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5 4 月, 2024

国内大市场Vs网约车平台

今年年初的时候,跟朋友聊天时,有人往群里丢了一张滴滴全国流水第一的照片, 一个哥们手持着二十八万的牌子。

大家一算,扣除平台的20%抽佣,油费、车辆折旧费、车险、罚单电话等杂费,剩不到20万,摊到一个月,也就能拿回家一万出头。

觉得太少的我脑子一热,觉得“全国第一”怎么也应该有点号召力,于是说,这应该是一个月的流水吧。

后来大家仔细一算,我成了“何不食肉糜”的笑话。

国内大市场Vs网约车平台

今天就借着这个笑话,再聊一聊大市场,帮大家看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谁能够从中受益,以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对不同群体认清自己的未来很重要。

在中国,最符合大市场概念的平台,大概就是网约车。

网约车想要建成一张超级大网,首先需要通过一场场的血战,切入全国三十几个省份,被地方保护主义笼罩的数百个城市;

其次,通过竞争打击,或者充足混改的方式,让强有力的竞争对手退出,形成实质性的垄断。

这就是搞大市场最大的两个难点。

既要扫平地方保护主义,又要扫平竞争对手,难度不逊于唐僧西天取经,一边收徒弟扩张队伍,一边打各地有背景的妖魔鬼怪。

难度虽然很夸张,不过搞了大市场之后,会带来无尽的利好。

首先,生产力上面的巨大提升。

大规模的标准化可以降低成本,远强于计划经济的分配资源可以降低浪费,通过对数据的不断学习可以优化生产效率。

其次,是劳动力层面的巨大提升。

通过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量衡、统一把原本门槛要求很高的出租司机这种熟练工,变成了门槛很低的网约车司机,原本被市场淘汰的群体重新进入到了市场。

这就回到了一开场的那个笑话。

看似流水第一的那个人都不能暴富的背后,是大市场下,整个群体的基尼系数被迅速烫,网约车司机们的时薪,在网络系统的调配下,已经相差无几。

同样还有的是外卖小哥,系统会把他们锁死,就像富士康的工厂锁死了流水线上的工人。

其底层逻辑也很简单,随着科技的迭代,网约车平台和外卖平台,成为了新的富士康,司机与骑手成为了新的流水线工人。

国内大市场Vs网约车平台

这也是很多白领群体厌恶这两个平台工作的根源。

这俩本就是一个蓝领的工作,根本不适合需要阶级下坠的白领,只适合于被上一次工业革命抛弃的底层民众,通过努力借此成为新一代工业革命的流水线蓝领工人。

在这个大市场之下,没有靠努力或者天分一夜暴富的希望,只有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想要比别人赚的多,就只能996、007的加倍努力。

部分中产如果到现在还不及时调整预期,未来真的会很惨。。。

所以呢,理解了网约车与快递骑手的大市场机制,将其延展到互联网行业以外,基本就会明白,未来大市场,利好那些年流水二十八万以内的高薪蓝领工人,以及采购他们服务的央企平台。

未来,中国六亿年月收入不足一千的群体,如果都能进入到新时代的流水线上,成为月入过万的群体,那么未来中国的综合国力,也会凭借着大市场实现稳步的增长,跳出中等发达国家陷阱,真正迈入发达国家。

中国也将凭此成为真正的世界超一流强国。

但是,搞成此事的风险不仅在于国内的既得利益集团,还有国外。

就像政事堂在解读去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时,告诉大家滴滴和美团这俩大市场标杆企业今年的股价会被干的很惨。

中国接下来搞大市场的行为,侵蚀了美国的市场利益,也势必会遭到美国的管监与打压,来防止中国的无序扩张。

但是我们都知道,打压挡不住中国前进的脚步。

为了重返世界之巅,尔要战,便战。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