体”的。

可希特勒这一去,却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也改变了全德国,甚至全世界的“命运”。

1919年10月,希特勒按照信的邀请,又去了一家啤酒馆,这家啤酒馆比上回的更破,周围挂着的都是昏暗的煤气灯,整个馆子,死气沉沉的

桌子边围坐着四五个看起来营养不良的工人党党员,这个党看起来也太苦了。

工人党党员在昏暗的煤气灯下,读了读上次的会议纪要,然后汇报账目。

这个芝麻绿豆小的政党,一共只有7马克50芬尼的党费,穷酸的不行。

消瘦的希特勒沉着脸,心里暗暗骂娘,这是我见过最糟糕的党团了,难道我要加入这个党吗?

然后党员们开始发表意见,讨论观点,希特勒全程没有说话,他就是来看,来观察的。

他发觉,虽然这个党又小又穷,成员的发言也都枯燥乏味,但这群人的身上有一个闪光点在吸引着希特勒。

也就是,组建一个不同于任何党派意义的,新政党运动。

“我们的工人党模式,将不同于过去的任何政党。”

光这一句话,就在吸引着希特勒。

虽然那时候关于“新模式政党”的概念,还只是模糊的轮廓,没人讲清楚他到底是什么,还处于摸着石头过河阶段

但光是这个“新时代政党运动”的理念,就已经让希特勒犹豫了

这天回去后,希特勒辗转难眠,他躺在床上想着:

我是个屌丝,没钱,没权,干着无聊的特务工作,而这些我都能忍受。

最让我不能忍的是,我还是个无名之辈,我将苟且偷生的这么默默无闻一辈子,最后在某一天,在像这个没有窗的仓库里死去。

我的死,连邻居家的狗,都不会在意。

这是希特勒害怕的,他不怕没钱和过苦日子,他成年后过的一直是苦日子,可希特勒怕的是,默默无闻。

另外希特勒自己创立政党的想法,也过于遥远,没钱没名气,要创立一个政党,就算是几十个人的政党又谈何容易。

可眼前,正好有一个和自己思想观念符合的小政党,那为什么不加入他们呢?。

虽然他和芝麻绿豆一样小。

最终,希特勒决定搏一搏,他决定加入这个政党。

并且加入了就全心全意的去为这个党拼搏,而不只是加入而已。

根据魔头希特勒回忆的原话是:“我做出了这个决定,跨出了这步以后,我也就再没退路了,我不会给自己留退路。”

冰与火之歌,第五期:德国爆发的共产主义革命,红旗插遍德国

至此,在德国内部依旧混乱而不稳定下,希特勒加入了德国工人党。

这个党的成分特复杂,是一种工人主义,民族主义,反犹主义的古怪融合。

这个党的大目标,是建立日耳曼秩序,每个党员都必须宣誓积极加入反共和反犹的斗争。

那么这个芝麻绿豆的小党,又是怎么成为最终掀翻世界的纳粹党的呢?

我们下期继续来说

这是系列第五期,没看过前几期的朋友可以去下面链接看:

第一期《冰与火,显赫与落寞》

第二期《冰与火,富二代与穷吊丝》

第三期《冰与火,战场与内斗》

第四期《冰与火,德国巨轮沉没》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