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5 4 月, 2024

他们有良心吗?不,他们要的,只是挑起你的不满和愤怒

最近魔都的新闻可能让很多人都关注得身心俱疲,而我也是这众人中的一个。

但是这两天实际上形势已经基本确定了,虽然每天都还有新的幺蛾子产生,但是对于我来说整体上已经没有什么新的形势判断。

简单讲就是:

魔都一部分很有代表性的优越市民阶层膨胀自我意识的崩塌(虽然他们很多人不自觉),魔都在资本主义长期腐蚀下糜烂+被西方思想和金钱渗透的系统的崩溃,以及以魔都一批自媒体为代表的无良自媒体疯狂站在热点事件下煽动情绪嗜血+大批大批不明真相也欠缺思考能力的民众随之起舞。

这三个方面基本就组成了现在整个魔都的所有乱象。

这几天再看到新的新闻也跳不出这个圈子了,所以我基本也就不看魔都相关新闻了。相信国家最终可以带我们走出这个泥潭,也相信很多人可以得到应有的惩罚。

对我来说,与其继续跟随热点,更有意义的事情是在有了这样一个整体判断之后,仔细分析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并把它转化为一种长期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让我们知道很多问题的来源是什么,以及在我们未来发展的过程中(这几年的经验已经充分说明了,我们的复兴一定是充满惊涛骇浪的过程)如何应对潜在的新挑战,以及我们自己从实践上可以做些什么。

这里我来分享一下在这一波观察中对于舆论和媒体的一些思考。

这段时间的舆论乱象,非常大地激起了我对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和之前看过的一篇长文《互联网是人类历史的一段弯路吗》的回忆。只能说预言非常准。所以这两天拿出来重读,感触非常深。

《娱乐至死》里面一个核心观点就是,在这个时代,一切事情都被娱乐化,对于很多人来说,你以为你在关心新闻,但是你其实是没有一个理性的头脑去看新闻的,你事实上只是在娱乐。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一个社会新闻,和一个娱乐新闻,对于很多人来说其实并没有本质差别,他们关注的只是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关的故事。

这不是说他们对于某些社会事件产生的悲痛或者愤怒等等情绪是不真实的,但这种情绪其实跟看一个虚构故事时候产生的情绪差别并不大。听起来很残酷,但是热点发生时有多少人真的去求证前因后果,热点之后又有多少人真的还在跟随后续,恐怕你我都很清楚。

这几年我经常看到这样的事情:好几个月前的热点社会事件,过了几个月新闻里提到法院已经进行了审理,事情有了结果,但这种事情的后续,早就隐藏在新的热点里面了。

很多人在关注社会新闻的同时,并不真正关注社会,而只是借助了一个事情作为载体,去释放某种情绪罢了。

而自媒体这个群体,恕我直言,则更是把寡廉鲜耻发挥到了极致,尤其是在最近的舆情中,这种丑陋的吃相实在太难看。

一众自媒体中,真正有良心的可能不到百分之一,大多数只是在借着魔都这件事来吸血,提升自己的热度。

他们根本不在乎他们所散布的东西会造成什么社会影响,是让事情变得更好还是变得更坏,他们不在意;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他们也不在意。

他们在意的只是如何用最激烈最极端,最能调动大众情绪的方式去表达。

在自媒体的环境里,劣质的情绪(其中很多被莫名其妙以”理性”包装,这个词可真廉价)永远比理性的分析要更容易传播。因为同样一个事情,用理性的角度来描述,是带不来情绪的,带不来情绪的话就带不来最大的流量,带不来最大的流量就恰不到最多的烂钱。

因此,绝大多数自媒体在做的事情就是抛弃所有理性,疯狂制造情绪,制造撕裂,虚空打靶,解构一切。你去想着怎么样提供一些真正可行的实践性建议,是不会让人们爽到的,只有你破口大骂或者骂得非常俏皮,你才可以让看客们爽到,进而收割流量。所以魔都疫情至今,我们可以看到处处都是不负责任的自媒体,他们不需要为自己的话负责,他们肆意地传播负面的信息。

他们真的在意真相吗?大多数并不在意真相,只在意能够获得多少的赞同,得到多少的10万+。

这不是个理性讨论的地方,这只是个表演的舞台。

这种祸害,相比所有其他发国难财的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如果说区别,那就是他们可以更加理直气壮地吸血,只要挂一个媒体的名头,他们就可以肆意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还能站在道德高地,因为媒体拥有所谓的”言论自由”,你只要说话,尤其是最好你跟体制对着干,你就成了有良心。

媒体是最简单的,不需要解决问题,只要喷人,就可以有良心。

那些所有累死累活做事的人是没有这样的待遇的,但你如果站在旁边冷嘲热讽你就成了良心。就像武汉疫情时候,什么都不干的方方,没有任何积极的贡献,整天在写日记传谣言然后煽动一些仇恨的言论,她就成了良心,居然还能高高在上地谴责治病救人的张伯礼院士。

至于最近疯狂流传的一个视频,我更是不想说了。

这个视频除了精心调动人的情绪,让人更加愤怒、仇恨、焦虑,让社会更加撕裂,更加不利于大家共同对抗我们真正的敌人–疫情,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帮助吗?有任何新信息吗?有任何正面的意义吗?根本没有。

但是他们的出发点本来就不是为社会负责。

他们就像一群吸血鬼,秃鹫,鬣狗,闻到血腥味就开始疯狂扑上去,以人们的负面情绪为食,从而赚到大笔的流量钱。

至于这个社会会不会变好,关我吊事,我是自媒体,我只要负责说风凉话就行了,我甚至不需要调查。

当我们说以前的所谓一些良心媒体时,我们会谈到那些隐姓埋名卧底进黑社会或者传销组织或者战争现场等等,去冒着危险挖掘出我们不知道的信息,揭露出社会真相的媒体人。

现在的这些人是个什么良心媒体?他们的良心在哪里?他们给社会的正向影响在哪里?把所有人已经知道的东西,剪辑一通,配上阴间音乐,阴间滤镜,就成了良心媒体了?

我也很想说另一个点,很多人被洗脑觉得媒体是”第四权力”,是对抗公权力的良心。相信这一套的人有没有用脑子想一想这套话术背后的根本矛盾?媒体背后都是人,都是有各自立场的人,怎么在你们眼里人只要披上”政府”的外衣就成了恶的,披上”媒体”的外衣就成了良心?

在你们大肆怀疑所有公权力的动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所有所谓”媒体”背后的利益动机?

当你们对官方媒体嗤之以鼻,认为官方媒体背后站的是公权力,那我想问问那些私人媒体背后站的又是谁?

私人媒体背后站的难道不是私权和私人利益?哪里来的道理说只要是媒体,背后的人就变成了良心了?

稍微对于社会有点常识,对于西方制度有点常识的就知道,传统媒体背后的都是资本,他们发声的立场都是在为资本发声,是为代表少数人的资本私权发声更好,还是为代表大多数人民的公权力发声更好,不能用脑子想一想吗?

更不用说现在自媒体泛滥,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媒体了,你认为只要一个人有点文笔会写个公众号,就有了道德操守了?

尤其是那些整天用公众号圈粉赚钱做生意的人,明明就有着明确的流量导向,在你们眼里他们就成了良心了?

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更不用说西方为什么要用媒体来对抗公权力,很简单,因为公权力并不是他们真正的统治者,他们真正的统治者是资本,所以事情的本质是西方的媒体作为资本的一个白手套来操控政府这个傀儡,达成实质的资本统治。

了解选举制的朋友们应该很清楚,选举制的核心就是用媒体来操控选票,基本上资本想选上谁就能选上谁,像桑德斯这种人是永远选不上的。唯一的反例就是川普用社交媒体突围,美国第一次”真民主”了一回。

作为实质统治者的白手套,他们当然要为”媒体”编出各种美好的故事,但是这些故事根本经不起推敲,说都说不圆,很多人就这么相信了。

舆论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至少现在开始对于这种舆论的丑陋,看清它是第一步,警惕它是第二步。

生活在互联网时代,最应该警惕的不是公权力,恰恰是说有说话不需要负责,肆意制造对立和情绪,然后恰烂钱的媒体。

相关文章

财保研习社高端交流群

spot_img

热 门 文 章